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初夏,柳树成荫,满眼绿色关不住。因新冠疫情,禁足了近三个月的我们相约从不同小区,来到西湖景区相聚游玩。

5月23日这天,杭州清和日丽,气温舒适宜人。我们一行游玩了九溪烟树景区、西湖郭庄景区、杭州花圃景区,大家沉醉在初夏清幽美景和相聚欢快愉悦之中。

——题记

  “九溪十八涧,山中最胜处。”这是清代学者俞樾对西湖九溪烟树最精辟的形容。他更以叠字诗来赞美九溪:“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叮叮咚咚泉,高高下下树。”可以说是匠心独具了。

一行人徐步进入景区。脚下溪水潺潺,路旁香樟参天,眼前茶树滴翠,远处群山叠嶂。九溪烟树石碑后的景色令我惊叹,虽是初夏,但这里却是梦幻般的春日,碧绿的溪水,翠绿的树叶,这景色浓郁热烈,色彩斑斓,令人赏心悦目,让我错以为到了九寨沟。

九溪多山富水,山水共生成望不尽数不完的绿树翠黄,野草杂花。竹木花草,又赋予山野以秀色,以灵性,再加上山雾缭绕,烟岚渲染,让我们将都市的烦嚣抛在一边,纵情享受着心底的清净。

九溪烟树不以名胜古迹见长,而是以意境幽深的自然景观取胜,西湖新十景中当有九溪烟树一席。

  上午,我们重点游玩九溪烟树景区;下午游玩西湖郭庄景区和相邻的杭州花圃景区。

郭庄,是中国浙江杭州的园林之一,现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郭庄位于杭州西山路卧龙桥畔,与西湖十景之一的“曲院风荷”公园相邻。

  走进庄园,亭台楼阁自不在话下。一窗便是一景,一瓦便有一趣。白墙红木,绿树老枝,围着一大一小两池子水,睡莲浮萍。

最妙之处,还在于郭庄居于山脚,落于湖上。庄园东侧,假山数石,有亭茶座,直面西湖。这西子湖,便成了郭庄的第三池子水。怕是全天下的庄子,仅此一处。

  杭州花圃,位于西湖西畔的杨公堤以西,洪春桥南黄泥岭以东。金沙港景区以南,茅家埠景区以北。杭州花圃始是久负盛名的花卉盆景观赏胜地。它前临西湖,后倚西山,环境优美,布置精巧,被誉为“西子湖畔的一颗明珠”。

  杭州花圃其实是个大公园,每个角落都很美。

夏初的小雨过后,杭州花圃显得有些安静,因为来这里的人本就不多。郁郁葱葱的树木,掩饰着浓浓的“春意”。

  掇景园是杭州花圃的重要组成部分,园内有在历届全国盆景评比展中获大奖的盆景作品,从而使杭州花圃掇景园成为浙派盆景的诞生地。

  浙江的盆景艺术大师一位是杭州花圃的潘仲莲先生,另一位是温州江心屿的胡乐国先生。潘仲莲先生自幼博览群书,文学艺术修养高深,他既善于创作实践,又精于艺术理论,能将文学、美学、哲学、历史、书法、绘画等艺术形式和盆景艺术融会贯通,所以他的盆景作品不论树桩或水石都能出入书卷,进入佳境, 松柏类树桩盆景尤具功力。制作的五针松盆景 “刘松年笔意”、罗汉松盆景“一介匹夫”和“岿然”等作品,表现了挺拔蓬勃的朝气和阳刚之美。黑松盆景“黑旋风”、刺柏盆景“铮铮铁骨”和圆柏盆景“泰岱风骨”等作品,将书法创意用到盆景上,讲究线条的节奏韵律与力度,使盆景直中寓曲,刚柔相济,潇洒稳健,将自然中松柏类植物的挺拔、雄浑之势表现得淋漓尽致。

西湖青柳绦丝疏,

九溪烟树小径幽。

杭州花圃枝上燕,

郭庄园林水中鸥。

相机拍摄留倩影,

携手沧浪度春秋。

但愿此生都静好,

笔中生花赋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