桌子中央那座老钟

滴答滴答的打发着悠悠的时光

衣柜前的那把太师椅

静静地听大人们拉着家常

东边房间那扇没有油漆的木门

吱吱呀呀的诉说着过往

搁在灯窝里的那盏油灯

默默的散发着忧郁的昏黄



炕头年画里的杨子荣

每天都唱着气冲霄汉

锅台边盛油的小罐子

不知已在那里搁了多少年

盛粮食的那只升和半斗

我总是因为辨认谁是谁而发愁

灶台下做饭用的风箱

嘎达嘎达的对着火苗怒吼



家里养的那只大公鸡

总是天不亮就抻着脖子打鸣

屋檐下的小燕子

叽叽喳喳的盼着天晴

大黄狗躺在阴凉的地方

均匀的打着呼噜做美梦

半导体收音机里

正播着《杨家将》里的二郎杨延定



姥爷蹲在门槛前

巴达巴达抽着旱烟

姥姥弯着腰伏在灶台上

说刚做的一锅苦菜差点忘了放盐

母亲正用缝纫机补着衣服

给妹妹的裙子镶个好看的花边

父亲刚好踩着吃饭的点儿

笑眯眯的进门走到餐桌前



院子的厢房南头

苹果树开了满树的花

老猫爬到房顶上

小心的嗅着快晾干了的地瓜

隔壁的小军家

飘来好闻的饭香

门外刚收工的小伙子们

正议论着那头倔驴的疯狂



那些老物件还历历在目

那些声音还在耳边回响

那些味道还在鼻前萦绕

那些往事总让人难忘

梦中的老屋你还好吗

多想回到从前

轻轻地靠近你的身旁

重温童年的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