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影:楚风(周毅)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让夜也变的长了,咋夜很晚才睡,却睡了,醒了,天没有亮,再睡,再醒,天还没有亮。睡的时候梦见了,白天去公交公司办老年公交卡的事,这张卡让我跨过了中年至老年的那道河,不免有些伤感。觉全无,索性起床站在窗前听雨。

在雨声中,我想起几年前看过的一篇文章,"有时,外面下着雨,心却晴着;又有时,外面晴着,心却下着雨。世界上许多东西在对比中让你品味。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

我突然感到这句话,对于当下的我很有启示。慢慢的路上,晴也要过阴也要过,何必不保持心晴呢?又为何不在“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期待中,伴着理查德·克莱德曼钢琴的旋律走过《秋日私语》呢?

心晴了,翻看着几年前拍地雨的照片,便觉得那照片很有情调,雨中的路和雨中的荷花都是美丽的。

外面下着雨,心却晴着,雨就如诗如画,就是一道风景。

今夜一定能睡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