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4

  在波黑莫斯塔尔古桥边享受了一个快乐的午餐,我们继续赶路,当日的目的地是黑山共和国首都波德戈里察。

  中午这个地方是个意外的惊喜,原本在我们的路书上是没有这个地方的,据宋导说,是他与尼古拉商议送给大家的福利,他说这样一个世界遗产地错过了有些可惜,于是就绕了些道让我们多看了个景点。与上次在北马其顿看奥赫里德湖如同一辙。也许是他们的一种策略,但总是比亊先说的天花乱坠,实际大打折扣要好的多。旅途中常有惊喜让人心情爽朗,刚才一个个都在桥边拍足了照片。旅友们说,象这么赞的地方在国内早就圏起来卖门票了,我说,是这个地方的官员太失职了,不懂得创收,还不如让我们承包了去,浪费了世界遗产这块金字招牌。

  大家一路调侃一面继续赶路。之前跟团出过几次国,这次的团友是素质最高的,最差的一次最去泰国,我曾亲眼看到一对上海母子抢吃大虾,难怪人家惊呼好象遇到非洲难民,那母子一人两大盘鲜虾别的食物一概不吃,没有吃完就又抢一盘结果剩了大半盘子,那儿子已是二十多岁象个大学生缺乏教养,真是丢尽了阿拉人的脸。一路上让我们几位朋友不屑于对其一瞥。想必今后走上社会也是自私自利不会有大的出息。我们这个团友大都是老玩家,懂得自尊自爱,玩儿的也认真明白,跟这样的人一起出行,会少去许多烦恼。

  波德戈里察这个地方国人十有八九不一定知道,它委实太小了,又是黑山独立后新晋的首都,一共才有十六万人象我国一个县城,全国人口也才六十七万,面积更不用提还没北京大,在世界地图上,首都的名字直接就标注到亚德里亚海里了。

  前些年前南斯拉夫解体后各加盟共和国冲突不断,乱的就像一锅粥。一会儿波黑上了头条,一会儿塞黑上了热搜,傻傻地让我分不明白。后来摊开世界地图对比,我才知道,原来波黑是一个国家的两个不同地域,塞黑是塞尔维亚和黑山两个共和国的联盟。黑山,在塞尔维亚语中指"黑色的山"。由此,我知道了黑山的由来,知道了黑山首都波德戈里察。也知道了黑山是最后一个和前南联盟拜拜的,与其他几个加盟共和国相比,黒山和塞尔维亚的关系最好。

  波德戈里察在1945年至1992年间曾名叫铁托格勒。是为纪念铁托元帅在此抗击纳粹而命名,听着有点像模仿苏联,前苏联就是把圣彼得堡改称列宁格勒,把察里津改称斯大林格勒的。这座城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毁于战火,仅存土耳其钟楼、清真寺一处和几处房屋。现在建筑都是战后重建,基本是一座新城,城市街区整齐,有社会主义时期的特色,因此,看点不多,仅限于打卡一游。

  上面二张是总统府、议会大厦

  波德戈里察的街景。

  这是波德戈里察基督救世主大教堂,是一座东正教教堂。教堂始建于1993年,2014年竣工,是因纪念米兰赦令颁布1700周年而建。

  黑山首都虽然一般般,但其境内风光却不能低估。仅世界文化自然遗产就拥有四处。最著名的当属杜米托尔国家公园和科托儿古城。 还有两处历史遗迹是和周边几个国家共有,杜米托尔国家公园是一座山地公园,有雪山冰川和冰蚀湖,有欧洲最深的塔拉河峡谷,峡谷中有地下和地上河流,还有巴尔干半岛海拔最高的特色风情小镇,草甸和花海有点象新疆伊犁风光,秋景不输新西兰的皇后镇。

  这是杜米托尔国家公园的峡谷和草甸。

  著名的黑湖。当树叶脱尽,黑色的山体倒映在水中,湖水会呈现深黑的颜色。

  塔拉河上的这座大桥大家都不陌生,那部国人熟知的南斯拉夫电影《桥》就是在此拍摄。

  在去科托尔的路上,导游小宋提醒大家,尽量把兴奋点调低一些,以免出现审美疲劳。他说,从现在开始,接下来的几天,我们要沿着美丽的亚德里亚海滨一路向北,沿途有峡湾,有海岛,有古城,有海滩,我们的第一站就从科托尔开始。这是亚德里亚海沿岸最优良天然港湾,是半岛海岸线的咽喉之地,是亚得里亚海沿岸保存中世纪古城原貌最完整的城市之一,也是世界文化遗产。

  刚一进入科托儿,便见峡湾处雄伟的城门和城墙,黑黑的墙体述说的历史的沧桑,罗马帝国,奥斯曼、保加利亚、意大利、奥匈军团等都曾在这里征战。还曾发生过几次地震,几经破坏,几番修建,今天依然壮观。由于距意大利较近,这里建筑风格深受威尼斯文化影响。这里是亚德里亚海边最犬牙交错的海岸,也被称作欧洲最南端的峡湾,与附近山体的崖壁组成大自然壮美的地中海风景。

  古老的城墙从老城向山上延伸,一共有四点五公里长,虽然不及长城大气磅礴,但山体陡峭,攀爬难度不亚于长城。

  这是老城中建于1166年的圣特里芬大教堂。

  科托尔古城与峡湾为世界文化遗产,但我觉得,像这样狭长优良的天然峡湾,可以和古城一道列为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这里狭湾得天独厚,有与众不同的自然风光。在这个峡湾,还发生过一次改变欧洲格局乃至影响世界的重大事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奥匈帝国的舰队,被协约国海军封死在这个峡湾中,损失了三分之二。是导致那次大战胜败的重要因素。

  科托儿的海滨,有漂亮的海滩,还有几个美丽的小岛,上面有许多酒吧和酒店,这里是度假的天堂,吸引了众多国家的游客。前几年,这里和邻近城市布德瓦一起,承办了由欧洲城市狂欢节联合会主办的世界城市狂欢节大会,还接连举办了几届夏季狂欢节。旅游业现在已成为黑山的支柱产业。自从和塞尔维亚分手后,黑山加快了向欧洲融合的步伐。戏剧的是,这个昔日遭北约轰炸的国家如今加入了北约,正在申请加入欧盟,现在虽然还不是欧元区,但科托儿人喜欢使用欧元结算。现实让他们学会了怎么选择,不似有些人喜欢美元却要天天骂人家,结果人家不玩儿了还忿忿不平。这些人的脑子还不如这里海边卖冰淇淋的商贩。

  告别科托儿古城,我们将离开黑山,继续北上,克罗地亚的"君临城"已在招手,那里可是《权力的游戏》发生的地方,也是美剧粉们的追剧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