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昌龄,盛唐时代著名的边塞诗人,其诗以七言绝句见长,后人誉为“七绝圣手”。他的诗绪密而思清,尤以边塞诗最著,有“诗家天子王江宁”之誉。
我们熟悉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就是他的代表作,此诗被誉为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他用文字劈裂了时间和空间,在慷慨激昂的情绪中掷下对和平的渴望,悲壮雄浑,一气呵成。他还有一首《从军行》,亦如辛弃疾般“气吞万里如虎”!“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既然是天子,我便给他安排下“三宫六院”,这“中宫之主”谁合适呢?不是杜甫不是高适也不是“月既不解饮”、“玲珑望秋月”的李太白。
这“中宫之主”,算来算去,非孟浩然莫属。王维曾经给孟浩然画像,见过的人都说“襄阳之状,颀而长,峭而瘦,衣白袍,靴帽重戴,乘款段马”。
你看,又高又瘦,白衣飘飘,头巾上还要加一顶帽子,再骑一匹驽马,是飘飘欲仙,又落落寡合吧!
  能坐镇得了王昌龄的“东宫”,是不是因为孟夫子长得倾国倾城呢?那是说笑。能坐镇王龙标“中宫”的,一要看交情、二要看品行。
王昌龄因事获罪,谪赴岭南,幸遇大赦方得北归,顺道去襄阳看望老朋友孟浩然,而孟浩然患疽病,都快痊愈了,见王昌龄来访,异常高兴,以家乡绝美之品查头鳊来款待,将医生不得吃这等食物的嘱咐抛到九霄云外。“浪情宴谑,食鲜疾动”,孟浩然由于连续几天吃了这种鱼,加之两人纵情豪饮,引痈疽复发。
昌龄尚未到达长安,就听到了孟浩然的死讯。这就是所谓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读着孟浩然写给自己的送别诗:“洞庭去远近,枫叶早惊秋。岘首羊公爱,长沙贾谊愁”,王昌龄恨不得也随夫子去了才好。
王维得知这一讯息,也是热泪长流,作诗哭悼:“故人不可见,汉水日东流。借问襄阳老,江山空蔡州。”
性情孟浩然,这是真正的舍命陪主公。
说了“中宫”,咱们说“东宫”,李白第一次进京找路子,就跟王昌龄一起拼过酒,还向他赤裸裸地表白:“我愿执尔手,尔方达我情”。
公元739年,王昌龄被贬岭南遇赦返回长安途中,在岳阳楼与李白再遇,两个颠狂人,“携手日同行,醉眠秋共被”。临别之际,王昌龄写诗赠别李白:“摇曳巴陵洲渚分,清江传语便风闻。山长不见秋城色,日暮蒹葭空水云。”江流滚滚,青山巍巍,各自登上所乘之船各奔前程,离舟摇曳,一声声地珍重借风传闻也渐行渐远,今日一别,不知后会何期?
748年,王昌龄还是因“不护细行”缺点被贬,这次是龙标尉。龙标即今日湖南怀化的黔阳县。听闻此事,远在千里之外,刚刚脱离困境的李白叹息之余,马上写诗,鼓励王昌龄。这就是流传千古的《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东宫李白”要把自己的心情和明月一同寄给诗家天子,让它们伴随着王昌龄走到龙标。
  曾记得开元十二年,34岁的王昌龄参加科举考试没考上,便背起行囊一路向西穷游,出过边关,到过沙漠,钱花光了就回到长安郊外,在蓝田县石门谷找了个地方隐居起来用功复习。正好王维的别墅也在附近,两人经常互相串门,王维还特地写了首《蓝田山石门精舍》:“落日山水好,漾舟信归风。探奇不觉远,因以缘源穷······”,专门表扬王昌龄的品味,说他住的地方像桃花源。要知道王维这个人,才华和眼光都很高,交朋友挑剔得很,全民偶像李白他都不鸟,却对穷书生王昌龄欣赏有加。就凭王维与王昌龄这份友谊,王维当“入主西宫”。
和王昌龄有交集还有王之涣、高适、张九龄、岑参、李颀、裴迪、储光羲、常建等等,虽然他们品级不一,但按照和王昌龄的交集统归六院,诸爱妃不得争宠。
  开元二十八年,王昌龄被贬至江宁。岑参便为他写了《送王大昌龄至江宁》。“对酒寂不语,怅然悲送君,明时未得用,白首徒攻文。”前四句一个“悲”字表达对友人怀才不遇的同情以及不舍,而"潜虬且深蟠,黄鹄举未晚,惜君青云器,努力加餐饭。"则表达了希望友人勉励自己,相信他一定能被赏识然后青云直上。王昌龄面对“爱妃”努力加餐饭的殷殷嘱托。比他看得开,说道:我脾气直,也不在乎什么功名利禄,就这命吧,回了首《留别岑参兄弟》。岑参就是沿着他的足迹才唱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神奇,高适也是沿着他的足迹才发出“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万般祝愿。
旗亭画壁的故事说的是“一片冰心在玉壶”的王昌龄和他的两个“爱妃”王之涣、高适一同风雅的故事,当时王昌龄的诗歌流传程度比“黄河远上白云间”的王之涣,“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高适多了一倍。如果你不知道这个典故,可问度娘。
常言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人之间很容易互相鄙视。可诗家天子王昌龄却天生自带兼容属性,咸甜皆宜,无论是潇洒骄傲的李白,一心向佛的王维,还是质朴率直的孟浩然,都是他的“六宫粉黛”。
五代周文矩的画作《文苑图》,画的就是王昌龄琉璃堂雅集大宴宾客的场景,众“爱妃”在玉碗盛来琥珀光之间,一个个高歌豪饮醉得不知何处是他乡,此画目前在故宫博物院收藏。
诗家天子自带光芒的绚烂华章是征服大唐诗空武林秘籍,明代文坛领袖王世贞有云,“七言绝句,少伯与太白争胜毫厘,俱是神品。”少伯是王昌龄的字。在王世贞心中,王昌龄的七言绝句与李白在伯仲之间,都是神品。
明代文学家陆时雍说的更为透彻。他在《诗镜总论》中言道:“王昌龄多意而多用之,李太白寡意而寡用之。昌龄得之锤炼,太白出于自然,然而昌龄之意象深矣。”
陈学斌,江苏如皋人,全国三八书香顾问团顾问,橘州讲坛特邀学者,唐诗宋词研究专家,毛泽东思想文学院客座教授,著名作家,曾经在海、陆、空军各兵种服役25年,现供职于中共长沙市委。已出版《红色记忆》《心灯》两部长篇小说,发表评论、散文、诗歌等百余万字,获全国性文学大奖17次。搜索13755133397陈学斌原创散文或陈学斌教授传统文化讲座可看到作者许多近作和视频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