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漫长的冬季,霸占去全年时间的三分之一。在千呼万唤之中,号称使者的春天,披着几分倒春寒气,步履蹒跚的缓缓走来。刚刚要调整一下呼吸,感受一会扑面而来的气息,春天的身影却又瞬间闪身,北方气候就是这样特立独行。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掠过疫情带来的伤痛,满载生命的春意,在寒风凛凛的季节深眠过后,总渴望有一场盛大的奔放能在世间展示,以最真诚的情感,以最优美的姿态,还原给世界一个真实的春暖花开。这个春天,如约而至的不只是花开,还有疫情过后平安的所有人。

  这个周末的清晨,窗外细雨朦胧,雨点敲打着窗沿,唤醒睡梦中的人们,也在提醒着当我们一觉醒来,时节已入初夏。

  进入5月,南方的热度已持续攀高,北方的春归还在凉风中酝酿着静等时令,伴随着疫情的反复,气温也随着上窜下跳。任何一个时节断然不会留住时光的脚步,即使花开与寒冷遭遇,春天的步伐也丝毫不会停滞。此时,春天已站在季节的路口,即将挥手告别。

  四季,通常遵循着它的交替法则,而这个春夏之交,在期待与别离这间,却留住了有关疫情的一切记忆和光影。

  时光荏苒,风景轮换。花开的季节,万物萌动,草长莺飞,心情也变得异常明朗。

  北方的花开,很讲究次序,当偏于角落的迎春花初展容颜,布满公园街巷的京桃、杏树、李子、梨树、山楂、杏梅、丁香,紧随其后竞相开放,唯恐误了时节。

  田间乡野,街头巷尾,处处花香四溢、明艳亮丽、淡雅清新,于是属于春天的色彩缤纷,携带着满目的绿意蔓延开来。 

  春意盎然的画卷,总是描绘着生命的隽永和辽远;时光的脚步,也总是把憧憬和向往装入行囊。

  一路前行,许多风景和人情伴随着花开不停的演绎,把过往中的每段故事串连成一条条时光隧道,让生活如同花开姿态各异,悲欢杂陈。

  探索大千世界,有时并不需要走很远,身边的一树花开,就能向你展现一段生命的时空,这是自然赠予生活的另一种意境。

  央视首部自然园艺类纪录片《花开中国》开篇语中的这句解说词颇有深义:“每一朵花都有值得倾听的故事。”

  与其说每一朵花的背后都有着她的不平凡,不如说我们在生活中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懂得过一朵花。

  花应节气开,风随花期来,自古都以花开花落代作节令时序。从山野到园林,从乡村到城市,花虽无言,却用美好连接起不同地域的文化和生活。于是,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了一个关于美的信仰。

  风雨不居,时节如流,光阴翻过四季的围墙,终于看清,路的远方还是远方,路的尽头却无尽头。

  流云过千山,众生皆过客,不管意气风发,还是平淡落寞,都终将被收罗在历史的尘埃中,没有人能在岁月的苍生里划出一道不灭的印记,亦如花开有意,也如花落无痕。

  透过花开的缝隙,阳光会让进入的每个角落洋溢温暖,如步入其间,瞬间会淹没此刻和从前,心中的旷达的愉悦由然而生。

  《百年孤独》中写到:“孤独原本是人生常态,生命中曾有过的所有绚烂,都将用寂寞偿还”。承载生命的山水长廊任由风雨敲打,但终究敌不过岁月的侵蚀,自然的裂开了一条缝隙,也漏下了许多往事,不忍舍弃,却又无法拾起。

  光阴的年轮,不会因谁而苍老,更不会因谁而缺席。生活需要热情洋溢,也需要宁静祥和。许多故事也终将伴随着岁月渐行渐远,不能把生活过成一种厌倦,在前行的路上,要学会适应和接纳每个季节的温度

  犹忆故山春色好,回文断句泣华年。时间赋予人们阅历的同时,沧桑也会随手附带,生存中我们总要放下一些,捡拾一些,这是生活的常态。与其感叹春光易逝,不如尽情欣赏生命花开的律动。

  周国平说:人世间的一切不平凡,最后都要回归平凡,都要用平凡生活来衡量其价值。把平凡生活真正过好,人生才是圆满.

  韵华不堪惊白首,嫣然一笑作春温。生命如同花开,从含苞待放到满目繁华,从花开千树到淡然飘下,让那些落于天地之间时光交错,犹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