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上丁屋岭,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在进修学校参加培训的一位丁老师,在我耳边反复介绍了好几次丁屋岭,说丁屋岭是一个神奇的山寨,山上一年四季没有一只蚊子。

暑假期间,带着好奇的心理,乘车到南岩,然后由丁老师等其他几个人,骑着摩托车,带着我们几个人,进入了山寨。

当时的丁屋岭,跟现在没有太多的差别。因为是在山上,土木结构的房屋大都依山而建,黄墙灰瓦,错落有致。鹅卵石铺成的路,或大或小,通往每一栋房屋。

丁老师一家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吃着地道的无污染食物,喝着他家用山泉水自酿的米酒,虽然简单,但我们都感觉非常舒服,大家很快就醉眼朦胧,山上凉风一吹,惬意。

晚上丁老师安排我住在他家,没有蚊帐的床铺让我有点担心。躺下后发现担心是多余的,真没有一只蚊子。正是酷暑难耐的日子,山上却凉风习习,还需要盖着薄被,才不至于着凉。夜晚虫鸣蛙叫,伴你酣然入睡;清晨鸡啼牛欢,唤你迎接朝阳。

  以后陆续上过山寨好几次,大都陪外地回来的亲戚、朋友。但凡上过山寨的人,看着如穿越时空般的古老建筑,体验着山寨人的质朴和热情,总是流连忘返,欲罢不能。

近日受学生强辉君之约,与他的十几个同学一起,又一次上了丁屋岭。

经过了近一年封山整修的山寨,蜘蛛网般的管线不见了,路宽天蓝。恰逢周末,游客如织。强辉君带我们看他的画廊、培训中心等等,一路上不时有村民跟他打着招呼。走着走着,我恍惚了,一个城里长大的孩子,怎么越来越像这里的村民了?

原来,五年前,强辉君就看中了这里的山清水秀及质朴民风,在山上办起了油画培训中心,吸引了外地特别是厦门的学生在每一年暑假过来培训、习画,他经常一个人住在山上,孤独并且执着地坚守着这一份事业。这种执着,源于他青年时代的画家梦。现在,许多外地的油画家,经常过来找他,喝茶,聊天,作画。

和山寨的村民一样,强辉君热情的接待大家。在吃饭喝酒的时候,不断有村民加入进来,让我们与山寨融为了一体。

  

  如果你还没有上过丁屋岭,那就去走走吧。那恍若隔世的黄墙灰瓦,热情的村民,质朴的民风,会让你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心若止水。

(手机随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