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曾说过: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不可直视,一种是太阳,一种是人性。所谓的成熟,其实只是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变得不那么尖锐,学会伪装自己,学会察言观色,学会阿谀奉承...... 而叔本华却说,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夭亡。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而当今社会这个大熔炉里,纯真在人们眼里则成了蠢的代名词。

白岩松曾回应,当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把欲望当作理想, 把世故当作成熟, 把麻木当作深沉,把怯懦当作稳健,把油嘴滑舌当作智慧,那只能说这个社会的底线已经被击穿,所以你们没有资格说我的勇敢是莽撞,执着是偏激,求真是无知,激情是幼稚。当那些兜售社会经验的油子们,向我的梦想投来轻蔑一笑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还你一句,傻逼!

在不同的场合,我们需要有自己的判断,何时发挥自由个性,何时做本真的自我,这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成熟。毕竟活着,并不是为了取悦这个世界,而是用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来取悦自己。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所以把握一个度很重要,想太多,也累。洞明之后就走向了简单,这是所谓的看透和成熟。真正爱生活的人是:"看清生活真相后,仍然爱生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