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自留地

文/姜敬发(安徽)


风也去,云也走

我只留下三分自留地


这是父辈翻耕过的热土

播种下对子女的希望,离去

我曾接过父亲的锄头

在这块土地上锄草、种莱

自从我离开

这块地渐渐搁置起来

与杂草为伴

只有父母的魂灵坚守在那里


地不能荒

无论种稻子还是小麦

或种上一些花草

土地,是祖祖辈辈的命根子

养育了我

养育了儿孙

岂可在我这辈断根


找来绿毡铺在地埂上

守住这三分地

守住剩余的日子

还能过满一地的温韾和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