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春节以来,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家人第一次在城里的家中聚餐,心中是满满的幸福感。


幸福原来如此简单。一家人有机会吃上一顿团圆饭,就是一种最平常最简单的幸福。2020年注定不平凡,前些日子回到城里的家,阳台上已杂草丛生,满目荒芜,经老爷子简单打理,补种上一些辣椒苗、豇豆苗什么的,不到十多天工夫,阳台上已是一片生机,又恢复了往日热闹的景象。


岳母年岁已高,烧煮有些力不从心,为了家人这餐饭,大姐阿丽没少费心思,大清早就去菜市场采购午餐的食材,还特地买了妻子、孩子们爱吃的小龙虾和白斩鸡。别小瞧一桌饭菜,打理起来可不容易,挑拣、洗净、剁切、配菜、烹炸煎煮,需要忙上好一阵子。好在大姐厨艺精湛、手脚麻利,不到上午11点,八九个菜就忙好了。


我只是帮大姐当当下手,把一盘盘菜端到餐桌上,像欣赏一件件艺术品,不时地拍照以写作配图所需。瞧着满桌子的菜香,红通通的麻辣小龙虾,黄灿灿的新鲜白斩鸡,白嫩嫩的油焖水茭白,还有茄子炒辣椒丝、西红柿酸菜鱼等,色香味俱佳,看着都挺诱人。


满屋子飘散着久违的烟火味,有一种别样的感动,要不是受疫情影响,我们一大家人经常会到饭店或家中小聚,享受难得的欢乐时光。这一切,在疫情期间让团聚吃个饭都成了一种奢望,如今聚在一起更觉难得和开心。


当下,正是枇杷成熟的季节,在我家的阳台边就有一棵数米高的枇杷树,还是多年前自然从土里冒出来,经老爷子亲手培植护理,枇杷树长得枝繁叶茂,今年挂果又特别多,站在二楼阳台围栏处便能随手采摘。我顺势采摘了一些洗净,供家人品尝以饱口福,枇杷尽管个头不大,但吃起来特别香甜。据老爷子讲,这是白沙枇杷,属优良品种。


城里有了烟火味的家充满了欢声笑语,就连缺少主人经常陪伴的小黑狗,看得出也非常的开心,在阳台和客厅间蹦来跳去,不时地在地板上打几个滚,以博得主人的欢心。这些日子可苦了小黑狗,好在一切都在恢复正常,小黑狗的好日子又来了。


阳台上那些快要死掉的花草,近些日子又神奇般地复苏了,长出了新的嫩芽,焕发出了新的光彩。回归的烟火味,让家人感受到了平常小日子的幸福,遥望故乡的方向,我的思绪一下子飘向了远方,儿时记忆中的那个小村庄,草屋烟囱升腾起的袅袅炊烟,满村庄弥漫的饭菜香……那场景真的很美!


儿时,常听父母说,再大的房子也要有人住,有人住的房子就会有人气,有了人气才会有烟火味。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好多年轻人喜欢叫外卖,不喜欢在家里做饭,觉得油烟大又麻烦,吃完饭还要洗碗刷锅。殊不知没有了"烟火味"的家,充其量只是一个栖息的旅馆。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每当听到《又见炊烟》这首经典老歌时,并会平添几分思乡的愁绪,远方的故乡、故乡的村庄、村庄的炊烟,留下了儿时几多欢笑、几多泪水、几多故事。


最让游子忘不了的永远是故乡的烟火味。随着年龄的增长,往事越加清晰,思乡的情愫也越加浓郁。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集中规划建设的故乡,也许有朝一日会让在外漂泊的游子找不到回家的路。我梦中的那个故乡哟!却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牵挂和最美的回忆。


2020年5月17日吉山南路。



作/者/简/介


江浙一兵,出生于江苏扬州的宝应人,现定居于浙江湖州。平时喜欢读书写作,公开发表散文随笔、评论杂文等数百篇。写作纯属个人爱好,我心我书,记录生活、感悟生活是为了珍藏一份美好的回忆。


我写作我快乐

  编辑:江浙一兵 ‖ 文字:江浙一兵

……………………………………………

温馨提示:原创图文,版权所有,请您转载时标明作者姓名和文章出处。

未经允许严禁撰改己用、严禁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