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不可待地登上库佛维尔岛,满山遍野的企鹅军团的气势让人震憾,也不得不从内心承认企鹅绝对是这片大陆的主人。


(雪原与海面上气势磅礴的企鹅军团。)


据资料介绍,南极的企鹅种类尽管不多,但数量相当可观。根据鸟类专家的长期观察与估算,南极地区大约有1.2亿只企鹅,占全球企鹅总数的87%,占南极地区海鸟总数的90%。其中数量最多的为阿德利企鹅,约5000万只;其次为帽带企鹅,约300万只;数量最少的是帝企鹅,只有约57万只……

也许,是经过了一个漫长的黑暗严冬感到分外寂寞,也许,是企鹅天生具有很强的好奇心,此时此刻,成千上万只企鹅象听到集合号似的都从远处的雪山脚下向我们摇摇晃晃地走来。然而 ,除了少部份停下脚步好奇地看看我们之外,绝多数则目不斜视、不慌不忙甚至有些傲慢似的经过我们身旁而去……在我的记忆当中,从未见过如此气势恢弘的动物群,密密麻麻地一直排到雪原的尽头,铺天盖地又摇摇晃晃地汇成一股慢慢挪动的洪流……

(浩浩荡荡的企鹅队伍,看不到尽头。)


在几处岩石裸露的高处,也有部份企鹅在求偶交配。坐在雪地上仔细观察一会,觉得颇有趣味。雄雌企鹅碰面时,通常都会伸长脖子先低头行礼,然后再抬头对视。如果“对上眼”则会伸出脖子再如此如此,有点像所谓的“交颈”。如雌企鹅不愿意即会扭身离开,此时往往雄企鹅会紧贴着后背跟上一阵,如果再无效果则怏怏而归……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请自重!俺已名花有主了。”)


(“别老缠着我,我害羞!”)


(“行不得也!哥哥。”)

(“到底哪个靠谱?真难死宝宝了。”)

在这里,第一次看到金图企鹅的雄性为争夺交配权而使用暴力。即一只雄企鹅紧贴着一只雌企鹅的后背执着地不肯放弃,最后在旁边冲出另一只雄企鹅张嘴啄它一顿才悻悻作罢……

还有不少企鹅此时栖息在海边,有的在清亮的海水中潜游,其骄健的身姿让人刮目;有的则是成群结队在水面上跳跃着,溅起一阵阵白色的水花……一只棕黄色的海豹不声不响地游弋于水中,在寻找机会捕食可口的猎物……

(情趣盎然的企鹅世界。)

(潜人水中准备觅食的海豹。)


此时不难看出,有些绅士模样的企鹅具有极强的好奇心。当我端着相机拍照时,一只金图企鹅从远处晃晃悠悠地走来,近得直到我的近焦镜头都无法拍摄。根据《南极条约》中任何人距离南极动物不得少于五米的规定,我只得缓缓退步。然而你退一步它就进一步,始终在好奇地盯着你,恨不得像是想讲上几句话似的。到最后,待我转身离开时,它还用嘴在雪地上啄了几下才慢慢离去……

(列队“齐步走!”)


(“向右转!”)


(“一二一!”)


当我们离岛乘冲锋舟返回游轮时,一大群企鹅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岸边。似乎还好奇地看不够我们,也好像在默默地道别……

(“欢迎各位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