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陈复礼先生拍摄的黄山

(注:图片为网上获取,照片为我们当年所摄)


序曲:香港资产阶级兴起的黄山热


78年三月,邓小平主政恢复高考后,我们77级大学生进入北师大的校园。

79年春,在余小萄的倡议下,我们筹备暑假去黄山,一个个摩拳擦掌!

计划一出,我和周季张翎很快被小萄父亲余叔叔招见,问:“你们的父母都同意吗?我得找你们的父母谈谈。知道吗?这是香港资产阶级兴起的一股黄山热!”


不过,黄山热的兴起,的确与香港摄影大师陈复礼先生有关,他的风光摄影,尤其黄山的照片,轰动一时。

陈先生第一次组团去黄山摄影是62年,第二次就是78年。


记不住最后怎样敷衍的余叔叔?

现在回想,79年的那样一次潇洒走一回的旅行,还蹭了刚刚兴起的黄山热,绝对非常前卫!要知道,那是一个大学毕业生才挣46元的时代啊,拿出上百元做20几天的旅行谈何容易?

报名有13人,北师大中文系六人,加四个方方发小,我的插友阿青,小萄发小小茉和同学刘云帆。

资金问题,不规定,每人量力而行,能出多少钱出多少钱(记得我把插队的几十元的积蓄,加上大姐的资助,交了100元)我和屠钢负责管钱,印象里收到的全部资金也就千元左右(因为最少者只交了几十元)由我们两人各保管一半。

预算结果,这些钱勉强够开支交通、门票和部分伙食(伙食可不是顿顿下餐馆哟!)

行前,买了大量挂面和紫菜,男生准备背上锅和必要工具。至于住宿费的预算,肯定是不够的,我们的原则是能蹭就蹭,能不住就不住,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按照1000元除以20天除以13人计算,每人每天只有3元8角钱,实际上我们玩了超过20天,就是每个人都交了100元,每人每天也只有5元钱!)

照片:南京中山陵(缺刘石一人)


特别说明,以下文字是1979年我写的日记,基本保持原貌


1979年7月30日,星期一

心情格外兴奋地登上了119次列车,四个插友,隆重地送我和阿青到北京站!

未知的一切那样充满新鲜和刺激。

火车上,白天的劳累的困倦,被老同学新伙伴的交谈说笑吵闹冲得无踪无影。一半素不相识的男生女生,只因着我们年青的共性,很快融为一个13人的整体,大部分是大学生,有的来自工厂…第一天就像是一群熟识的老朋友了似的…

那时连硬座都没有保障,有坐有站,夜车的颠簸当然苦不堪言,一想到将来回味此时,一定会充满愉快记忆,立刻觉得无所谓了,大家玩牌,猜电影名…谈笑风生中,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清晨。


1979年7月31日 星期二

天亮后,大家开始注视窗外的祖国山河(我只去过一次天津,许多人都是第一次出北京),河北、山东,除了广阔,看不出与我插队的京郊顺义有多大差异,进到江苏,经徐州、蚌埠大站,下午时分,到了南京。



照片:南京-北师大中文系四女,余小萄、周季平、张翎和我

照片:南京玄武湖公园


玄武湖幽静葱绿,水面平静,游人稀少,这在热闹的北京很少见。

四大火炉的南京(没有防晒油的年代),游玩后,计划到南京师范学院投宿。方方认识的老师刚好不在南京,我们一大群一夜未睡,疲倦不堪的男生女生,只好与门房软磨硬泡,说我们都是北京师范大学的穷学生,没钱住旅馆,师范兄弟院校,求人家无论如何给安排两间教室…后门房终于被磨得无可奈何,允许派代表进去找人请示,恰遇后勤善良的钱老师,不光同意收留我们,给开了两间教室,男女生各一间,还送来凉席,只记得暑假的校园空旷安静…这一夜真是睡得舒服极了!


刘石回忆:“在出发前的一周的篮球赛上,我的眼睛严重受伤,眼球的晶体出现裂纹(非常危险),必须缝针。大部队出发时还没有到拆线的时间。家里人激烈反对我的出行。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只得放行。但是帮我联系了南京的朋友,带我去南京的医院给眼球拆线。”

青春的疯狂,也许就是这个样子?

图片:1915年创办的南京金陵女子大学


刘石说:“我妈妈就曾经是“金陵女大”的学生,而且是“金陵女大”的第一任地下党支部书记。她当年组织学生运动,发展共产党的地下党员,迎接1949年的南京解放。”

照片:南京长江大桥上


1979年8月1日 星期三

清早,南京长江大桥

一上引桥就被大桥的雄伟气势所吸引。边走边看,长江上的点点船帆,两旁的建筑和涛涛的江水。大桥上留着“文化革命”的深深印迹,红卫兵的塑像…我想,让它们作为见证,永远地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

从桥头堡下楼梯共有十层之高,桥下仰望铁路桥,顿觉其坚固无比。巡逻的士兵们十分警惕地注视着我们,连拍照都需偷偷摸摸…

火球般灼热的太阳下,无遮无挡。


从大桥到雨花台再到中山陵。

中山陵是南京城中我最欣赏的建筑。

孙中山先生对20世纪的中国,功不可没,陵墓的风格气度足以与孙公一生的贡献媲美(然而不许拍照)


南京印象最深的就是法国梧桐大道…


匆忙赶回南京师院,仔细观看了这“金陵女子大学”前身的美丽校园,在林荫道、大草坪,向往着想象着一个盛大的舞会…


傍晚离开南京,半夜到达安徽芜湖长途汽车站。

又脏又破的芜湖市景映入眼帘。

小吃店老板华而不实,打听道路,非得买他的冰棍;阿青不舒服,要点水吃药也要一杯水钱;生活艰辛就会失去同情吗?我们北京来的大学生,什么都是第一次见识…

去黄山的车票已经卖到5号,就是说我们需要在这里等上三天啊!大家一下子都被霜打一般,情绪低落。商量各种办法,也不知那条上策…小海找调度,刘石方方从地图上想办法…我担心着阿青的病,想让她休息好一点。木凳上的臭虫将我们撵到马路边…我们就在地上,睡前没有任何进展…女生睡中间,男生保护圈…


1979年8月2日 星期四

凌晨就被夜的寒凉和买车票的噪杂惊醒了。等下去吗?怎么办?急中生智,大清早,我和小萄、阿青直奔芜湖地区水利局求援,因为阿青父亲是水电部的官员,我们决定拉大旗作虎皮。地方官员的行事风格我们亲身体验到了,对我们说出的阿青父亲的名字,非常重视,立即打电话帮我们解决问题,张口就对对方说“中央水利部来了几个小鬼”,我们在旁忍俊不禁(偷着乐)!

结果住处找到了,车票也弄到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阿青的病也好了,因为水利局的两顿热米饭的功劳。

休息的非常好,晚上还跳了舞!


照片:黄山迎客松-北师大六人唯一合影


黄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五绝”著称于世,拥有“天下第一奇山”之称。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1979年8月3日 星期五

坐上去黄山的长途汽车!

6:15从芜湖出发。

车上遇到三个50岁左右的女教师,中学时代同学,后来都当教师,今天结伴旅行,三十余年保持的友谊多么不易啊!(如今我们的友情已经度过了42年之久)

山路崎岖,山景好看,路况不好,长途车也老旧,尘土飞扬…停车午餐,我们钱包羞涩,只敢点了几个菜,饥肠辘辘的七个男生,肯定吃不饱的…此时的邻桌几个南京工学院的学生居然盘中留下残羹剩菜,早被我们这边瞄准好了,他们一离开,一拥而上风卷残云般给打扫见底了!

下午三点,车子开进黄山的大门!

一到温泉,说不出的激动,和阿青周季到泉里去梳洗。清凉的泉水让我们的心都变得透明清爽了,就是没想到黄山的人这么多!

登山开始了,爬了一会儿,每个人的风箱就拉开了。经过慈光阁,居然每人五毛钱门票🎫!

遇到的游人在暮色中向我们投来惊奇的目光,可能在问,天马上黑了,你们要爬到哪呀?我们心说,嘿嘿,哪不是我们的家呀?上!继续前进着,山上最后只剩下了我们一行人……

半山寺的老人那么不好客和野蛮,见人见太多了吗?青鸾桥上,已觉景色极美,而抬眼望去,险峰之上定是风光无限。

来到龙蟠坡,我们就准备在这里露营了(那时可没有帐篷⛺️),点起篝火,男生抓了一只牛蛙,煮了挂面,加了紫菜调料…热腾腾香喷喷的面条🍝送到嘴里,奇异的野趣,让每一个青春,熊熊燃烧。

远方传来歌声,在这深山幽谷,很动听!什么人在夜色的山路上独行?一看原来是北师院中文系78级的赵世坚(人称大踏,我们在师院校园,舞会上早已碰过面)这人真浪漫,居然一人玩,先到庐山再到黄山,还要去九华山…不知为什么我会觉得他可能是受了失恋的刺激?

大坑里又凉又潮,我们铺好雨衣扎寨:半山腰的联欢会,宫四朗诵,方方、小毛的歌声,独唱、重唱、合唱,青年们的歌声在山谷间回荡。

是的,“生活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向前!”我喜欢宫四朗诵的铿锵的诗句,更欣赏着每一个憧憬着幸福的未来的我们的游伴。

野餐,露宿,既艰苦又浪漫:屠钢、小海打着手电找来的水,喝怎么能不感到甜?伙伴们劈柴点火煮成的面,吃怎么能不觉得香?

整个行程中,自带的做饭的炊具,都由刘石同学,我们之中最年轻的一个负责背着。


阿青同学有诗:

晚至龙蟠坡,息肩暂安家。

四望空谷暗,峰端半月华。

拨柴野餐乐,邀曲旷音佳。

且披寒夜露,入梦听风杂。

图片:天都峰,第一批上去的队友


1979年8月4日 星期六

昨夜最后不知道怎么度过的,就象全身上下关节炎!醒来一看,好多个伙伴一夜未合眼,我很惭愧。在一支队伍里,不喜欢自己是弱者,可是我太爱睡觉了。

凌晨,天不亮就准备爬天都峰!阿青从小娇生惯养,实在累得走不动,加之需有人留下看东西,我和小萄就留下陪阿青。

天亮了,完全亮了!云雾在抬眼望处清晰地浮移着…我和阿青在龙蟠坡上照了几张相…一会儿,方方、刘石、小海和刘云帆就回来了,你一言我一语:

“不去天都峰等于没来过黄山,你们非去不可!”

“到了天都峰,我们都歇斯底里了!”

“简直如同进了仙境,我们都想死在那里了!”

顿时,我的困倦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兴致和力量。

周季回忆:

“爬天都峰,我是第一拨,但是跟不上小毛他们,没到山顶就听见他们的欢呼声,等我咬牙爬上去,太阳已经越出山顶,红红的,依然很美。”


附上之后当了几年作家的方方同学(男)的诗:

矛盾的路标

-游黄山天都峰


一个骨瘦嶙嶙的乞者

垂望着充满生命的世间

一棵松树枯萎了

在这秀丽的黄山之巅

他固执地伸出了强直的枯手

不管身边的景色是如此灿烂

他专横地默默地站立着死掉

咽下最后的不平和愤懑


他仿佛一个矛盾的路标

但却用哲理把世界俯瞰

他指出了伟大和败坏

世界之伟大 只因为它败坏无边

他指出了奋斗和死亡

世界在于奋斗,在于他需要把生命点燃

而成功和失败、美好和丑恶

便是这天一样宽的路途中端


照片:鲫鱼背


登天都峰的路很险,每一步都不能松开手边的铁锁链。人到险境一般会神经高度紧张,既不敢左顾右盼又不能说话聊天…不过,我们几个走得很慢。

刘石补充说:

“第一批队友从天都峰下来后,换守摊的女生爬天都峰。我因为是学校田径队和篮球队的成员,精力和体力充沛,陪着三个女生又上了一次天都峰。”

鲫鱼背在眼前了,几乎直上直下!坡陡达85度左右,若遇风吹云涌,仿佛山摇石动,攀登尤为惊险。

人到了这个1564级台阶上,忘记害怕疲乏,信念单纯简单,就是要上去,没别的。上了鲫鱼背,只有一米左右的崎岖石路,左右都是一落千丈的峭壁悬崖,深不可测,被称之为“天梯”,过了天桥,钻过一线亮光的山洞,大名鼎鼎的天都峰便在你的眼中!再爬上最后的石阶,你就懂了:“一览众山小!”

此时,太阳把遮盖山间的云雾渐渐驱开了,散去的云变成湿漉漉的蒸汽扑面而来,脸一下子潮乎乎的。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看到天都峰的日出…


阿青同学有诗记:

足踏其险道,傲色绝峰端。

千崖顿失色,一目低众峦。

意共云来去,心逐雾飞散。

既登天都顶,何惧行路难。


图片:天都峰云海

图片,童子拜观音


下山腿软,也只有下山时也知道,刚刚走过的路有多险。

这么险,一路不断遇到扛着木头背着物品上山的挑夫,个个汗流浃背…好心酸!他们羡慕我们来自北京,北京是他们心中的天堂。

路上,远望童子拜观音的山石,对面山上,通往玉屏楼的路上,小毛、阿青已经站在半山腰。三岔路口,坐满了上山和下山的人,远在他乡,听到了北京话总觉亲切。

照片:一线天


方方、宫四穿过蓬莱三岛和一线天,往玉屏楼攀登。

刘石回忆:“小毛是我们团队的“司令”,他岁数并不大,在所有成员中大致居中。但是他有头脑,有大局观,也很冷静,大家都愿意听从他的指挥。”

“还有,我的方向感特别强。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的职责就是看地图,负责给团队找方向和路。”


图片,黄山玉屏楼


玉屏楼(旧称文殊院)素有:“不进文殊院,未见黄山面”之说,高大苍劲的迎客松矗立山口,象一位好客的老人,笑迎四方来客。

图片:百步云梯


山上的水是稀缺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躲在饭店吃完午饭。我们继续前行,准备到到北海酒店。

百步云梯让人望梯兴叹!不能往高看,坚实地走好脚下的每一步,八百步云梯很快就被我们抛甩在身后。

大雨来了,让它下吧!雨中的我们如狂欢一般,说着,笑着,唱着,洋溢着青春的欢乐,个个笑脸。

一会儿,太阳又出来了!出吧!晒吧!湿透了的衣服一会儿就被晒干…谁说最苦的是勇于攀登的人?只要有希望到达光明顶,苦也是甜。


照片:远眺飞来石的我


飞来石远眺,暮色降临。

黄昏时的黄山,别有一番韵味,在这里留下的一张逆光照…




图片:黄山北海宾馆🏨


山里就是这样,很远听到人潮的笑语欢声,可就是望不到北海宾馆的容颜?天黑了,我们向着人声走去,原来北海宾馆坐落在山间的一块平地上。

住宿如此困难,没有房间。

邓副主席两周前刚刚来过黄山,下榻这家宾馆。我们呢?滑稽的是,当晚,我们就住在了邓副主席住过的房间的走道儿的地上!

一夜几乎纹丝不动,真正的困倦后能够平躺下来,如此幸福。


照片:我们在黄山清凉台


奇峰、怪石、云海、日出在清凉台组成一幅天然的水墨画,是拍摄黄山的最佳地点。

无论如何,已经被震撼!

几十年过去,走过了中国和世界更多名山大川,黄山还是我心目中的那座“天下第一山”。

图片:黄山日出


1979年8月5日 星期日

清凉台看日出,这是黄山的壮景(没有找到我们自己拍的日出?)

五点,我们揉开朦胧的双眼,随着人声,疾步登上清凉台。太阳在云后隐藏着,用它全部的光和热把云彩映得火红…而它就是羞涩着,迟迟不肯与我们见面…

瞬间,太阳跳出了一个边沿,人们猜测着那里将是它喷薄而出的地方。日出是渐渐的,又非常迅速,我平生第一次感到太阳是多么无私,一下就能给宇宙带来了无边的温暖…它是灿烂的,透明的,刚才还周身寒彻的我被照射的慢慢复苏,大地被它叫醒,万物也为之添色,阳光、天空、山峰、树木融为一个画面。

黄山的日出,真是名不虚传!

看一次,记一辈子。


图片:清凉台云海


看完日出看云海,奇妙难言…

云海,说它是海,它没有海的蔚蓝,无边无际的白色的浓云;说它是云雾叠嶂,它又俨如波涛翻卷,没有涛声的大海。

远近山峦,若隐若现,蓬莱仙境,自然景观。

阳光下,仿佛站在云海之上,眼望着浓浓的波涛,被刺眼阳光一点点地驱散,露出群山


猴子观海一景,真是活灵活现,看看我们每个人窘迫的样子,大家相互嘲笑,相互看,个个面如菜色(天天风餐露宿,吃不饱,睡不好,基本不吃肉和蔬菜…挂面紫菜主打,拼得就是一个年青!),说我们是黄山的一群猴子才恰如其分呢!


照片:松谷庵


早饭后,向后山的松谷庵进军了。

全是下山路,年久失修,加之到这边的游人是少数,石阶上已经长满青苔…


和小萄谈天,聊我们的爱和情感,从上大学起,小萄在我心中,就是一个富有的人,对她心存崇拜,视为“导师”。

多少年后的今天,回顾我们走过的路,不能不感叹冥冥的天意!上大学和我说第一句话的同学是张翎,我和周季小萄张翎被分在一个宿舍,中北楼310,我们之间朋友身份的认证,在开学后很短时间内,就被按下确认键。毕业后7年间,张翎小萄和我相继出国,天各一方,遥望着,惦念着,走过四十二年的惺惺相惜。

之前有丽君,之后卜卫汤锐同学入伙,七人友情的内存,一辈子没有再被修改,被拉黑…

14年,16年,我们几个女生又两次美国游…

真是不可思议的缘份?感谢上天!


松谷庵-一座始建于宋代的白色的寺庙,门上写着“松谷禅林”。刚刚走出十年.文化.革命的我们,怎知“禅意”为何物?只能在大雨滂沱中,望着竹林,想象一点浪漫爱情故事……

这里的饭又贵又份量不足。

大家开玩笑,说这里是以后出家的地方。

照片:后山途中,


透过模糊的照片,今天可以感受到四女生的疲惫不堪和“饿”吧?

照片:翡翠池,男生们赤诚展现


下午来到翡翠池,说这小小的池子是翡翠,前人的眼光不错。可惜那湍急的流水,早把一池绿水冲成飞溅的白浪花。除了小萄,我们谁都不敢下去。就在池边尽情享受玩水的快乐,洗啊!照相啊!没完没了…后来,张小茉猝不及防地被水流冲出十米开外,好在上帝保她平安无事。

几个女生以为这肯定是黄山水中绝境(那时有攻略吗?不记得)玩得不亦乐乎,久久不肯离去。

照片:老龙潭


直到下午,我们才肯离开。

穿过芙蓉岭到老龙潭:没想到,老龙潭,这里才是黄山数景中,我最迷恋的地方…

躺在余热未散的岩石上,没有一个人讲话,静静地享受着水声涛声…流水撞击着石头,顺着一个接一个的关口向下流淌,一刻不停…

我望着流水,听着涛声,静静地思索着自己的心事,此时的我是幸福的,因为我是独立的,属于我的。

每个人都躺在石头上沉思,他们都在幻想什么呢?


晚上,结束一天的游玩,大家组成一圈,尽情欢乐,张翎兴奋地独舞…小海回忆,张翎在黄山上跳的独舞,纳鞋底,有点儿嫂子疗养伤员的风范。

后来舞曲响起,张翎、方方一块儿跳起刚劲的水兵舞…(日后,两个人真走到一起,谁知道爱意的萌发,是不是因为这次的舞蹈呢?他们俩千回百转的故事,当属后话)


前两天,此文发布后,小海周季他们又提供了一些照片,针对翡翠池肌肉男💪一图,我跨洋深度访谈方方:

“老实交代,是不是为了在张翎面前表现?”

“我招我招,是!”

我问张翎:

“有没有电到你?”

“没有电的感觉,当时只想今天是否有好吃的,是否可以睡好觉…”

我哈哈大笑……


人群中,还有另外一个春心萌动的男生,每天都在悄悄地注意着他心爱的余老师…


我们这些人的青春期与正常的青春期可能差了不少年?革命之故?正统之故?高中就没听说过有人恋爱,男女生之间从来不说一句话;下乡插队时,300人的知青队规定不许谈恋爱,大家都把敢谈恋爱的几个人,视为“流氓”,不屑一顾…


上大学后,正常的爱的渴望才开始萌芽…

黄山前的我,正在自己编造想象的爱情故事里失恋,同时有人为想象中的我也在失恋。


少年维特之烦恼,来得好晚……


方方写老龙潭的诗

当黎明是那样沉寂的时候

从那宁稽的山间竹林

塑下一串辽远而晶莹的鸟瞰

落进龙潭,却不见漪涟


潭中沉睡的龙王

已是风烛残年

水从褐色中跌入深潭

颤动着他梦中的絮语喃喃


我摆脱了什么

在这梦一样的乐园

血的涌流消沉了

生命也只是对过去的贪恋


照片:老龙潭集体照,各占半壁江山(宫四摄)


屠钢回忆:刘云帆头上系着的毛巾,被大家称为“电影地道战里的假武工队”。

照片:老龙潭六女图

照片:梦笔生花六女图

图片:黄山“梦笔生花”


1979年8月6日 星期一

从松谷庵返回北海的路比较难走,在“梦笔生花”处留了影,又来到千年老松。

伙伴们去排云亭,我和阿青看东西。

登上始信峰,其它远处的山峰⛰️就与它在一个高度了。下午时分,阳光明媚,云雾散尽,千姿百态的黄山奇峰,被前人美誉盛名的“仙人采药”“猴子观海”,均点到精妙之处。

在感叹每一条通向奇峰的石路的艰险时,真难以想象古时候,修成这些路的铺石人是怎样劳作的?

大约晚上七八点,我们才走到灯光点点的云谷寺,这里的服务员非常热情,帮我们煮了自带的挂面,又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价格便宜的住处。我们手里没钱,顾不上虚荣面子,到哪都说:“我们是穷学生,没钱”…这一招帮了大忙,给我们解决了许多大问题。


1979年8月7/8日 星期二/三

又回到温泉,接近胜利的感觉,去杭州的车票要等到9号。

到观瀑楼,想看鼎鼎有名的百丈瀑,遗憾的是此时已经没有水了!据说此瀑布只有雨后才能看到…

我们迅速占领了一个六角型凉亭,(现在回想,我们真够没有教养的)晚上,女生每人睡一个长凳,男生就在旁边凑合半躺半坐…整个一行,七个男同学个个绅士风度,充当我们六个女生的保护神。

人到山下,全累弹了,几天的疲劳聚集着爆发了。下午,我再没有气力接着玩,长凳上补觉,香极了。

我们规定,一天只吃两顿饭,一个个饿得眼睛都绿了。缺肉!缺油!缺菜!不知道水果为何物,玩得兴奋时会短暂忘记饥肠碌碌,就是不能歇,一歇就饿,头晕眼花😵


图片:浙大之江学院哥特式小礼堂(原名育英堂)


1979年8月9日 星期四

从黄山到杭州,路很险车飞快。

为晚上可以在浙大住宿奔波,打着刘石母亲的名义,惊动她的老同事,浙大党委副书记张黎群。

小海回忆,张伯伯家客厅中树立个冰箱(容量也就100多升)主人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冰镇西瓜🍉招待我们。我们既受宠若惊,又心中窃喜!觉得张伯伯家好奢华呀。

张伯伯带刘石、小萄、小海和我,司机开着上海轿车,夜色中开到钱塘江边风景如画的浙大分校(之江学院),安排男女各一间教室,我们很快就用课桌拼成床🛏️。

夜色中,避蚊灯下,张书记津津有味给我们讲他南征北战的故事…


始建于北宋开宝三年(公元970年)的六和塔,就在眼前。当年智元禅师为镇钱塘江潮而修建,六和塔是我国现存最完好的砖木结构古塔之一。

六和塔也是最著名的观潮圣地。

之江学院的每一栋建筑都有它的历史,这座哥特式风格的小礼堂原名育英堂、都克堂,建于1919年,由美国新泽西州都克家族捐建,是教会大学的象征。

我们在文化的断层里度过的青少年时期,历史知识也少得可怜,当时对这样重要的文化遗址的价值,没有感觉…

照片:西湖天下景


1979年8月10日 星期五

从湖滨买了船票,先到三潭印月:小桥、花亭、石窗,湖边的荷叶,美好却带着雕琢和粉饰的人工色彩(刚刚离开黄山与西湖的反差所致)

湖心亭上有一楼外楼,孤山小亭下的对联:

山山水水,处处明明秀秀

雨雨晴晴,时时好好奇奇,

横批:西湖天下景


杭州的饭菜很合胃口,加之七天的黄山,大部分时间只吃“黄山草”,决定在人民旅店餐厅大撮一顿,13人点13道菜!横扫饭桌如卷席,我记得一共花了13元!出门十几天最大的一笔餐费。



照片:周季、我和阿青在西湖,亭子里面坐着大部队

照片,男生在西泠印社合影


1979年8月11日 星期六

西泠印社,有许许多多篆刻和碑帖,只知道破四旧口号的我们,其实连四旧是什么,至少我,几乎没见过,哪懂?

照片:钱塘江边,男生在日出的余光中


方方有诗:

奔放的晨光霎那间来到江边

把自己痴情的眼神凝在水波上

照片:灵隐寺


灵隐寺成了最有意味的地方。长这么大,好像第一次见到人们怎样恭敬地给如来佛烧香膜拜。宗教和信仰这样的问题,也是我的第一次思考。

和和尚聊天,发现他们出家多年,心并不虔诚,这让我有些莫名的失望。我问自己,真正能够拯救人类的是谁呢?应当就是自己?

后来发生的一切,不知道与灵隐寺有没有关联?


兵分两路回浙大分校,一路聊天。

没想到公车汽车上飞来横祸,杭州的小流氓挑衅宫四…双方打了起来。我下车时,方方已经把水壶砸向那个杭州人…长这么大,一直正统学生,从未与打架的人沾过边的我,今天却坚信,人必须学会自卫!好学生肯定丢一边,只能为我们的伙伴尽力。一场虚惊后,我们陪那个被打者去医院,因天晚无车,他们叫我先回去了,真担心会出什么事。

事后,方方指责我正统,我笑了,比起他们,我就是正统。

宫四被打,我方又打伤别人,明天,天知道会怎么样。

小萄回忆:

“记得男生特能打架,对杭州六合塔下群架印象深刻。宫四抡书包,越战越勇。此战后达成协议,以后再打架,女生不要劝,把背包收好,三米外看堆儿。”

“后来才逐渐发现,打架是他们的爱好,每一战后,都情绪格外高涨,胜亦为骄,败亦为胜。此后泰山一战.一年后白洋淀一战都越打越勇了。刘石此前无群架经历,此后确欲罢不能,尤爱安化楼这一群野战兵。”



1979年8月12日 星期日

下午,好不容易了结了昨天的这桩事情,可以离开杭州了。


时隔多年,在洛杉矶的张翎方方家,方方讲起年轻时的打架的“光荣历史”,还是眉飞色舞…

张翎调侃:“但凡当年多个心眼,这么好打群架的人怎么敢嫁?”


傍晚,从卖鱼桥,坐上运河船去苏州。

船上是难熬的,与方方、小海、小萄、宫四聊天。小海对我的分析让我略感吃惊,他说我正处在人生的转折点:鲜花、高山、小路正待我选择;方方说我们(指女生)带有浓重的社会痕迹,活着顾虑太多,所以不豁达…他们对爱情的看法是我不能完全接受的。

漫长的一夜。

图片:苏州寒山寺枫桥


1979年8月13日 星期一

一下船就下起了大雨,昨天先到的阿青、周季来接我们的船,我去了阿青的伯父家。伯父住在苏州城里,古街古巷木板楼,院子不大,还有一口古井,房子家具和人,都古香古色。

午饭后,和阿青去苏州留园,西园,遇小萄他们一行人,大家又是一夜未睡,又乏又困,真象一群流浪汉。

同去寒山寺,看张继笔下的寺院枫桥。关门前的寺院空空无人,宛如仙境…在这个色空世界里,人人都可以立地成佛?

这里还珍藏着岳飞,唐寅,曾国藩等人的手迹。


枫桥夜泊

唐代: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晚我住阿青伯父伯母家,阿姆善良温和雅致让我对江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照片:无锡-锡惠公园-天下第二泉


1979年8月14日 星期二

离开苏州不到一个小时,就到无锡。

天又无绝人之路,我们顺利住进无锡24中。

上午开始周游,锡惠公园看天下第二泉,龙光塔和寄畅园,再到梅园,从梅园乘公社摆渡到鼋头渚风景区。

周季回忆:“在无锡买了当地著名的水蜜桃,是用大笼屉一层层装着卖的,那滋味[色]!

去年无锡水蜜桃进京了,包装高大上,还是好吃,但是吃不出当年的满口香甜,汁水淋漓的滋味了!”

出门这么多天,第一次买水果🍑,😢。

照片:太湖


太湖是我国第三大淡水湖,举目远望,浩瀚无边…我们坐在游船上尽兴观湖光天色,看太湖的渔民划着木船,光着身子劳作。

太湖的波浪可猛烈了!他们还去游了泳。我一个人静坐湖边,遐想连篇。

雨中观景,看着雾色渐渐遮盖住远山,留下白茫茫,一望无际的汪洋。

宫四在一边安静地画着速写,只从表面看,我多么欣赏他的自由自在…

图片:张公洞和善卷洞


1979年8月15日 星期三

洞使人发生浓厚兴趣。张公洞洞外壳是一座海拔七十米的土山,谁能想到里边竟是那样奇妙的另一世界?

“洞外方一日,洞中已一年”,果真游历其中不到一小时,就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的温度。穿着裙子的我们,被寒风刺得直打冷颤…回到洞口,一缕阳光射进时,顿感又被烘得暖暖的。

钟乳石,也是第一次见,那些滴水穿石而成的动物造型的石像🗿,神工鬼斧,越看越逼真…

善卷洞中最难忘有趣的就是水洞乘船:小船🚣‍♀️驶入上是钟乳石顶,下是黑不见底的深潭的石洞,仿佛来到了神话传说里的水晶宫。舵手撑船居然把单桨撑在洞顶的巨石上!解说员幽默诙谐的语调平添神奇感。

多想在这个神话中停久一点啊…思忖着,“豁然开朗”四个大字就在眼前了…神儿未定,解说员就命令游人踏回尘世,恋恋不舍,来不及回味的奇妙,一下子就消失了…

图片:善卷洞

照片:无锡鼋头渚


1979年8月16日 星期四

台风,退掉游览票。

遇灾民要饭,北京生北京长的我,又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景…


无锡蠡园,蠡湖的景色与西湖相近。

再到鼋头渚,今天风很大,浪自然大,岸边岩石被浪不断冲刷,打湿每个人的裤脚。

我们照了“五女投江”的照片,不约而同想起了青春之歌里的林道静。


我一个人坐火车回到苏州,张翎小茉送我到无锡站。

离开大部队,我与阿青汇合,买好了明天到上海的火车票。

大部队一行人准备奔泰山。

照片:泰山四女图


大部队去了泰山…

泰山上,火力旺盛的男生们又打了一场架…

伙伴们说,这段非加不可。

周季回忆:

“半夜爬泰山,正坐在石阶上喘气,一伙巡山人,拿着手电乱晃,尤其对着女生晃个不停,我们几个当然有点儿生气,就说怎么往人眼睛上晃?对方怎么回答记不清了,反正很蛮横。

你来我往没几句,男生就要抄家伙,对方就拉起了枪栓,此时才发现对方有枪,长的,顿时腿软,但嘴不能软,男生依然京骂连连,对方嘴跟不上,气的把枪栓拉的哗啦啦响。

余小萄蹿了上去,我和张翎赶紧跟上,隔在中间,两边安抚。争执了约二三十分钟 ,最终还是硝烟散去,继续爬山。”

照片:小萄在泰山之巅


方方诗第一段

泰山观日出


昂首在苍劲的泰山极顶

面临沉落在天地之间的云障

眺过万顷坦荡的平川

期待着海中处女般的太阳…

照片:济南趵突泉


张翎、小萄、周季笑容灿烂


大部队完美句号,在天津起士林的狂欢聚餐中划上。(只顾吃,未拍照📷)

周季同学日记:

“几天前就拟定好的起士林计划。看到这群穿得又脏又破,背着大包小包,晒得黝黑的男男女女冲进如此体面的西餐厅,所有人都感到惊讶🙀!全体用探究的眼光看着我们,有人在笑,不知是笑我们土?还是笑我们愣?”

“十点进,下午两点才走。下楼时,人们停止了吃饭,一直目送我们。能取得这样的戏剧效果,男生们十分得意。一路上我们的狼狈常常引人注目,甚至招来围观,到今天算是登峰造极了!”

周季今天回忆说:

“很奇怪,居然没记录点了什么菜,只记得花了70元,几张桌子拼成长长的一溜儿,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盘子。香!此后吃过多少次西餐,从国内吃到国外,再也没有这么印象深刻的了。

回家跟家里人显摆,我姐夫听说花了70多元,大呼“太奢侈了!”

方方说:“还是吃过瘾!”

屠钢记得北京站下车时,每个人只有两毛钱,坐车回家…


图片:上海南京路


1979年8月17日 星期五-8月22日 星期三

上海五日

我和阿青,乘坐到上海的普客,来到传说中的大上海。

阿青的婶婶,痛快,真实,一见面就有亲切感,还有阿青的两个堂姐,印象都好。

没留下一张照片!因为没有相机😢


穷逛了南京路淮海路…为找一家商店腿都软了。居然没觉得这个驰名中外的花花世界多么繁华?除了在外滩见识了电影中的洋气之外,其它地方的好建筑并不是特别多…(现在想那时,欣赏不了建筑的美)

手头特别紧(也忘记了为什么我们没有留一点钱)大街上的上海冰激凌,只能看看,垂涎三尺。我和阿青都第一次感到,“舞台生涯”中卡菲罗的话的千真万确:

“生活需要一点钱!”。

周一,没钱就不敢再出门逛街,在家翻看杂志和文汇报…晚看“巴黎圣母院”。

周二,婶婶带我们去她工作的南京路工艺品服务部,看了两个画展…

幸亏能住阿青婶婶家,食宿不愁,每天吃婶婶给我们烧的地道美味的上海菜,还有红烧肉!


22号,我们离开上海回到北京,下火车时,手里仅剩两张公共汽车票钱…

第一次离开北京20多天,回家的感觉真好!

回到北京的我们,个个都被晒成黑炭,周季说:“我回到北京,回头率巨高,估计都以为是非洲难民…”

这趟旅行,留下了后遗症:大家在相当长时间里,不想听到“紫菜”二字…哈哈…


以青春的、疯狂的、无悔的第一次的旅行,致我们远去的大写的青春岁月!


记下我们一行人的名字,遥祝大家安好!

我,余小萄,张翎,周季平,唐青平,张小茉,方方,刘石,刘云帆,屠刚,后三位,只知小名,小海,宫四,小毛。

找到三位的大名了:徐海风,宫少先,陈志民。

(陈志民,小毛司令已经离开我们一年半,怀念天国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