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听说萨拉热窝这个名字,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观看前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知晓。那些年,文化生活匮乏,看一场新电影就象过节一样,相信从那个年代走过的人都有同感。初听觉得好土,名字象是山窝里的大村庄。

        此后,慢慢对萨拉热窝多了些了解,一九八四年萨拉热窝举办的冬奥会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那时,我们能够参与已是不错,我们尚没有力量和经验举办这样的世界运动会。萨拉热窝能够举办这样的运动会自是刮目相看。之后,我国开始进入改革开放后的高速成长期,国际上忙着和发达国家做贸易,而南斯拉夫联盟自铁托后逐渐陷入民族矛盾纠纷,各加盟共和国在八十年代末纷纷闹起了独立,甚至相互间大打出手。但对其原因和过程并不完全明白,同时也觉得离自己的生活相去甚远,也不需要花力气弄明白。仅是知道这里是战场的热点,是境内穆斯林、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三个民族,因独立和领土问题爆发的战争。这场战争持续三年多时间,近二百万人沦为难民,死亡二十七万多,加上失踪人员逾三十万人。是二战后在欧洲发生的历时最长最惨烈的局部战争。战争给萨拉热窝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民生敝败,经济上一下倒退了二十年。

   1995年岁末,三年多的波黑战争在国际社会干预下终于结束,参战各方没有赢家,战争将族群之间的裂痕撕的更大,最终却无奈接受了妥协方案。二十多年过去,是整整一代人的时间,波黑成立了各方联合执政的主席团。社会秩序恢复,经济开始复苏,可是,战后一片凋零,这个代价未免过大。

   从贝尔格莱德驶往萨拉热窝的路以山道居多,道路不宽弯道很多路况却不差,欧洲司机普遍遵守交通规矩不担心别人违章,山道上也是把车开的很快,塞尔维亚和波黑两国本来是亲兄弟,却因一场战争今天形同陌路,好在通关时没费多少周折。到了波黑境内不久路过一个叫斯雷布雷尼察的地方,宋导介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绝的大屠杀,由此,招来了国际社会强力干预,并在日后把负有直接责任的赛族领导人米洛舍维奇、卡拉季奇等人送进了海牙的国际法庭。

    斯雷布雷尼察位于波黑东部,是穆斯林在塞族地域聚居的一块“飞地”,当地原有居民3万多人。1993年6月,波黑战争期间,联合国安理会宣布将波黑首都萨拉热窝以及斯雷布雷尼察等地划为“安全区”,然而,1995年7月11日,波黑塞族武装无视这条规定,攻占了斯雷布雷尼察。联合国安理会随后通过决议,要求塞军撤出该地区,无条件释放被扣押的维和人员,并在那里重建联合国安全区,但遭到塞族方面坚决拒绝。12日开始将在此居住的波斯尼亚克男子全部杀光不留一人。大批波斯尼亚妇女被强奸,还有有身孕的妇女被挑开肚子。史称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事后在周围发现许多尸坑,后来在调查时军方承认杀害了七千多名穆族男人。

   听完介绍我直觉得毛骨悚然,想不到今天的欧洲还会发生纳粹和卡廷森林那样的惨剧,想不到民族间的矛盾会有那么深,也明白了为什么北约会对塞尔维亚进行的大轰炸,战争期间,双方误伤平民或者无法避免,但这样灭绝式的屠杀确是惨无人道令人不能容忍。有一点想不通的是,做为一个常任理事国,完全可以发挥出积极的作用,既便不能,也应秉承客观立场,遗憾总是偏离规道,从伊拉克到利比亚再到伊朗,所持立场所行方式让人想到了朝鲜。真让人难以理喻。

   从贝尔格莱德到萨拉热窝大约需要六七个小时车程,因当日通关顺利,有可能提前到达,正好可以先看一看萨拉热窝街景,不想在最后一个小时前大巴在山路上抛了锚,来自马其顿的尼古拉使出浑身解数也整不好,无奈打了求援电话,我趁机下车在周围溜了一会儿山景,拍出的照片就好比是在郊野公园,真是一片美丽的土地。

   虽然因车故障误了三个小时,到萨拉热窝天已擦黑,但没有因此影响大家的心情,当晚,我在萨拉热窝度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萨拉热窝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一度是巴尔干地区仅次于伊斯坦布尔的第二大城市,由于地理因素,数百年来,这里一直争战不断,奥匈帝国时这里还是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二次世界大战又被纳粹占领,最近的一次就是波黑战争时期的萨拉热窝保卫战,三年多的战争下来,使萨拉热窝人口锐减至战前的64%,可说是一个悲情的城市。同时它也是一个英雄的城市,二战时,这里对纳粹展开了英勇的抵抗,率先从纳粹统治获得解放,为反法西斯的胜利做出了贡献。波黑战争围城三年,城中军民英勇不屈堪比新时期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萨拉热窝城市有老城和新城,观光的主要看点在老城,这里以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战而闻名,同时也是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的聚居和冲突之地,因此也被称为欧洲的耶路撒冷。

  这是萨拉热窝新城与老城的分界线。

  这是那座著名的拉丁桥。1914年6月28日,就在这座桥边,发生了塞尔维亚民族主义青年刺杀奥匈帝国的王储费迪南大公的事件,由此引爆第一次世界大战。

  萨拉热窝早在1885年就使用了有轨电车,是欧洲最早使用有轨电车的国家之一。

  《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钟表店。

  沈先生一般不会错过这样的合影机会。

  战后的萨拉热窝正在渐渐苏醒,尽管在老城街道的墙体上,还能不时看到战争留下的弹孔,但整个城区整洁漂亮,一条清澈的河流穿城而过,整座山城绿树红瓦,教堂和清真寺的塔尖高高耸立,组成一幅优美的画面。在这个城市的鸽子广场,一群可爱的孩子正在欢快地嬉戏,不远处就是早些年的战时指挥部,看到此情此景,不觉令人感慨,但愿此景长在,但愿远离战火,早日实现民族和解。

   离开萨拉热窝,我们又来到波黑另一个城市莫斯塔尔,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城中有一座430多年历史的石拱桥,横跨在奈莱特瓦河上,将居住在河两岸的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居民联系在一起,桥两端各有一个石砌桥头堡。老石桥风貌与周围古老石头为主体的建筑和大河卵石铺砌的古街道相和谐、呼应,充分展现了16世纪波斯尼亚的古朴风情和艺术风格。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可惜的是,1993年9月9日,波黑战争期间老桥被炸毁,开始是遭到塞族联军的攻击,穆克两族防卫,后来不知怎么穆克两族又开始自相残杀,最后炸掉老桥。

  这是莫斯塔尔老街和当年激战的弹痕。

  莫斯塔尔老街有一处清真寺,表明这边是穆族居住区,在清真寺边上,有一个墓园,墓碑时间都是在1992至1995年间,年龄大多都在壮年,应该都是牺牲于那场战争。

  战后,在联合国的主导下,莫斯塔尔古桥开始了重建,重建和恢复工程所用石料沿用了沉入河中的原始石料,补充的石料均从当地取材,效果基本与老桥原始状况相同。只是两岸敌对的民族居住区开始分离,许多人老死也不相往来。

   莫斯塔尔古桥是个风景宜人的地方,周边风景非常漂亮,河水绿的如同翡翠一般深邃迷人。经常有蛙人在二十米高的桥面做跳桥表演,桥下不时有皮划艇顺流而下,象一幅流动的画。

  古桥两岸酒店林立,游客络绎不绝,一片祥和,身著艳丽服装的服务小姐笑容可掬,很难相信这里曾是血流成河的杀戮之地。

  我和伙伴们在此地享用了一顿快乐的午餐。

  下午,我们就将告别波黑,前往波德戈里察,那是黑山共和国的首都。也曾是前南联盟的一员。铁托时期的强人政治使联盟保持了相对的稳定,后联盟时期的大塞尔维亚精神最终使塞尔维亚得不偿失吃尽苦果,战争给各族群都带来深深的创伤,其中尤以波黑和科索沃为甚,城市尤以萨拉热窝为甚。如今战火虽已平息,民族和解的路还漫长,尤其是警惕极端的民粹主义再次抬头,这是一片美丽的土地,这里不乏智慧之人,真心祝愿这片土地生活的人们和平、美满、幸福。

祝福波黑!祝福萨拉热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