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村塬厚土载物、人杰地灵,文化积淀厚重,自古以来被视为风水宝地。


近日,恰逢陵厚寺“九月十三”庙会,游人如织,虽然天降小雨,但曾经的辉煌景象依稀可见。


陵厚寺既是村名,也是庙宇,以强、翟、李为大姓,位于贾村塬中部,古时称证果寺。其刀山香火大会曾经名扬西府,历史跨越百年,证果寺旧址位于原陵厚小学与贾村高中附近,山门在两所学校大门中间。民国22年以后,刀山香火大会很少举办,旧址也被改造成学校。据陵厚寺村民介绍,上刀山是流传于宝鸡农村的一种祈福还愿活动,以前贾村塬的陵厚寺、渭河南的斜坡村以及硖石的赵家坡村等地都曾举办过刀山会,以陵厚寺的刀山会声势最为浩大。


解放后,“上刀山”被当作封建迷信活动被禁止,连表演的工具包括服装、刀、书籍等大多被毁掉了,几乎沉寂。直到1995年后,渭河南岸的斜坡村、任家山、姜家塬、祁家沟陆续有了上刀山表演。1998年后,姜家塬的毛小明等人组建了宝鸡民间刀山演艺团,专门在逢古会时表演上刀山,“上刀山”才重新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如今,“上刀山”不再以所谓的“驱邪保平安”为目的,而是作为民间的一种艺术文化被传承下来,场面更加热闹壮观。


在陵厚寺现存的一块贾村塬名门望族容氏的书法碑刻,是最好的证明材料。该碑放置在陵厚寺睡佛殿前的墙角,上半截缺去一个大角,所幸下半截保留完整。碑文刀口较浅,行楷字体,书法秀丽遒劲,让人赏心悦目。落款字迹显示,担纲碑文撰写并书丹的是宝鸡清末民初书法名家容儒先生。从残存的内容看,这是一块容儒为记载民国时期陵厚寺上刀山盛会而撰写的石碑。容儒,出身于贾村镇容氏望族,1909年参加了清朝最后一次贡科考试,考取为拔贡。民国建立时,曾任陕西省议会第一届议员。1956年,他把家藏珍贵文物、古本书画367卷全部捐赠给宝鸡市图书馆。他的书法,集颜、柳、欧、赵四大家之长,以行书著称,自成一格,生前遐迩慕名请书者有求必应,至今西府一带,仍有先生匾额、碑文墨迹可见。


参照碑文及地方文史资料记载,陵厚寺刀山会在1932年的古历十月十五举行,由宝鸡县十二区区长强毅及地方名流容儒等人筹办。刀山高约50米,由四根连接成约55米的巨形木柱搭成,四柱各绑铡刀90把,共360把。四高柱顶端以横木固定,交叉处倒缚方桌一张,四条腿上各插彩旗一面,为此买空了宝鸡、凤翔、虢镇、陈村、贾村等市镇的麻绳,借空了贾村塬各村各户的铡刀。赶会这天,本县以及邻近各地的豪商巨贾、善男信女群集陵厚寺,争睹上刀山。西府秦腔名旦李嘉宝之弟、善演武生戏的李碎宝与其50多岁的师父王吉林袒胸赤足,头挽神仙发式,肩披红绸当众上了刀山。李嘉宝还在现场表演了“挂筋戏”绝活。盛会过后,容儒亲笔撰文,书写了这篇碑记。


现今,在陵一村老母宫还存有一块贾村塬强氏先祖强致中的圣旨碑。“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政先领郡,虎符寄千里之权;职重专城,熊轼表万民之牧……” 起首几句,阐明朝廷封赠臣子的宗旨,彰显国家的政治制度和奖励机制。中间几句叙写被封赠臣子的仕宦经历和政绩,并赐予封号,接着表彰其夫人。落款年月各按奉旨、奉诏日期书写,并钤盖“制诰之宝”字样。石碑碑帽已佚,碑身浅埋入土,约有1.5米高,看上去毫不起眼。碑阳刻“诰授中宪大夫江西吉安府知府强公……诰封恭人容……”字样,碑阴是一道皇帝嘉奖臣子的诰命书,说的是江西吉安府知府强致中因政绩和品德卓越,特授予中宪大夫四品官阶,他的夫人容氏诰封为恭人云云。诰授日期为“康熙三十六年七月十九日”。


据陵厚寺村民强士奇老人介绍,强氏一族是贾村塬大族,古往今来出了不少人才。圣旨碑记载的强致中是他的先祖,在清顺治十一年(1654)中举后,历任怀柔县知县、户部四川司主事、吏部福建司员外郎和刑部湖广司郎中,被朝廷受封时,正在江西吉安府知府任上。吉安府管五县四州,强知府还兼管著名的景德镇官窑。当地烧窑时有拿童男童女活人祭窑的残酷习俗,强知府知晓后,毅然改为草人祭窑,从此永远革除了这一陋俗。圣旨碑中提到的虎符不是虚指。强士奇回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老强家大院,还有一座强知府的纪念祠堂,中堂的墙壁上挂着皇帝所赐的虎符等珍品,后来都被销毁了,能保留下来和老祖先有关的东西,只有这块圣旨碑。“圣旨”实际上是诰命、敕命的民间称谓,把圣旨刻在石碑上广为流传,这样的圣旨碑在宝鸡很是鲜见。


李甲宝(1905—1985),又叫李华,是陵厚寺的文化名人。解放前在“党拐子戏班”“安正戏班”“鸣盛社”演出。建国后,曾任西府秦腔剧目挖掘小组副组长。1958年被省戏曲学校聘为艺术指导。演旦角,做工细腻,善于把人物性格和自己的表演结合,一招一式,一顾一盼,颇为传神,以主演《拾玉镯》中孙玉姣而著名。


小编在想,上刀山这一古老绝技,如果能够在蟠龙新区发扬光大,不仅很好地传承了地方传统文化,也有利于发展文化旅游产业、推介特色旅游、增加群众收入。


查看原文 原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著作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