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驴队天一谷-百合山庄-马鞍垴-寨门沟穿越纪实

 

黄经六十度,小满辞夏初。

大地麦浪滚,籽粒渐饱熟。

驴队再出发,今朝天一谷。

干渠水清浅,横亘墙堵路。

抱壁侧身过,安然越梗阻。

关口人一垛,举杖振臂呼。

大道人罕至,藤蔓侵征途。

举步就登高,坡陡累双足。

折转几重弯,迢递向高处。

山高林荫密,声声鸣布谷。

桑葚有几多,沿途不胜数。

前行早尝鲜,后来零星捕。

人说益肝肾,养颜兼明目。

降脂软血管,生津消夏暑。

一路笑语多,忘却累与苦。

捷径登幽峡,取直攀翠谷。

钻趴铁荆棘,裁减五里途。

悬崖高百丈,青峰藏卧虎。

神仙不知名,庙宇建高处。

同喜最有心,虔诚拜石佛。

柳暗花明时,阳关通天路。

俯瞰锦绣地,西丰若棋布。

蹦极矗高塔,孤伶向谁诉。

旧梦想当年,趋之争若鹜。

青杏缀枝头,累累不成熟。

大军欲尝鲜,酸涩莫叫苦。

挑战崖边立,层峦一镜入。

遥想刘家梯,石阶挂何处?

仰面虎头岩,咄咄逼眼目。

高路向云端,骄阳似蒸煮。

偶尔清风过,一身汗水拂。

崖边榆招手,上月曾面晤。

榆钱可鲜嫩?佳肴早入肚。

采撷植物人,杜鹃花如素。

女侠争相邀,美拍入画图。

居高临下瞰,九叠走天路。

峰顶绕密林,辗转越沟谷。

不期而遇至,峡口驴拥簇。

遥看刘家梯,阶阶再入目。

百合山庄里,同喜已捷足。

农家烩菜香,疙瘩掌大厨。

门前敞开怀,酷似大老粗。

轮流推杯盏,休言赢与输。

白酒两瓶干,冰啤接力赌。

片刻底朝天,一瞬十瓶枯。

酒足饭亦饱,书记迈猫步。

今日乐翻天,酒后我最酷。

漫步柿红头,屹尖林虑矗。

小憩马鞍峰,亭子窜上树。

费驴不消停,攀墙笑破肚。

集结寨门上,借荫老柳树。

队长打头阵,下山迈大步。

太行有玄参,珍稀不知处。

崿岩浸山泉,背阴觅珍珠。

绿叶衬黄花,嫩蕊绽娇雏。

但凡花名贵,常人难踏足。

天险下三盘,无意满云鹔。(注)

巨石铺山腰,合影惊幽谷。

寨门剩残垣,行宫成粪土。

合掌向南天,悬崖一坐佛。

居士何名姓,洒家有出处。

彰德王同喜,仙佛自凡俗。

 

注:满云鹔乃雍正帝御史,于1735年为寨门沟书写“天险”二字。

 

 

▼车过申家泊,直行向西路。

大地麦浪滚,籽粒渐饱熟。

麦梢黄,地藏狼。

干渠水清浅,横亘墙堵路。

抱壁侧身过,安然越梗阻。

东方树

不等式

亭子

黑弟

船夫赵书记

队长同喜

关口人一垛,举杖振臂呼。

摆个造型

山高林荫密,声声鸣布谷。

东方树

不等式

钻趴铁荆棘,裁减五里途。

书记与老兵

捷径登幽峡,取直攀翠谷。

横屏

悬崖高百丈,青峰藏卧虎。

神仙不知名,庙宇建高处。

女侠当道

俯瞰锦绣地,西丰若棋布。

蹦极矗高塔,孤伶向谁诉。

旧梦想当年,趋之争若鹜。

青杏缀枝头,累累不成熟。

大军欲尝鲜,酸涩莫叫苦。

挑战崖边立,层峦一镜入。

仰面虎头岩,咄咄逼眼目。

高路向云端,骄阳似蒸煮。

同喜最有心,虔诚拜石佛。

偶尔清风过,一身汗水拂。

采撷植物人,杜鹃花如素。

女侠争相邀,美拍入画图。

居高临下瞰,九叠走天路。

遥看刘家梯,阶阶再入目。

窥见平湖一角

白酒两瓶干,冰啤接力赌。

百合山庄招贴画

绣球花

紫叶酢浆草

沙沟石板房

天竺葵

轮流推杯盏,休言赢与输。

有酒不言醉,一瞬十瓶枯。

队长与书记,能饮百瓶无。

稍显醉态

渐入佳境

书记迈猫步

农家酒瓶垒矮墙

柿红头前东方树

遥看屹尖寨

葱花

屹尖寨前留个影

小憩马鞍峰,亭子窜上树。

费驴不消停,攀墙笑破肚。

集结寨门上,借荫老柳树。

太行有玄参,珍稀不知处。

崿岩浸山泉,背阴觅珍珠。

绿叶衬黄花,嫩蕊绽娇雏。

但凡花名贵,常人难踏足。

太行玄参发现者

天险下三盘,无意满云鹔。

摄影家

巨石铺山腰,合影惊幽谷。

光头刚

不等式

合掌向南天,悬崖一坐佛。

居士何名姓,洒家有出处。

彰德王同喜,仙佛自凡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