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玉杰 男 笔名:书艺 、 宁静 。 退休。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爱好书法、文学。


老 伴

书艺/文


老夫老妻的另一半,

习惯称谓是老伴。

这是多么的朴实无华,

“土”得甚至太掉链。

客观存在早已证明:

就是这个称呼,

诠释了相濡以沬夫妻的全部内含。

不是吗?

从退休时划一道线,

同龄人各奔东西,

同事们很少相见,

儿女们早已飞出老巢,

孙辈们的个头警示着老人:

不需要再照顾于身边。

一对老鸳鸯不得不飞回自己的地盘,

重新启动相依为命的破船。

老伴,

脑中固存的是不怕吃苦麻烦,

内心摆上位置的是倾力奉献。

日复一日,

双方形影不离地在身边相伴,

紧绷着“关心、照顾”这根弦。

靠一把老骨头,

推墙、填沟、解难。

一方身上的零件坏了,

对方义务返顾地搀扶着前往医院;

一方吃饭没胃口,

对方就急不可待地烹饪佳肴美餐;

一方脸上愁云显现,

对方就使出浑身解数嘘寒问暖。

即使是日落而息,

还将药丸送到对方的嘴边,

梦中仍警惕着可能发生的病变。

能动时,

相互敦促比翼双飞锻炼,

还相伴旅游,

欣赏外面的艳阳天。

不能动时,

就守护在对方的床沿,

精心地服待、聊天,

有时还推着轮輢,

步履蹒跚地行走在大自然的天地之间。

老伴的两颗心是有波动效应的:

假如一颗心起了波澜,

另一颗心就会荡起一串串漪涟;

假如一颗心受了伤,

另一颗心就会被鲜血浸染。

老伴双方谁都明白:

飞禽断了一个翅膀,

就难以飞天,

即使行走也有重重困难。

为此,

双方都在为对方企盼:

一定要有硬朗的身板,

能拥有福寿双全。

即使死去,

都企求死在对方之前。

这是富有哲理的企盼:

为对方好,

也是为自己拨动算盘。


啊——老伴!

人老了,

是真真切切地离不开老伴!

假如一方是鱼,

另一方就是清水一潭;

假如一方是马,

另一方就是草原一片。

双方所起的作用,

都是无以伦比的,

谁也不能替换:

儿女有他们忙碌的事情,

亊业与孝道无法选择忠孝两全。

有大事了,

他们只是支根柱子,

紧锣密鼓地跑后跑前。

掏出囊中金钱,

安慰一二四三,

物质、精神集中支援。

忙一阵,

他们从爹妈家的圈又一跃跳进自家的圈。

烦锁事务还得靠自己的老伴。

孙辈们隔辈亲,

只是老对小而言。

等他们有能力了,

谁还稀罕这对脏兮兮的驴屎蛋!

如找个保母,

她们只是为了挣钱,

什么心里关爱,

都在与鬼相见。

她们所做的,

尽是披着虚伪外衣的表面。

如上敬老院,

人人都唉声气叹。

吃什么合口,

哪能一个个征求意见?

环境的压抑,

内心深处咋能喜欢?

左思右想、

顾后瞻前,

最称心、最享用的还是自己亲爱的老伴。

老伴能使老伴在火葬场排队的路上,

距离拉远;

老伴能陪老伴走在人生漫长的旅途上,

到达终点。

有了老伴,

能益寿延年,

经常看见对方绽放的笑脸;

没了老伴,

能折寿命减,

说不定臭在老巢也没人发现。

老伴的作用真大呀,

就是写上三天三夜也写不完!


老伴啊——亲爱的老伴!

彼此双方虽然没有血缘,

但——

双方给予对方的,

是心里流淌的比血还珍贵的温暧。

婚前,

双方虽然不是亲人,

婚后,

尤其是老了,

都饯行的是最亲亲人的人生观、价值观!


“未觉池塘春草梦,

阶前梧叶已秋声。”

时光即逝瞬间,

留给老伴的更是短暂。

想想吧——

很负责任地想想吧!

从感恩的角度,

要善待自己的老伴;

从幸福观的角度,

也要关爱自己的老伴;

从时间的角度,

更要珍惜自己收藏的、不久要离手的夜明珠一丸。

物质上,

即使条件有限,

也要倾其所有,

不让老伴感到半点遗憾;

精神上,

即使自己不爱浪漫,

也要变着法子,

让老伴笑出灿烂;

生活上,

即使性格粗难收敛,

也要学会无微不至,

让老伴感到幸福美滿;

身体上,

即使自已有点懒,

也要坚持带对方锻炼,

并苦口婆心相劝:

对病要阻源截流,

防患于未然。

总之,

要尽自己的力所能及,

即使步履蹒跚,

也要负责任地搀扶着老伴,

把美好的一生走完。

平时呀,

不该花的钱还要节俭,

再多攒点,

若一方撒手人寰,

要把老房、老底给对方齐全。

让这只老了的孤雁,

在剩下不多的日子里,

带着涓涓流血的心田,

活得有些底气、

有些尊严。

待日落西山时,

双方还住在一个房间。

在另一个世界里,

仍做相依为命的老伴,

做真真切切的相依为命的老伴……




作者作于2020年5月18日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