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清河【原创】

高蕊

&#xD; </h3></br>&#xD; &#xD; <h3><b>家乡的清河(散文) </b></h3></br><h3><b> 作者: 高蕊</b></h3></br><h3><b> 图片:网络</b></h3></br><h3><b>灵秀的山川总该有活泛的河水依偎相傍,你滋润着我,我映衬着你,才能将山青水秀诠释得恰到好处。我的家乡小兴安岭就是如此,那里抬眼望去四周都是山,层峦叠嶂将我们围得严严实实。</b></h3></br><h3><b>而离不开山的水哗啦啦地蜿蜒流淌,时而幻化成一条小溪,时而汇聚成一条宽阔的河流,在山峰之间、道路两侧迂回流转,始终对大山不离不弃。夏天天气暖和起来,河水不再刺骨的冰凉,我们这些孩子就该冲出家门,成群结伙的往河边赶去了。</b></h3></br><h3><b>成行之前,捞鱼的工具一定是要从家里带齐全的,你找来两个空瓶子,他带上家里的洗脸盆,此时若是谁家能找出来简易的渔网,那就是奉为上品的工具了,已经预告了我们会收获颇丰。那时天空湛蓝,阳光毫无遮掩地投在河面上,分外地耀眼。</b></h3></br><h3><b>银光闪闪的河面把太阳的热情、明朗不知放大了多少倍折射回人的眼里、心里。我们的嬉笑声仿佛也成了悦耳的音符,在河面上来来回回跳跃碰撞,此起彼伏。</b></h3></br><h3><b>河水唱着火热的歌,对我们的打扰、嬉闹,永远只匆匆一瞥,就激情澎湃地去远方追寻它的梦想,坚持不懈并乐此不疲。 </b></h3></br>&#xD; &#xD; &#xD; &#xD; &#xD; &#xD; &#xD; <h3>

&#xD; </h3></br>&#xD; &#xD; <h3><b>山里的河水是真清啊!清得能让你把河底一览无遗,河砂、石头都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鱼儿们也知道自己在这样的河水里讨生活有多艰难吧。所以多半都是隐匿在石头下,这就得让我们费力地去用脚一块块石头打探去。石头下受惊的鱼儿,慌里慌张忽然窜出去,再惊恐地找一块石头躲进去。</b></h3></br><h3><b>惊喜的孩子们,会屏住呼吸,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往它的新藏身之处靠近。终于近了,手里的工具可不敢含糊,左右衡量,找个最佳投放地。放妥当了,弯下腰去,慢慢把那块石头掀起。被追捕得胆颤心惊的鱼儿,此时会萌萌得慌不择路,直接一头撞进盆里、网里。</b></h3></br><h3><b>很快我们就有了不错的收获,大头呆萌的“老头鱼儿”,惊慌失措的“柳根儿”愤愤不平拼命在瓶底扭动的泥鳅,都成了我们的战利品。被囚在透明的水瓶里,奔突回旋找寻逃生的出口,却终究无果。</b></h3></br>&#xD; &#xD; &#xD; &#xD; &#xD; &#xD; &#xD; <h3>

&#xD; </h3></br>&#xD; &#xD; <h3><b>年幼的孩子是不会在乎鱼儿们的绝望,只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继续贪心捕捉。欢乐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太阳西沉,天边的云彩显露出霞光万丈的暖色,该是我们回家的时候了。</b></h3></br><h3><b>有些倦意的孩子们回到岸上,坐在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硕大花岗岩石上,将自己的鞋子和脚丫晒干。这个时候我很爱看岸边那一群洗衣服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们。看她们玲珑的身段裹着鲜艳的衣服,双手利落地搓洗衣服。嘴里也不闲着,叽叽喳喳、嘻嘻哈哈说的都是东家长李家短的闲话。有时能讲得如同评书大鼓一样绘声绘色,让人听得入迷;有时又能如单口相声或群口相声惹得河里岸上的人都捧腹大笑。</b></h3></br><h3><b>岸上低矮的灌木丛中,晾晒的五颜六色的衣服也似乎感染了欢乐气氛,像一面面彩旗欢快地迎风招展。</b></h3></br>&#xD; &#xD; &#xD; &#xD; &#xD; &#xD; &#xD; <h3>

&#xD; </h3></br>&#xD; &#xD; <h3><b>秋季我们会在河流周边的山上自由穿梭,站在高高的峭壁上一次又一次向下俯瞰。低处的河水成了一条闪闪发光的漂亮丝带,把山村、五色的山川紧紧系在一起,而它骄傲地在它们的怀里欢腾跳跃。</b></h3></br><h3><b>冬天,冰天雪地里河水被冰封得结结实实。我们又兴奋地回到了它的身边,穿上自制的简易冰鞋,支起灵巧的小爬犁,在镜面一样的冰河上享受风驰电掣的感觉,再次恣意抛洒童年的欢乐。</b></h3></br><h3><b>这样的欢乐时光一直可以延续到初春冰雪消融。春天的脚步近了,感知到春意的冰面开始一点点融化。酥脆的冰排“咔嚓咔嚓”迫不及待地从大面积的冰面上剥离开来,零零碎碎、大小不等顺着河水翻滚而下。我们就又该躲开河流了,我们都知道万一冰面破裂,跌到水深处是很危险的事。</b></h3></br>&#xD; &#xD; &#xD; &#xD; &#xD; &#xD; &#xD; <h3>

&#xD; </h3></br>&#xD; &#xD; <h3><b>那年初春,胆大包天的弟弟和他的小伙伴没有听从大人的告诫,还是在距岸边不远的河面上逗留、打闹。意外猝不及防来临,弟弟听到脚下的冰发出断裂的“咔嚓”声,本能地向岸上蹿去。三人刚刚还站立的冰面已完全裂开四散成碎片,汹涌的河水涌来凶神恶煞地就要把落下水的两个小伙伴拖走。</b></h3></br><h3><b>弟弟急了,伸手去抓在河水中挣扎的小伙伴,可他只来得及抓住离他近一点的小伙伴。另一个更小一点的伙伴,已经被河水冲出了很远。更让人害怕的是眼见着那个孩子被冲到成片的冰排下去没了踪迹,岸上的两个吓坏了的孩子只能拼命地向下游奔跑。</b></h3></br><h3><b>弟弟跑到冰排的下游,焦急地看着河面,他不知道那个孩子还会不会被冲出来,心里害怕极了。时间艰难地一秒一秒过去,终于那个小伙伴从冰排里冲了下来,冒出了水面。此时的小孩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不再有任何挣扎呼救。弟弟什么也顾不得了,他冲下河水,奋力向小伙伴跑去,刺骨的河水怎么冰着他的身体,他完全感觉不到。</b></h3></br><h3><b>他奋力跑到孩子身边,一手抓到了孩子的衣服,只一个劲儿地往岸上拉。小孩子终于被救上来,却已经没了呼吸,脸色煞白,两个孩子此刻更是慌了神。想起书本上、电视上看来的急救方法,轮番上阵对着孩子又是人工呼吸,又是心脏复苏。一番折腾后,只听小孩子“妈呀!”一声有了动静,吐了几口水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弟弟说那一刻他悬着的心才放下了,混身湿透的他才开始觉得冷。后来弟弟因救了两个孩子,受到市里省里很多的嘉奖。</b></h3></br><h3><b>时光流转,岁月变迁,曾经守着大山、河流长大的孩子似乎都离开了老家。家乡的青山绿水,给了山里孩子们最厚重的生命底蕴。我们也像家乡的一株蒲公英、苍耳那样的植物,借助一阵风,或搭个顺风车,离开生我们养我们的地方,到一个新的环境,安家落户,独立成长。可心里对那片熟悉的故土的牵挂,却从来没有放下,我们始终知道我们的根在哪里。亦或是又如同一条小溪流,揣着好奇,愣头愣脑一头撞进江河。虽已离开那个源头,可还保留着家乡给予我们朴素、善良的品行。清澈见底得让人一眼就可辨认出我们的源头在哪里。</b></h3></br>&#xD; &#xD; &#xD; &#xD; &#xD; &#xD; &#xD; <h3>

&#xD; </h3></br>&#xD; &#xD; <h3><b>作者简介:高蕊,绥化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乡村》杂志认证签约作家,并任《中乡美》散文审阅编辑。《青年文学家杂志》湖南怀化分社副主席。代表作长篇小说《有爱就是好时光》,《谁许流年不言殇》。并有多篇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发表于各类书刊与报纸。短篇小说《桂姨》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和我的祖国”“文润黑土地 放歌新北林”征文活动中荣获一等奖。</b></h3></br>&#xD; &#xD; <h3>特别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h3></br> &#xD; <h3>作品已不存在或设为私密</h3></br>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