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电起风云

“四一二”事变后,国民党在上海疯狂杀戮共产党人,此时,钱之江卧底在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担任总破译师,实际是中共地下党,代号叫“毒蛇”。


有一天,钱之江帮助唐一娜破译了一条南京发来的密电,发现敌人已经知道了苏区中央派特使来到了上海,准备召开秘密会议一事。南京政府密令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对“特使行动”进行围剿,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高度机密的电文,钱之江摩仿杀人不眨眼的特务副参谋长闫京生的笔迹,写下了这条电文,交给了另一名地下党人“小马驹”杨参谋送出去了。


由于叛徒“断箭”的出卖,许多地下党人都已暴露并遭到杀害,“小马驹”为了保护“警犬”,冒险枪杀叛徒未遂,也牺牲了。罗雪电话丈夫钱之江,暗示叛徒有只手是六个指头。


当拿到钱之江密电的副市长秘书地下党人“警犬”被出卖后,遭到特务的包围,“警犬”拉响了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然而那一份密电却被特务截获,这样,打入敌特内部的“毒蛇”也暴露了。


这么机密的电文,竟然落到共党手里,刘司令开始追查知道这则电文的人员,这个电文最初是由钱之江帮助唐一娜破译的,由汪主任送达给司令的,这三人中有一个人可能是共党“毒蛇”。


谁是“毒蛇”呢?敌人将对他们三个人进行排查,这样,钱之江和特务们的一场“暗算”也拉开了帷幕。

搅局七号楼

他们三个人被刘司令软禁在7号楼,敌人的“捕风”的游戏开始了。钱之江预感到那份重要密电未能送出去,在去7号楼的途中,又试图把密电悄悄传出去,也没成功。


在7号楼里,刘司令要求钱、唐、汪三人破译一份被截获的中共密件,钱之江明白刘司令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已被特务牢牢地监视和软禁起来。


钱之江已经破译出所谓的中共密件,不料,竟然是自己的判决书。被困的钱之江没顾及自己的安危,欲打电话想再次送出情报,却遭到童副官的阻止。


汪洋也破译出密件,他立马召集钱、唐、童开会,告之密件中清楚指出汪、钱、唐三人必有一人是“毒蛇”,在场的其他人吓傻了。 当然,钱之江心里是明白的,在与敌人的周旋中,他表面给人以佛心般的冷静,但内心却时刻准备着应对之策。


钱之江对闫京生早就恨之入骨,他暗示汪洋,闫京生也有“毒蛇”的嫌疑,因为自己告知过对方南京密电的内容,欲借汪洋之手,除掉闫京生。


刘司令软硬兼施地恐吓“毒蛇”,钱之江表面冷静,心里却翻江倒海。在代主任的威逼之下,汪洋忍不住供出了闫京生,钱之江借刀杀人之计,迈出了第一步。


与此同时,唐一娜也公报私仇,栽赃给死对头裘丽丽。这样就由原来怀疑的三人扩大到五人,把特务查找“毒蛇”的水搅浑了。

设陷刽子手

黄一彪带来了闫京生和裘丽丽,二人向代主任和刘司令百般解释自己的无辜,却无济于事。事实上,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这个密电,他们坚信自己是冤枉的,少不了对污陷他们的人进行指责和谩骂。


闫京生恨不得拿枪毖了钱之江,可是,连刘司令和代主任都说,钱之江与你闫京生有怨有仇吗?没有!没有那他为什么要冤枉你呀?当然,这个答案只有钱之江知道,他找到了铲除你闫京生的机会了。


狡猾的敌人,他们自作聪明地采取一系列挖出“毒蛇”的方法。辨认笔迹首当其冲,黄一彪让他们五个人都把“取消特使行动,敌人电台新的频率为一二三四五六。毒蛇。”这份电文写二次,然后收起来,拿去和从“警犬”身上截获的电文字迹作比较。


钱之江不愧是战斗在敌营中地下党的优秀战士,事先就已预测到敌人会来这么一手的,于是先前发出的那份电文,是他摹仿闫京生的字迹写的。果然,他们中了钱之江设计的圈套,当闫京生亲自看了那三份电文的字迹一模一样后,无论怎么否定都已苍白无力。


闫京生哭伤着脸要和钱之江对质,钱之江把早就在心里打好的底稿拿了出来,无可辩驳指出闫京生知道那份密电的来龙去脉,加上唐一娜的证词,合力指向闫京生就是共党的“毒蛇”。这个十恶不赦的刽子手,割腕自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破敌三花招

然而,闫京生为了表达对党国的忠诚,临死写了血书,并强调钱之江就是“毒蛇”。特务头子代主任,没全信闫京生的话,然而他又放出话来,说“毒蛇”已死,可他还有个同党隐藏在7号楼里,被软禁的几个人还得继续。这样,本来有点松动的7号楼又骤然紧张起来,


敌人又耍花招,让童副官逐一单独审问,那童副官哪里是钱之江的对手,绕来绕去,钱之江告诉他,他也是被怀疑的对象,童副官哪里会相信呢?后来得到证实,他向刘司令请假想回家,不仅遭到拒绝,而且也被沦为软禁对象。钱之江告诉他,他也是知道密电内容的,所以也被怀疑。


这个逐个击破的方案又失败了,敌人再生一计,让被软禁的几个人互相怀疑,互相揭发,玩的是“逼山梁山”的把戏,代主任点名让钱之江先说,无奈之下,钱之江只得点了汪洋的名,惹得汪洋怒目圆瞪,而钱之江却列举的是无关痛痒的证据,这样的互相检举互相揭发,又以闹剧收场。


而在这个过程中,特务头子代主任认为,钱之江真是个不得小觑的人物,他言语犀利,智慧过人,若他不是“毒蛇”,来日推荐给蒋委员长,一定会得到重用,可也担心,若他是个共党,却是一个难以对付的人物。


然而,钱之江一边精心揣测敌人,疲于应对特务头子代主任不断变换的花招,一边想方设法要把密电送达给党组织,时间迫在眉睫,他知道代主任曾扬言过,过了三天的时间窗口,他要撕票了,而且“特使行动”会遭到敌人的暗算。

枪杀软骨头

在党组织营救钱之江和钱之江在设法传出密电的设局上,同时犯了两个错误。


“大白兔”以为绑架钱之江的儿子,迫使敌人放了钱之江,可这一计被敌人识破了。钱之江想送出情报,实在无计可施了,就餐时猛吃辣椒,惹出了胃出血,他以为以此可以走出7号楼的,恰恰被代主任看出破绽,你钱之江就是制造送出情报的机会。


党组织为了“特使行动”如期安全进行,一定要得到钱之江的情报,于是便派“飞刀”前去营救,可是,终因寡不敌众,“飞刀”饮弹自尽。这却给特务制造了一个考验钱之江的设局。


代主任再次上演苦肉计,找来“断剑”冒充“飞刀”,并在钱之江面前百般折磨,不断叫喊,毒蛇啊毒蛇,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胞就这么被折磨而死,不站出来救他,你还有一点人性吗?


真是笑话,谁没人性?特务头子想以此逼迫钱之江就范,这种把戏怎能撼动智慧过人的钱之江呢?


正当代主任的诡计即将露底无法玩下去的时候,钱之江霍地站起来,要求给假“飞刀”作超度,当他走近此人时发现他有六个指头,于是断定这人就是“断剑”。钱之江伺机抢过代主任的手枪亲自杀死了这个软骨头的叛徒。


代主任非常愤怒地问钱之江这是干嘛时,钱之江用佛语作了诠释,对一个即将死去的人给他以痛快。这场算计又以钱之江完胜而收场。

生命作代价

然而,藏匿敌营,绞尽脑汁和敌特周旋,决不是只剪除几个恶魔和叛徒,钱之江最终的目的,是要将一份无比重要的电文发出去,告诉组织,敌特已完全掌握了“特使行动”的时间和地点,让组织作重新谋划一个万无一失的计策。


敌人对7号楼的封锁,可谓密不透风,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钱之江把密电刻在佛珠上吞进肚里,然而服毒自杀,才把情报送出去,这是敌人万万也没想到的,为了完成党交给的任务,钱之江把超人的智慧和勇于牺牲的精神,作了最完美的演绎,这也是拿生命作赌注,玩了一绝招。


在这一场互相暗算的搏斗中,敌人总是处在捕风捉影的阶段,尽管他们玩了许多花招。钱之江自杀时,写了两封信,一封暗示妻子,情报藏在何处,一封表达对党国的忠诚,麻痹敌人。


所以,敌人自始至终都没查出“毒蛇”是谁,最终,特务头子杀死了除唐一娜之外,所有知道那则电文的人,连刘司令也没放过。敌人玩的是一场惨无人道的荒唐暗算。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互相暗算的较量中,钱之江始终占着上风,掌握斗争的主动权,总在关键时候,岔开敌人的视线,转移斗争的目标,设局铲除恶毒的敌人和叛徒,他的大智大勇战胜了敌人的阴险狡诈,让疯狂的敌人狗咬狗,在风雨如磐的7号楼,上演一场正义战胜邪恶的大戏。


钱之江牺牲了,他用生命暗算了敌人,换来了“特使行动”的如期安全的进行,使惨遭破坏的上海地下活动重新活跃起来,以生命的代价不辱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