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知道南斯拉夫是缘于一个人,他被我们伟大领袖称赞为骨头最硬的人。骨头硬是他敢于不听苏联老大哥的话,不象东欧那帮小兄弟唯大哥的眼色马头是瞻,这好比我们与修正主义头子的战斗有了援军。起码也是给对手一个釜底抽薪,这个人坚硬的性格如同他的名字,他叫铁托。全名:约瑟普·布罗兹·铁托。前南斯拉夫总统。由他,同时知道了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

  其实铁托最早是做为反面典型进入我们视野的,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之前,我们的导师多次公开批判过他,批他在南斯拉夫复辟了资本主义,是美帝国主义的应声虫。后来中苏关系恶化,导师回头一看,发现铁托原来是可以做同盟的,转而递出了橄榄枝,那铁托本就是个实用主义者,意识形态看的不那么重,就摒弃前嫌,双方重归于好。不过这个铁托老道一些,和所有人交往都不以伤害第三方为前提,在国际上奉行不结盟主义,这边和你眉来眼去,那厢照常和修正主义头子勃烈日涅夫互通款曲,在大国之间游刃有余,把一手好牌打的风声水起。不似有些政治家一边倒钻死胡同没有了周旋余地。

  在铁托的时代,是贝尔格莱德在国际舞台高光的时刻。做为世界不结盟运动的领袖,铁托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世界上享有崇高的威望。给南斯拉夫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自豪和自信。铁托一生战功卓著,带领游击队抗击纳粹,为民族解放立下不朽功绩。那个瓦尔特的化名至今仍被众多影迷牢记。他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南斯拉夫的灵魂。也正因此,以至在他死后出现了权力真空,为南斯拉夫最终解体埋下了伏笔。

  我是在铁托去世多年后才首次听到塞尔维亚这个名字。之后,这个名字便频频与战乱、种族冲突、各加盟国独立、人道灾难、北约轰炸联系在一起。其间,还发生了美军导弹袭击我大使馆的事件,处于漩涡中心的贝尔格莱德成了悲情中的城市,昔日的荣耀已成昨日黄花。随着黑山的最后独立,使塞尔维亚失去入海的通道,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内陆国。而科索沃事实上的独立更是在塞族人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铁托的逝去标志着一个时代的谢幕,南斯拉夫已是一个符号成了贝尔格莱德人历史的回忆。

  在去贝尔格莱徳的路上,我带着许多疑问,既然是民族冲突,为什么北约会一边倒地只轰炸南联盟的塞尔维亚?为什么我们韬光养晦的外交不选择中立?全面停火已经十几年过去,塞尔维亚是否已经抚平了伤疤?如今,他们的经济是否恢复了活力,那里人们的精神面貌又是一种怎样的状态?显然这些问题已超出一篇游记的范围,我只能随笔记一些碎枝末节。

  我们是早晨从罗马尼亚的边城克拉约瓦出发,驶往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的。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看到了一片湖水,道路也从平原逐渐变成了丘陵和山地,导游小宋告诉我们,我们已经来到了多瑙河,马上就要出境了,前面河上有座大坝,大坝中间就是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的分界线。我们看到的湖水是多瑙河拦坝后形成的,这座水电站归两国所共有,这里也是多瑙河中游和下游的分界。过了大坝,就是多瑙河的中部了。

  果然,过了大坝后,宽阔的河床突然收窄,两岸的山峰也变得险峻和峭立,小宋告诉我们,接下来的一段,将是多瑙河沿岸最美的风景,我们的大巴,将沿着多瑙河行驶近百公里。中途还将在河边一个小镇做短暂停留。车上游客便纷纷举起了手中的相机和手机,大巴穿行在河岸的山道,窗外变幻的景色颇有我国三峡的味道,河水可是比我们的江水清了许多。

  中午,我们在河岸一处小镇短暂停留时,我和几位伙伴走进当地一家餐馆,每人点了一条烤鱼,一杯啤酒,一碟沙拉,配着面包,享用了一顿快乐的午餐。那个烤鱼的味道确实是棒极了!虽然我们最后也没弄明白吃的到底是什么鱼,但我认为,这是顶棒的烤鱼,就连食量最小的孔女士也把鱼吃的光光,一个劲儿用苏南话直呼"蛮灵的,蛮灵的!"结帐时,每人仅合四十多元人民币,实在是太值啦!可也从侧面说明,这里的消费还很低,游客也很少,前些年国际社会的制裁伤了元气。经济正在慢慢恢复之中。

  烤鱼店热情友善的店主。

  去贝尔格莱德,铁托之墓是必看之地。这位出生于克罗地亚的政治家,执政南斯拉夫联邦期间,对塞尔维亚族并不偏爱,可还是把自己留在了塞尔维亚,留在了贝尔格莱德。直到今天,还有不少塞族人怀念他。我们去的那天,正巧赶上铁托的祭日,我两个月前去莫斯科红场也是赶上斯大林的祭日,真是难得的巧合。

  通往墓地的路上,不时可见一些老兵和民众自发前来悼念献花,在墓地附近,我们遇到了铁托元帅当年的贴身卫士,这位九十有二的老兵,依然精神矍铄

  铁托于1980年5月4日故去,距今已整四十个年头,四十年,已是一代半人的历程,如今,他生前的国家已是天翻地覆,他的传奇不可复制,他有过出生入死的艰苦卓绝,也有过帝王般荣耀的生活。他无悔人生,也无愧于自己。他一生酷爱火炬与勋章,酷爱雪茄和女人,他曾公开说过:与我的功劳相比,我所享受的这些是应该的。同时,他嘱咐自己子女不能享有这些。吩咐逝世后把所有财产交还国家。虽然没惠及子孙也避免连累他们,十分明智。仅这一点,就不知比那些窃国巨奸们的境界高出多少倍。

  铁托一生钟爱美酒与女人,在他墓地周围,有许多裸女雕塑陪伴。

  这是二战前铁托与希特勒的合影。

  这是当年铁托总统访华时,等待举行盛大欢迎仪式的学生。

   这是铁托元帅的葬礼,铁托身后极尽哀荣,全世界有127个国家和组织出席了他的葬礼。我国华国锋主席率代表团参加了他的葬礼。

  这几张照片拍于贝尔格莱德的卡莱梅格丹城堡,该城堡千年来历经数百次大小战事,最早由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所建,因多用白色石头又叫白色之城,当地发音即是"贝尔格莱德"。这也是贝尔格莱德的由来。该城堡位于多瑙河和萨瓦河的交汇之地,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这尊雕像是一位伟大的人物,一位伟大的科学巨匠。当年,就是他和爱因斯坦展开了交流电与直流电的争论,引起全球科学界举世瞩目。他一生发明无数,x光摄影,收音机,传真机,真空管等等都是他的发明。可惜他英年早逝,不然,不知又将给人类带来多少成果。他叫尼古拉·特斯拉。出生于克罗地亚的塞尔维亚人。

  在贝尔格莱德的城市广场,我们看见街头有许多横幅标语,横幅上还有密密麻麻的照片和人的姓名,直觉告诉我,这一定与早期那场民族冲突有关,虽然事件过去已经二十余载,塞尔维亚人的伤痛并未平复,我问懂外文的小谭写的什么内容,小谭看了一会儿,告诉我说的是和阿尔巴尼亚人的恩怨,其中有一句话是:塞尔维亚不会原谅!

  这应该是与科索沃有关的历史恩怨了,这是塞尔维亚族和阿族两个族群难以解开的结,情形有点类似中东的巴以冲突。科索沃最早是塞尔维亚人袓先繁衍之地,随着历史推移变迁,渐渐成了阿族人聚居之地,随着南斯拉夫的解体,阿族人趁势也要求独立,武力排斥科索沃的塞族行政人员,招致塞族政府军的讨伐从而大打出手引发人道灾难,国际社会调停各打五十大板,不许科索沃独立,立即解散武装,但允许其高度自治。这个结果双方都不同意,北约强行约束声明谁不遵守将受惩罚,最终阿族被迫签字,塞尔维亚拒签导致北约78天的大轰炸,吃了苦头不说还致使科索沃形成事实上的独立。都说巴尔干地区是欧洲的火药筒,这些问题的复杂性矛盾的不可调和性确是一个难题,谁后退一步都会是民族罪人,可谁都无法継续前进。好在现状已处在和平时期,塞尔维亚不能永远生活在伤痛之中,当初如果能以包容的心态接纳国际社会调停或许后果不致于如此严重,这一点像当年巴勒斯坦不接受联合国分治决议一样,导致今天建国都难的尴尬地位,既然已经回不到过去就先搁置争议好好发展自己。只要自己发展的更好社会民主生活富足未来也许可期,反之就永远是心中的一道伤疤了。

  贝尔格莱德城市街头还保留着这样的大楼,记录着当年北约轰炸的场景。

  这是当年塞尔维亚的战争动员宣传。

  这是贝尔格莱德的圣萨瓦大教堂。也是世界上体量最大的东正教教堂。

  最后这两张照片,是我国前驻南使馆遗址,遭导弹袭击的大楼已经拆除,纪念碑还是塞尔维亚人立的。这桩事件的因由,官方民间有多个版本,有双方的心照不宣,但在国家层面,无疑是个耻辱,在个人身上,是一个灾难。逝者已去往事不可追,只能反思原因杜绝灾难再次重复。再次以一首小诗做本篇游记的结尾。

  题前南联盟中国大使馆

一一这一段历史,相信国人都会知道。


这是一片流血的土地,

这是一段屈辱的回忆。


呼啸的导弹在这里炸响

伤却在一个民族的心里。


流血的历史向我们告诫,

什么是实力,什么叫国际公义?


流血的历史也使我们警醒,

没有和平环境,哪还有和平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