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澎壁生辉

配乐:澎壁生辉

编缉:澎壁生辉

图片:网络分享

  瓦房店妇婴医院,年轻的宋营长,正在忙前忙后的,办理着入院手续。她的妻子颖儿,九月怀胎,即将临产。望着妻子高高隆起的腹部,宋杰别提多高兴。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的。此刻美丽的妻子,躺在床上,正在接受医生的检查。"一切正常,如果顺利的话,两个小家伙明天就会与你们两囗子见面了",大夫微笑着,慢慢的说道。宋杰与妻子相对一笑,那幸福的笑容,羡幕着众人的眼光。结婚四年了,小两口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聚少离多。每次探亲回家,总是匆匆来,又是匆匆的去。颖儿理解丈夫,作为军人,他的使命是保卫祖国,保护人民的安全。所以她会全心全意的支持丈夫的工作。


这次回来,是和指导员调换了休假时间,得以成行。想回来倍伴即将临产的妻子。他想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听听孩子们的第一声啼哭,与刚出世的孩子们打声招呼,想陪着一路走来的妻子,共同见证爱情的结晶。

医院的包间里,电视正在播报着新闻。今年最强的台风"路虎"已登陆瓦房店,受其影响,本市将迎来,有记录以来,最强势的降雨过程。就在此时,宋杰的电话,也随急响起。他起身,向走廊走去,他不想让妻子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指导员焦急的话气。″紧急情况,台风"路虎"已登陆本市,军分区命令所有在休假的军人,立刻返回军营,等待命令。你的事情属于特殊情况。要不我跟军区领导汇报一下,你看可以吗"?″不用了指导员,我保证按时归队"。宋杰不加思索,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轻轻的推开了门,想对妻子说明情况。妻子正看着他,眼角噙着的泪花,顺着睫毛轻轻落下。妻子在病房内,已经听到了走廊里,丈夫那洪亮有力的军人气势的回答声。他走过去,轻轻的把妻子搂在怀里。"记得,让大夫把孩子们的第一声啼哭录下来,还要把孩子们的手脚,在第一时间用印泥印记下来,我要回来见证他们的成长"。妻子点点头,她应允着。宋杰站起身,向妻子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转身离去。


正如天气预报预报的那样,倾盆大雨整整下了一个晚上,从没停息过。瓦房店市市区已变成了威尼斯水城,而农村的情况,更为糟糕。河水暴长,诸多河床已超过警界水位,随时都被撕破的危险,严重影响下游村民的生命安全。刻不容缓,情况危急。转移下游村民,成为重中之重。

宋杰带领一队战士,开着汽车,携带五个冲锋舟,冒着大雨,顶着狂风直奔某村而去。这个低洼的村庄,一百多户人家,身体力壮的年轻人,大部分出去打工了,只剩下留守的老人,妇女儿童。车坚难的行驶着,平时半个小时的车程,今天整整慢了一倍。他们把车,开到了一个相对至高的地方,脱下军装,穿上救生服,就立刻转移起群众。

  老弱病残者,由士兵们背着,有行动能力者,相互搀扶着,顶着狂风冒着暴雨,艰难的向山坡走去。刚到山坡,洪水就翻了脸,撕破了决提。瞬间村庄变成了汪洋大海,宋杰和群众的那个山坡,立刻也成为了孤岛。洪水无情,水位继续上涨,没有弱减之势。宋杰命令战士们驾驶冲锋舟立刻转移,向更为安全的地方挺进。来回数趟往返,只剩最后一拨人。宋杰望着脚下的山坡,已化为平地,洪水已没过了膝盖。时间不等人,他们急匆匆的上了冲锋舟,可宋杰发现超员了,重量也超过了吃水线,这样下去极不安全,会翻船的,群众的生命受到的威协更大。宋杰毅然跳下了小舟,向驾驶员挥了挥手,命令立刻开走,自己等下一趟再回去。说着,他用力打推了一下冲锋舟,小舟顺势而下,驶向了"惊涛骇浪"之中。宋杰因为用力过猛,不小心脚下一滑,一个趔趄突然倒下,立刻被洪水卷入其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岸边的群众,亲眼目睹着这一切。大声叫着,呼喊着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风累了,雨歇了。刚刚的面目狰狞,现在一切风平浪静。岸上的人,一个个低着头沉默不语。恰在这时,大家脱下的衣物当中,传来了一阵阵的铃声,是一首耳闻能熟的一首歌,《我是一个兵》。岸上的人相对而视,不该如何是好,他们知道是宋杰的手机响起。指导员按了接听键,电话那边传来了宋杰妻子兴奋的声音:"生了,生了,是龙凤胎,一双儿女,凑了个好字,男孩向你,女孩像我。你快听听,这是我们的孩子的第一声啼哭,太感动人了,我叫大夫刚刚录下的,喂,喂喂,你咋不说话呢,是信号不好吗"。听到此处,指导员迅速的把手机关了机,抱头痛哭,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岸上所有的人都哭了……


洪水渐渐的退了下去,岸上的人不相信,这个事实,人们沿路寻找着宋杰,期待着生命的奇迹,期许的团圆,尽在等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