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飞回来了

松荫竹篱杂谈 (160)2020年5月24日星期日晴


儿时的记忆中,值得回味的不在少处。比方说那后院的浆巴巴树(大概是桉树),结着殷红的果子,看起来跟眼下的荔枝颗粒大小差不离,不过,那野果子,也就是外面一层皮,细密密的冠状物粘和在一处,有些酸甜。


再一个,就是那前门堂屋的燕子。记忆中,好像是一对燕子窝,构筑在门堂的照面方上。那是大约一尺宽的结实的木梁,讲究的,上头雕龙刻凤的。


那时候的人家,一般是日不闭户的,况且,即使是出门,一般会将门虚掩着;还有,多数人家,都有天井院子,燕子来去自由,无拘无束。有些人家,还特意地在桁梁上钉一小块木板,方便燕子垒窝。


燕子拉屎,却总是把尾巴伸将出来,结果,堂屋的泥地上,便是两块肮脏。母亲说,老燕经常‘打扫’燕巢,把雏燕的肮脏物噙出去,抛在旷野里。每每看到雏燕那‘血盆大嘴’,就十分好奇。可祖母不许我们对燕子稍有不逊。在老人们的心里,紫燕是神鸟。有的时候,一只小家伙急于抢食,扑腾着就掉到地上,祖母总是着人给小心翼翼地捧起来,再轻手轻脚地放回巢中。每到这种时候,一对老燕便在屋里上上下下扑腾,心急火燎的。动物的护犊之情,着实让人感动。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儿马不欺母,等等,描述的都是动物的天伦。


去年秋天回国,小秦师傅领我们去巢湖的紫薇洞,意外的就看到梁间的燕子窝,不仅欣喜,而且激动,就写下一首长短句子:


《喜见燕子梁上垒窝》

 

离乡四十载

去国三十年

每回柳丝拂春水

梦中萦回飞紫燕

柳丝自多情

紫燕常呢喃

童稚溪头放风筝

村姑浣衣在溪畔

景緻好凌乱

 

今日攀山岚

风景迷人眼

燕窝蓬松偎梁间

没见紫髯

没见红脸

劳燕分飞嘉树花草繁

虔诚心随晨钟暮鼓达彼岸

岸边舞紫燕

万般皆喜欢


经常做梦,梦见家乡旧时的样子。免不了的,就怀念儿时的燕子绕梁,脑海中,时时的,就想起来儿时的一篇关于燕子的文字。

 

那是一篇当年小学二年级语文课本上的,距今已经近六十年了。(原文大体上还能背诵得出来,不过,贴在这里的,是网上Copy的。)一篇323字的短文,打了一个时间差,从燕子飞去飞来的空暇,描绘出来一幅生活的变迁。立意是很好的。当然,细究起来,燕子虽然喜欢群居,但鸟类的本性,如同绝大多数的脊椎类动物的本性,燕子依然在次年还母女结伴飞回旧时的‘家’,是有悖于天性常理的。不记得当年教我二年级语文课的许先生,是否对此作过讲解。


《燕子飞回来了》

  春天到了,大地一片生机。这时候,可爱的小燕子也跟着妈妈从很远很远的南方飞回来,飞回她们在北方的家乡。

  飞呀,飞呀,她们飞过大海。小燕子往下一看,奇怪地问:“妈妈,海面上哪来那么多的铁塔呀?”妈妈笑着说:“孩子,那是井架,工人在开采海底的石油呢。”

  飞呀,飞呀,她们飞过高山。小燕子往下一看,奇怪地问:“妈妈,为什么火车不冒烟呀?”妈妈笑着说:“孩子,那是电力机车。你看,车顶上还有电线呢。”

  飞呀,飞呀,她们飞过田野,飞到去年住过的地方。小燕子奇怪地问:“妈妈,这里哪儿来那么多新房子?”妈妈笑着说:“孩子,农民过上好日子啦。你看,那写字的孩子不是秋成吗?”

  小燕子高兴地说:“妈妈,秋成也上学了。”妈妈说:“是啊!农村的变化可真大呀!”


不记得原文中到底有没有关于‘开采海底石油’和‘电动机车’的细节了,因为在六十年前,上述的内容,应该是科学幻想中的彩色的梦。


觉得,这篇文字新颖一些,套用了原文的框架。

古代的人,对于燕子是有偏爱的。燕子,不仅仅是一只候鸟,她也是中国文人墨客的‘吉祥物’。传承下来的古诗词中,对燕子的描绘,多达一千余处。早在《诗经》中,就有对燕子的描述:


《诗经·北径风》有言:“燕燕于飞,颉之颃之”。颉是向上飞,颃是向下飞的意思。


再重新温读唐代诗人杜甫的

《双燕》

旅食惊双燕,衔泥入此堂。

应同避燥湿,且复过炎凉。

养子风尘际,来时道路长。

今秋天地在,吾亦离殊方。

 

还有杜牧的

《归燕》

画堂歌舞喧喧地,社去社来人不看。

长是江楼使君伴,黄昏犹待倚阑干。

 

宋人晏几道有诗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人有好恶,燕有黑白。明代松江华亭人袁景文,化用刘禹锡《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意境,作《白燕诗》:

柳絮池塘春入梦,梨花庭院冷侵衣;

赵家姐妹多相异,莫向朝阳殿里飞。

用飞燕合德二姐妹喻燕子,人言妙不可言,一时间传诵江南江北。

 

《踏莎行》

(宋·陈尧佐) 

二社良辰,千秋庭院。翩翩又见新来燕。凤凰巢稳许为邻,潇湘烟暝来何晚。

乱入红楼,低飞绿岸。画梁时拂歌尘散。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珠帘卷。

 

《苏溪亭》

戴叔伦

苏溪亭上草漫漫,谁倚东风十二阑。

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

 

《访息耘不遇》

[明] 止庵法师

语声了了出溪湾,只隔桃波一步间。

自爱黄鹂春后至,多愁燕子雨中还。

坡晴细草平如剪,花曙闲门半不关。

欲觅行踪云满地,人言采药在他山。

 

《画娥眉·忆王孙》

[宋] 张辑

清明小院杏花开。半启朱扉燕子来。晓起梳头对玉台。

照香腮。羞睹惊鸿瘦影回。春深燕子来无数,雨后桃花红可怜。

三十多年来,从未在春暖花开的时令回故乡。脑海中,总是惦记中那些娟瘦可怜的紫燕。家乡星罗棋布的池塘,早就没了踪影,塘头那些随风婆娑的垂柳,也是烟飞灰灭。阡陌小道,没了,童稚溪头风筝乱的场面,恐不再来。还有,高楼大夏林立,家家关门闭户,佐之以铁门钢窗。那么,自作多情的燕子,在春天里,还回来吗?


科学的发展,给人类带来了便利,同时也带来了厄运。而对于燕子,还有燕子的同类们,那是灭顶之灾。  


前门楼台下拐角处,一直有小鸟栖息。起先,是在下雨的天气,或者是即将有雨的时候,一般是一对,有的时候,就飞回来一只,心中就寡落落的,耽心另外一个小生命,因为世道不太平,飞禽走兽不安全,走兽中也包括人类。耽心被狐狸、黄鼠狼、狗獾子之类吃了它。前一阵子,不论天晴天阴、刮风下雨,一对夫妻鸟都会飞回来。自上个星期开始,楼台的角落处,就黑鸦鸦的来了一大家,看那阵势,至少是四只,又觉得应该是五只。


燕子不飞恶人家。有灵性的小鸟们,也是一样的。小鸟依人,像是天使,楚楚可爱;有天使的地方,便是天堂!愿我们陋室的一角,为鸟宝宝的天堂。谢谢牠们纡尊降贵,肯跟我们相依为伴。每天晚间,照例的都轻轻地打开大门,打开灯,看上牠们一眼,躺在床上,就心情平静,往往的,就梦见了儿时的紫燕。


睡梦里。燕子飞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