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里的故乡人


一个人活到三十岁,假如还没有一个由知心朋友构成的稳定的交际圈,那么他的一辈子也就太可悲了。不知道这是谁说的凡人名言,我却从心底认同它。


离家越远,离开的越久,我越是感到故乡的可亲可近,越是怀念朋友们的深深挚情,


我的故乡地处平坦少山的松嫩平原,因其天地辽阔,所以人情豁达。但因经济相对落后,在南方人看来,它只是个风沙遍地,雪期和冬季相对漫长的穷乡僻壤。这里的季节变换分明,冬夏温差极大,昼短夜长和冰天雪地再加上人口流动性很小,使这里的人们更爱围炉豪饮,人与人之间很容易在酒与火的温暖中沟通。


加上自己三十几年来土生土长过程中时光的沉淀,故乡赐给了众多的挚友。在故乡的生活,总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悠然。朋友之间相识于江湖,离别又暂时地相忘于江湖,又不期而重逢于清澈的江湖。若不是我愿意自寻烦恼,向内心和思想的深处去开掘哲学化的人生理念,在故乡的生活,几乎从来品尝不到什么是寂寞和孤独。


每个朋友的身后都有不同的故事,每个朋友的相识都有相见恨晚的机缘。有孩提时代的莫逆之交,有小学到大学的同学,有工作中渐处渐近的同事,有一见如故的客人,有惺惺相惜的红颜知己,有忘年交的隔代人。还有众多朋友的朋友。


想钓鱼了,找老渔民老张。想唱歌了,找情歌圣手涛哥。想打牌了,找麻坛高手伟哥。想畅游网络了,找电脑通崔工。想吃烤肉了,找喜欢韩国风味的老马。想喝烈酒了,找最爱古井贡酒的效谊。想吃活鱼了,找最熟悉全城活鱼馆分布的老沈。想回忆往事了,找从小一起长大的花哥。想吟诗做赋了,找小有文采的黑老李。还想什么呢,凡是能想的到的,几乎都能找得到陪你一同分享的人。用不着谈什么AA制,该花钱的时候几乎没人退后并计较得失。在故乡,我不是神仙,却活得洒脱如神仙。在故乡,我没什么官位,但朋友却能给我很崇高的地位.


假如不是分别来临,我将永远身在和谐的朋友圈子里,神仙似的悠然地生活.如若不是分别之后,我也无暇静静地梳理那一幕幕仿佛就在昨天又似乎恍若隔世的欢聚场面。


零四年的七月,我离开故乡到南方择业,火车启动时,我早已是眼中泪共窗外雨了。我载着朋友的祝福和期望启程了。肚子里是来不及代谢掉的临行前更尽的一杯杯告别的酒,行囊里满载着他们送给我的寄寓着不同寓意的礼物。


五个女同事,送我一束五色的鲜花,在卡片上写着五彩缤纷的祝福。老同学送上香烟让我在烦恼时候抽上几口。涛哥送个剃须刀,叫我经常剃尽烦恼。老渔民送我一条精美的腰带,让我在江南女子面前一定要把自己的腰带扎牢。花哥送我一双金猴皮鞋,祝我早日走上金光大道。老赵送我一对钢笔,祝我妙笔生花。两个徒弟送我一副蒙特布莱斯眼镜,让我戴上它,左眼看山,右眼看水,两只眼睛合起来看人。效谊送我一瓶茅台酒,让我到了南方有了要好的哥们,觉得值得打开喝的时候告诉他一声,让他在遥远的北方也闻一闻其实闻不到的酒香。朋友们独特的表达让我忽然发现,他们原来都是生活中睿智的诗人,浪漫深情又极富品位,这品位至今让我仍然回味无穷。


世人都说江南好,忆江南,最忆是杭州。杭州的确是个让人惊羡的天堂,不然南宋王朝也不会在此偏安一隅乐不思蜀。而秀丽的风景,丰腴的物产,美丽的传说,虽说也让我折服和感叹江南的魅力,但我却感觉自己生活在一片感情的荒漠里.于是,我越发不能停止怀念,怀念故乡的朋友,怀念北方小城中朋友们相携共度的每一个瞬间。


我也尝试着去深交江南的朋友,但总感觉到他们骨子里的冷漠和淡然。江南是水做的江南,因其众多河流和水系的通达,而更具流动的水性,江南的女人们因水而多了一些温柔和妩媚,江南的男人们却因水而多了一些阴柔和冰冷。在他们的眼里,频繁流动的人,今天在此地的人生驿站中相逢,明天可能就要形同陌路,所以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是淡淡的,浅浅的,浅淡的似乎永远隔着一层假面,隔着一条斤斤计较,辎铢必究的经济利益鸿沟。


就连一同饮尽那瓶茅台的我江南朋友,也只是给我不温不火的感觉,但他比起那些让你有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感觉的——江南人中的精品和极至品来,已经是一个在天上一群在地下了。


共饮茅台的朋友走了,我依然珍藏着他送留我的教堂音乐,有时候,我会躺在床上,听着悠扬,空灵,高亢,嘹亮,清脆,纯净,醇厚,深邃,神秘,跌宕,升腾,空旷,辽远,在渐远渐近中,极富穿透力的,引领你心灵飞升于想象中教堂斑斓穹顶之外的,太空之上的,美仑美奂的梵音绝响。想起他,想起彼此初识时候许多良好的愿望,想起后来依然难免那么多的尴尬和误解。平淡的开始,精心地培育,无花亦无果的结局。这就是江南留给我的无奈,感伤和空寂。除此,那些小女人似的,自己以为精明透顶,精于算计每一个铜板,却淡漠于人情的,远远不及江南女人的小男人们,我已经厌倦再去做任何的接触了,


而今,我常常回到旧友旧情的壳里,一个人沉湎于对过去的回忆了,回忆让我重温昔日的幸福和感动,也让我常常禁不住潸然泪下。听老朋友们经常打来的电话,看老朋友们经常发来的短信,既是孤独中的慰籍又是凸现孤独感并开启泪泉的触点。


故乡,故乡的亲人们和朋友们,在异乡漂泊的我只能用这首自己在孤寂中苦吟的《长相思》来遥寄我对你们的思念了。


风也凉,雨也凉,北望家园泪满裳,乡愁如水长。


眉已霜,鬓已霜,异域飘蓬路渺茫,归鸿鸣断肠。


故乡,故乡的亲人和朋友们,在异乡漂泊的我只能唱着这首《驿动的心》来思念你们了。


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撕开后展开旅程,投入另外一个陌生,这样飘荡多少天,这样孤独多少年,终点又变成起点,到现在才发觉,经过的事我早已忘记,遇过的人已随风而去,驿动的心已渐渐平息,疲惫的我是否有缘,和你相依。


我等待着终点又回到起点的那一天,等待着疲惫中和你们相依再叙前缘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