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也爱干净

文/老木

 

费解的是瞎子也爱干净

她将老式八仙桌擦得亮澄澄

 

阴天,她看不见光亮为何

偏要挨着门边搓衣

 

屋前树木之间,她伸手就可以

摸到悬在空中的绳索

 

她还爱种花,给花浇水时

一脸温柔,不管花开还是不开

 

她的儿子玩耍回来,捧起

瞎子母亲做好的饭菜自顾吃起来

 

雾霾人心,世道羊肠

他看得见,她看不见

她看得见,他看不见


作者简介:张建新,73年生,安庆望江人,作品散见国内外诗刊杂志及各种诗选,著有诗集《生于虚构》《雨的安慰》, 《赶路诗刊》编委,曾获第六届“张坚诗歌奖”、御鼎诗歌奖、《安徽文学》2016年度期刊文学奖诗歌类一等奖等。




人间给了她一面镜子

文/ALice爱丽丝



首先,这个题目就带有很强的感情色彩,不信,你在前面分别加上语气叹词:哇,啊,呀,咦……等,分别试一试,立马就会呈现惊讶,赞叹,喜悦,羞愧,期待等等词意出来。


作者一定对这位瞎子母亲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近距离观察,为了阐释主题,作者分别用了五个两句式隔离小自然段,来逐一展开,“擦桌″,“搓衣″,“摸绳″,“浇花″,“做饭″,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五件家务劳动,女主人做得从容不迫,行云流水,看起来与常人无异。最后一段,算是概述吧,更简单,四字一词,两词一句,方阵直陈,简简单单就收尾了。似乎什么都说了,又似乎什么也没说明,但是,却让读者不移视线,若有所思。


通读下来,整篇语调平舒,节奏克制,句段的距离空间安排恰当,围绕主题它们开合自如,物什场境和人物动作的置放,也非常注重细节。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呈现这些,那意义何在呢?文本的中旨虽然藏得很深,但只要复读细查,蛛丝马迹一定还是能寻到的,比如“阴天,她看不见光亮为何/偏要挨着门边搓衣″,还有,最难能可贵的是末段中“雾霾人心,世道羊肠……″生存在底层边缘的残疾人,有着多么明亮的心啊,她没有报怨,没有愤恨,更没有自弃,她的顽强自治的生活动态,让人顿觉羞惭。最末两句:“他看得见,她看不见/她看得见,他看不见″,更值得换位思考,余味深长,一个被关上窗户的心灵是干净的,她本身就给读者打开了一面生活的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