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冒辟疆和陈圆圆结束了苏州拙政园的游览之后,特别是冒辟疆一直在脑海里把自己家的“水绘园”和拙政园作对比,并多次问陈圆圆:水绘园你觉得怎么样。圆圆对拙政园风光旖旎的景色和园内玲珑的布局确实有着爱心之意,但这和冒襄如皋自己家里拥有的水绘园是有着决然不同的概念,这里再好也只能走马观花,不能自我。心里在这个问题上有着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成为冒襄的妾室……水绘园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天籁之地,在那里可以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天伦之乐,想到这里她偷偷地看了冒襄具有大夫志士的面容。心怀忐忑,暗自誓言:一定要嫁给我心爱的冒辟疆。

冒辟疆对游览拙政园后的总体概念,心里很是倾佩!园内的布局以素雅、清秀、细腻、玲珑的巧妙,栩栩如生的把人进园后眼前的近处和引人入胜的景色一步一景地带入佳境,使进园后的心情更加愉悦起来……

  拙政园是苏州乃至中国园林中自古典和当时建造落成的现实派园意艺术中是比较著名的一所私家园林,素以“布局清秀、蹊跷玲珑、细腻典雅、古朴端莊,把像声像意中的借景发挥融化在让人惊叹的地步,这是独特艺术风格的写照。

冒辟疆是一位明末清初的书法家他又是一位画家这是有着当时社会的认可和记载的。他对拙政园的景致以借景发挥,在当时是不多见的,确实令自己深深地上了一课,前辈留下无可挑剔的景观搭配,在不理解的时候让人觉得好奇,在理解了以后,让人觉得出神入化,经久不衰,百看不厌,灵感和灵动会集在建园人的初衷,溶解在千秋万代人的理念之中,从而真正达到了中国传承文化的精炼所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拙政园的正门,是在拙政园的东园部分,从东园到中园就要走过南北向的长廊,走过长廊的门洞,人在倚虹亭,此时面朝西的位置,抬头望去,就能看到拙政园园内平添了一座玲珑的宝塔。 这座宝塔就是苏州的北寺塔,距拙政园约1.5公里远,这是三国时期建造的佛塔至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孙权年代是一个盛世年代。他为了报孝母亲建造了“北寺塔”同时还建造了“瑞光塔”。当时的政治文化中心--苏州!在历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而500年前落成的拙政园将塔影添补了西望的景色,使这座园林更加渊深起来,迎面是慢波舒展的水面,视线在曲桥和方亭惊过,不远处一座玲珑的宝塔露出了大半个身段。特别是清晨这璀璨之塔在沐浴阳光的时候,园内的游客在还是背阴的光线下,全然兴赏阳光给宝塔沐浴的过程---金光畅亮。塔身倒映池中,有着朦胧的“远”,有塔顶的“高”,还有倒影的“深”,借景一塔,满园皆活。平添了气势……

  倚虹亭 巧妙地分隔拙政园的东、中部,长廊上的半亭,其位置恰巧将廊南北一分为二,亭西向,正是一汪清水的河面上鸳鸯在荷花池中游弋,河面的波光塔影,河边的花丛和垂柳,河岸的亭、台、石一并映入清澈的池中苑若步入仙境一般,真实的体会到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的魅力所在。同时把园林的长廊比作天上的虹,小亭倚廊,故得倚虹,妙得其名。

  冒辟疆家乡如皋的“水绘园”,是当时城市私家园林的杰出代表。位于如皋古城东北隅,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1573-1620),是冒家历四世至冒辟疆时,始臻完善。他将旧园重整,赋予思想,将实地进行画稿方案,精心增饰,把园中景色在园中构筑进行了反复考量,赢得佳境,为世人称赞……

她们漫步苏州,全然知道苏州最具特点的园林还有很多。因时间关系,来到了平江路的河边码头上船:取道干将河回山塘街客栈。

冬日的寒风,在不宽的河道内回旋。苏州的河岸也有特点,宽的地方单船可以调头,窄的两岸可以握手,苏州人家在即将到来的新年里,沿河的亭、台、楼、阁在翘尾的屋梢上,排窗檐口上以及过街楼的柱子上掛出了大红灯笼,天色还早但已经灰蒙蒙的,灯笼的红光把河道照亮。

(二)

冒辟疆这次来苏州是奉母至杭州西湖家差,事情办完再次抽身到苏州来会陈圆圆。一到苏州便听到纷乱无章的传说,哄传陈圆圆已被田弘遇皇亲的家人抢走了。他赶紧往阊门外“苏州梨园”,急遇一位深知内情的友人,友人拉着他到密室告诉他,抢走的不是陈圆圆,而是一位精心安排的冒名顶替的“赝鼎”,使圆圆巧施了金蝉脱壳之计。朋友带他来到不远处的一个秘密所在,终于又一次见到了朝思暮想的陈圆圆。她们到拙政园去,某些层度是要避开视线并利用不固定地方进行谈话。在冒辟疆的眼中,他在回忆性散文中有着明晰的记载;如此美丽,如此倾心,宛如芳兰之在幽谷也。

  第二天夜里,冒辟疆趁着月色来到和圆圆相约处会面。花前月下,在朦胧的夜色中圆圆更是彰显高贵美丽可人,目成心许,依稀能辨出相伴坚定的决心。陈圆圆向冒辟疆再次提出托付终身。她对辟疆说:“余此身脱樊笼,欲择人事之,终身可托者无出君右,子毋辞。”此后,圆圆又屡次请求冒辟疆为她脱籍赎身。这位一向做事果断的冒辟疆却顾虑重重,一直没有痛下决心……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但不禁要想,如果冒辟疆下决心娶了她,圆圆的命运将从此改变?明皇朝的覆灭也将是另一个样子?到了第二年的仲春,时间夸度二人相识已有一年有余,冒辟疆反复思量之后才下决心迎娶陈圆圆。辟疆再赴“苏州梨园”,不料早在十天前,陈圆圆已被明朝官宦执行人以势逼去,北上入京了。冒辟疆全然清楚自己无可挽回之举,帐惘无极,痛定思痛,痛悔不已。

(待续)

2020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