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编辑:善良

文字:部分来自网络

音乐:来自网络

  直隶总督署,又称直隶总督部院,位于河北省保定市裕华路,是中国保存完整的一所清代省级衙署。

直隶总督署, 原建筑始建于元,面积30000余平方米,分为东、中、西三路,主体建筑在中路,东西两路是辅助建筑。明初为保定府衙,明永乐年间改做大宁都司署,清初又改作参将署。1730年(清雍正八年)经过大规模的扩建后正式建立总督署,历经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八帝,直到1912年清朝末代皇帝溥仪逊位才废止。

历经沧桑的直隶总督署,承载了74位总督的功过是非,积淀了丰富的历史内涵,成为清王朝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缩影,可谓“一座总督衙署,半部清史写照。”

  直隶总督署在清代自雍正至宣统8帝187年的历史中,历任堂总督74人99任次。其中多为朝中重臣,著名的有修建莲池书院、倍受雍正帝信赖的“模范督抚”李卫,有勤政廉洁的一代廉吏唐执玉,有兴农治水、被列为“乾隆五督臣”之一的方观承,更有清末名臣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等,李鸿章自同治九年继曾国藩之后任直隶总督,先后任职达25年之久,是直隶总督中任职最长的,这一时期是李鸿章为官的鼎盛时期,也是直隶总督权力的极盛时期。

民国年间是直系军阀曹锟的大本营。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曾是日伪和国民政府河北省政府所在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河北省人民政府也曾驻此。1988年1月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门前一对特别高的旗杆,显示着总督衙署的威严。


大旗杆和门前的石狮
直隶总督署大门


仪门,进入大门后,穿过一个院落,第二个门是仪门。仪门。也就是第二重门。是主人迎送宾客的地方。封建时代不同品位的官员相见,有繁杂的礼仪程式,一般与总督品位相当的文武官员来署,总督出仪门迎接共进大堂。下属官员,只能走仪门两侧的东西便门。文官走东门,武官走西门。

这是仪门正门,庄严气派。

  这是仪门正门上的牌匾:威抚畿疆

李鸿章曾三次出任直隶总督,任期25年。仪门右楹柱上是李鸿章题写的楹联上联:昔为畿辅,今控严疆,观政得余闲,一壑一丘亲布置。仪门左楹柱上是李鸿章题写的楹联下联:近接太行,远临渤海,豪情留胜概,亦趋亦步许追随。

  戒石坊,仪门再往后走,是一座三门四柱的石质牌坊“戒石坊”,意思是说:只有处以公心才能明察事情的真相。

  院内有数十株粗大的桧柏,已有460多年的树龄。每逢冬季,数百只猫头鹰栖息其上,“古柏群”称为衙内一景。

  直隶总督署内“公生明”坊这三个字的背面,另有16个说的更直白的官箴: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据传说这16字是宋代书法四大家之一的黄庭坚的笔体。意为提醒为官者他们的俸禄都是百姓的血汗钱,为官不公不清,那就天理难容。这16字读出来,是不是有种指着贪官污吏鼻“骂”出来的感觉?和“公生明”三字一样,它也是中国古典廉政文化的代表。

大堂前院内东西两侧

  大堂,戒石坊再往后走,是大堂,又称“正堂”,有五间大房。始建于明朝初年。于雍正八年改为总督署大堂。堂内裝备肃穆,仪卫森严。是封建社会官衙权威的象征。这里是总督拜牌迎旨,举行隆重贺典和重大政务活动的地方。该堂是按李鸿章任直隸总督时为背景复原的。

李鸿章在任内,代表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烟台条约》、《中法会订越南条约》、《马关条约》、《中俄条约》、《辛丑条约》,指挥了中日甲午战争的海战,北洋水师全军覆没。1900年,英、法、德、意四国联军人侵保定,直隶总督李鸿章在外地训令“以礼相待”,侵略军大肆烧杀抢掠。11月6日,以英少将盖司礼为首的侵略军将校端坐在总督署大堂正中,将直隶护理总督廷雍等人五花大绑,在大堂跪审,并推出斩杀。这是在保定直隶总督署历史上的惟一一次“庭审”,留下了耻辱的一页。

李鸿章的得力干将袁世凯,督直十余年,靠编练新军起家,后成为窃国大盗。

  雍正帝赐直隶总督唐执玉“恪恭首牧”

  二堂,是总督接见外地官员,与官员议事的地方。也是总督复审案件的地方。

二堂匾额。“勳高柱石”。

虎帐壮军威天肃清高风雲变色,

龙韬娴武略地临重要旗帜生光。


  二堂东侧室是议事厅。是总督上堂前与幕僚议事,更衣或者休息的场所。二堂西侧室是启事厅。是署内幕僚和书吏为总督办案时查找或整理案卷的场所。也是为总督处理公务代笔行文的地方。

  光绪二年(1876年),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在保定直隶总督署二堂会见日本驻大清国公使 森有礼。二人为朝鲜问题交换意见。并为中、日两国的近代化改革发生了一场辨论。

  大堂后面正对二堂大门有一个匾,是第14位直隶总督孙嘉淦写的“居官八约”。

  出二堂再往后走就属于内宅了。进入内宅首先要经过一个小门,被称为“内宅门”。平时有内侍把守。想进内宅见总督,需要给守门的发“红包”(银两),经允许后才可入内。

原以为生活在封建社会时期位高权重的总督大人,应该妻妾孩子成群,他生活居住的房屋应该很多很大,但实际上却完全不是这样。总督的生活区正房只有两排,现在分别叫三堂、四堂,也叫官邸和上房,家眷生活的地方只是在最后的一个院落里。

  三堂,又称“官邸”。是总督署的“签押房”。是总督平时批阅来文及处理公务的地方。

三堂是总督署最后一组办公建筑。

  三堂的西侧室是总督的书房。是总督温经习字,读书作画的地方。

  曾国蕃于同治八年在此屋为莲池书院为学子写过“劝学篇”。

  穿过三堂来到四堂也叫上房的院落里,这个院落内花木较多,院内除正房外在东西两侧还有厢房各三间,这里就是总督的家眷生活居住的地方,原来外人可是严禁入内的。院落内正房也是分东西两间,屋内有着简单的家具陈列。

四堂,又称上房。面阔五间,左右耳房各两间。左右厢房各三间。并以廊庑相连。


  让人比较感兴趣的要算西侧房间内的这张床了。床本身也不大,还有两层布帘与外面隔开,感觉完全不透风的样子。这要是在冬天还好,可在酷热的夏天,真不知道总督大人该如何在这么封闭的空间内入眠了。

  在总督署的四堂,是总督及其家眷生活居住的地方。在四堂楹柱上悬挂着曾国藩题写的自箴联:

战战兢兢即生时不忘地狱;

坦坦荡荡虽逆境亦畅天怀。

这是同治九年(1870年),曾国藩在直隶总督任上题写的。在同日的十余封家信中,反复强调“自己来到直隶已经一年多了,直隶连续两年遭受旱灾,麦收、秋收均受到影响,没有办法挽救。直隶南部又‘伏莽尚多’,恐怕老百姓因为饥饿而发生民变,酿成战事,非常焦虑”,因此在这种忧虑中写下了这副自箴联。

全联的意思是:自己以小心谨慎的态度为官,生怕哪里做错了,即使在活着的时候得不到惩罚,别忘了死后还有地狱。下联指自己坦坦荡荡,以纯洁的心地处事,即使身处逆境中也能舒展天性的胸怀。在曾国藩的箴言中,也有“无不可对人言之事”,以示其磊落坦荡胸襟。

曾国藩勤勉隐忍、简朴自律的生活态度值得后人们、尤其是各级为官者效仿。学习品鉴这些楹联,其中所包含的爱民为官的思想和情怀,在今天依然有着很强的借鉴意义。

  在总督署的东侧有一条更道,是晚上更夫巡逻护院的通道,也是连接东侧院落的重要通道。东侧还有东花厅,是总督与幕友叙旧论政、吟诗作画和举行大型宴请活动的地方。另外还有斋厨院,也就是做饭的附属配套房屋。

东西两路许多房间现在已经变成了展览馆。房间里有各种展品和知识科普。这里是学习历史知识尤其是清史的好去处。

  在总督署东西两路,还有幕僚居住办公的地方,称为幕府。幕府分钱谷幕、刑名幕、折奏幕等。

  清代直隶总督署院内的山墙上雕刻有一组《御题棉花图》,由直隶总督方观承主持绘制,通过16幅图记录棉花从植棉、管理到织纺、织染成布的全过程,乾隆皇帝亲笔为每图题写七言绝句。

  在总督署内还有好几个石碑。其中有的和乾隆皇帝有关,有的和几任总督有关。

  在总督署内游览一遍,看过这些历经几百年房屋,回想当年在这里发生过的那些足以影响中国历史发展走向的一个个瞬间,心中还是很有感慨。那些在这里生活过的七十多位总督的辉煌都已经成为历史,如今的总督署留给人们更多的是对历史的追思和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