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芳菲尽,岭上独开映山红。

当还在流连春天美好时光、觉意正浓的时候,来自大巴山南麓光雾山岭上的缕缕幽香早已在人间弥散开来。

夏看杜鹃花烂漫,更待红叶霜满天。

来到光雾仙山,怎么能少了最磅薄的云海和最浪漫的日出。

到香炉山顶,霞光万丈阳光洒在群山之上,近处的杜鹃和远处的云海、雄峰构成了一幅极为壮观的画面,令人恍若置身于仙境之中。

在云蒸霞蔚的晨曦,亦或是在陡峭难攀的崖壁,那朵朵杜鹃蓓蕾,迎风曳曳,在五月里与月光和星光对语,与大地同歌。

杜鹃花开时,云雾和绚丽多彩的花丛,构成光雾山特有的云中花景:花在云中开,雾在花间飘,一时一景全无雷同之处。

也许杜鹃花不及莲花的清雅、樱花的耀眼、牡丹的雍容,梅花的傲骨,也不受大众的追捧。但她生于山野,死于山野,却能将自己微弱的生命演绎到极致。

在神奇地大自然面前,人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只能膜拜了。 

伫立山脊,一脚分界蜀汉。

腾跃出大地的海拔,向北方,旷远辽阔,挑起黄河大漠,向南方,峰峰如火,挑起长江泽国。

可能是传说,仙人在这里撩舞青烟。经不住香炉的诱惑,云雾沉沦脚下,象是万年前已有的安排。在这里跟自己相逢,守着永恒的自在与宁静。

炉在何处,香在何处?长天大庙,云阔天空,浩然之气,拜在天地间。

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

香炉山的高山杜鹃枝干苍劲盘桓,多年受风雨历练,常年屹立在悬崖峭壁上。

红花怒放,绿叶苍翠,蓬勃的生命力傲视群山。雾气升腾,花海和云海点缀于群峰之间,令人心醉神迷。

人间五月天,杜鹃花染红巅崖间。光雾山是一首没有文字的诗,光雾山是一副不需要装裱的画。你若心动,她便盛开。

花落有期,生命有限。亲眼目睹了花开的惊艳,也满足的转身离去。而身后的杜鹃花便将整个花容托付给了那交织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