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

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片正当娇艳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