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中......

【愉悦生活·段炼身体】2015.9.2

初秋,高温退去。

晨4:30醒来起床,推窗观望:经一天一夜的,淅沥不断的小雨洗礼,院中枣树青翠欲滴,花生壳大小的青枣玲珑剔透,像玛瑙.似玉珠,一缕缕.一串串,着实惹人喜爱。

我第一次穿上了,今年入夏以后,初秋以来的长衫,下得楼来,扭过车把,蹬车扬长而去。

天还早,路上行人少,我沿着七里海大道飞奔。车轮沙沙响,耳边风声起。薄雾迎面来,空气沁肺腑。雨后的天,雨后的地,雨后的花草,惹人醉。我完全成了大自然的俘虏。

我的自行车还在骑行。

转眼,预定单程任务完成,打转车把返航。路上车辆见多,我的骑行速度放慢。返程至南涧大桥,正寻思从哪条路回家时,只听轮胎“噗”地一声,车子不听使唤。我急忙跳下,手捏轮胎。啊,悲剧第四次重演——扎胎!离家还有10公里呀,我的心情如火燎蜂房。不愧是军人出身的老同志,瞬间恢复了情绪,改骑行为推行。按照预定设想,就近进村找人修理。

顺着公路南侧便道一路推行,边走边看,赏树·赏草·赏花。雨后的花草树木,没有因为我的轮胎被扎而闹情绪,它们依然高昂着头·摇摆着枝·舒展着叶·怒放着花,抚平着我的心绪。走着走着,花草中冒出一簇嫩绿的·水灵灵的马齿菜(死不了,野菜),这可是我的最爱,有口福之人不用忙,得来全不费工夫。采得野菜,继续推车前行。

来到小尹村口,几位村民正在等车,我推车过去询问村里是否有人修车?回答说:“ 原来是有修车子的,不过现在当村主任了,不知道还干不干?你去村里问问。”我纳闷儿,修车子的当村主任?一头雾水。来到街心,忙问一大姐,大姐说:西头白房子那家卖电动车的会修”。谢过大姐,来到“白房子”, 未等我开口,屋里出来一少妇,35-6岁,忙说:“您来了”。我问:“车胎扎了,能修吗”?回答:“别的地方坏了,不会修,专会补胎。”谢天谢地,这还是收治我车子的“专科”,心中暗喜。女师傅递我马扎坐下,车子有救了,心绪平静了,点支烟与女师傅聊天。得知女师傅娘家在北胡,嫁到小尹,我的老家在薄后,都是十里乡亲的,话自然也就多了起来。当她得知我当过兵,放下手中活计,看了我几眼,自豪的说:“您当过兵?我爸也当过兵”。我忙问:“你爸叫什么名字”?“王连良”,女师傅回答说。我说:“那我就不叫你师傅了,叫闺女,我和你爸是战友”。闺女喜出望外:“应该,应该”。闺女手中的活计依然麻利,客气增加了几分。转眼车子修好了,我要付钱。闺女说啥不收,我非给不可,闺女拗不过我,说:“您要是有零钱就留两元”,我拿出十元,塞给闺女,闺女要找零,推来推去。我蹬车就跑,“下次车胎扎了我还来,再修不给钱”。走了好远:“您慢点”,闺女喊道。

太阳已升高,车子已修好,我又飞奔在宽敞的七里海大道。

我的自行车,还在骑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