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我江西伯爷爷的三个女儿拿着他父亲写的《阀阅无疆》从江西各地来到平江寻亲,那时我父亲、母亲都健在,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刚从学校毕业,已分配到乡下工作,父亲到公社(现乡政府)打电话到我单位,通知我从没有见过面的江西姑妈回来平江寻亲来了。我连忙请假回家,陪着父亲、姑妈到以前的老屋、祖坟、伯爷爷小时读过书的天岳书院走走看看,听父亲讲李家的过往,讲伯爷爷为人做事。当时姑妈把这个《阀阅无疆》影印件交给父亲留作纪念。父亲一直珍藏着,直到他临终前的二天才把这个交给我,并对我说:“值伢子,以后有机会到了江西,你带着这个去看看你的姑妈们。”

伯爷爷少小离家,解放前在江西万载县政府任职,为人正直,一生清廉,对家人及 乡邻也都是关心挂念,因为我听过一些父辈与伯爷爷接触过的人讲 ,伯爷爷只要是家乡人去了他那里,除了供他们吃住,然后还在给他们回家的路费。但是自解放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故土。我想可能在那个讲出身成分的时代,伯爷爷不回家是为了减少给家人带来的麻烦。只好强忍着对家乡的思念,把思乡写进纸里,研入墨里。

今年的五一节,因一好友从上海开车回平探亲,他说他计划5月2日返沪,5月2日我同学儿子结婚,我答应中午去邦忙登礼,我看到时间正好碰上,加之他又是一个人开车返沪,于是我说能不能5月2日下午走,我想到坐他的顺风车到上饶看看我的式姑(我伯爷爷的大女儿),我好友很高兴,他说如果我真的去,他就在县城等我半天,等我邦完忙吃了午饭就出去。这样真的太好了,5月1日晚为了去见式姑,我特意跑到平江田良君特产店, 购了一些很有家乡味的产品,一袋红茴片,一袋长寿酱干,一瓶火焙鱼,带去平江家乡的味道。

5月2日下午一点,我们从平江出发,走浏阳,上粟,萍乡,宜春、抚州,鹰潭,晚上8点多到达上饶,式姑就是《阀阅无疆》上的李式梅,生于民国二十三年,也就是公元1934年,今年也86岁了,加之我以前与他通电话得知他因为生病,行动不是很方便。我不想给式姑太多的压力,到了上饶我没有给他打电话,我要好友导航到上饶市林业局附近,因为我记得式梅姑姑退休前是在上饶市林业局工作。我就在高德地图找到上饶林业局旁边处找了一间小宾馆住下,计划第二天再去找去慢慢找式姑。

在樟树服务区稍作休息,才知樟树就是当年临江古府所在地,临江自唐朝武德八年建镇已有1370多年历史,历史上曾为军、路、府署所在地,明朝被列入全国33大工商课税重镇,鼎盛时期“一府辖四县”、“城内三万户,城外八千烟”,为“舟车孔道,四达之地”。作为江西省第二批历史文化名镇,下次有机会再来特意拜望

这是途经抚州加加油时,在加油站拍的。说实在话,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一点都没有错,我到了抚州,才知抚州这座城是一个有梦有戏的地方,这里孕育了王安石,汤显祖,曾巩等文化名人。

5月3日上午,我早早起床,计划吃好早餐之后,再与式姑联系,在住所周边慢慢的边走边看,远远看到上饶市图书馆,就与它来了一张合影。

打开高德地图,寻着上饶市林业局方向走去,找到的是上饶市政务服务中心,原来上饶市林业局在政务中心16楼办公,我询问了政务中心的值班人员,他告诉我林业局住所不在这里,我不着急,先找一个吃早点的地方,吃好早餐再说
将近10点时候,我想这时式姑应当是起床了,于是我打通式姑的电话,告诉他到上饶来看他了,我能从电话里感受到式姑的激动与高兴。电话里他告诉我具体住址。在好心人指引下,很快找到式姑的住所。为了不影响式姑他的生活,我一到住所附近,就近找了一个经济卫生旅馆,先把我的背包放好,然后提着家乡带来的特产去看望30年没有见过面的姑妈。
  姑妈早就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等我,一听到我在楼下问路的声音,就忙招呼我上楼。我真的好激动,不知为什么,真的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我与式姑这样多年没有见过面,以前写过信、过年节的时候我只是打打电话问问好,无过多的交流。但是我见到式姑的那一刻,我真的被这种无形的亲情感化,他拄着拐杖,给我一个深深的拥抱,然后把我的拉进房里,从冰箱里拿出可乐先让我喝,从桌上拿 这个拿 那个给我吃,我有点不忍心,看他忙这忙那。这时我拿出伯爷爷留下的《阀阅无疆》影印件给他,他接过后用手不断地抚摸着,眼眶泪水盈盈,可能是想起自己的老父亲过往。声音有点哽咽地说:“这是我父亲留给我姐妹的,我有,我也一直保留着”。
式姑子女不在身边,式姑说怕他做的饭菜不合我口胃,硬要给我红包,要我到外面去吃,他说:“值文,我很高兴你能这样远来看我”。其实我看他忙前忙后,真的有点不过不去。我说我带他到外面去吃,他说腿脚不方便,不喜欢到外面吃饭,所以我也没有勉强了,我与他谈一些往事及家里的情况之后,我与他合影留念。因为我不想过多扰乱他有规律的生活,我计划晚上再来看他。
这是我居住酒店,与式姑住所只隔着一条马路。我吃完晚饭,我又走进了式姑的小区,想把式姑给我的红包归还给他,然后就是想再陪式姑聊聊天,结果打了很久的电话,式姑没有接,我想可能是式姑累了休息了。返回住处后,式姑来电话了。他很激动,说刚才洗澡去了,他说:值文,真的感谢你,他说他真的没有想到,在他的有生之年,还有平江的娘家人来看他。他要我自己去上饶各地走走,他不能陪我。我能理解式姑,也就没有再坚持了。
按照导航,步行来到抗建路的商业街。河对岸信江书院,本想夜游信江书院,因为信江书院晚上不开放,于是又原路返回住处
夜色中信江的两岸
信江书院,晚上不开放,白天找机会再来参观
上饶,这个地方我第一次知道,就是高中历史老师讲皖南事变后,叶挺将军关押在上饶集中营。到了上饶,我很想去看看,通过高德地图,找到上饶集中营,上饶的五一节公交车全免费。集中营中的每一个展品、场景,让我真切感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在大门前留个影
这是当年的茅家岭监狱
陈列厅里烽火岁月青年的举起右手宣誓的镜头真美。
看完集中营,我又被一个名字吸引,“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40年前背诵时认识了辛弃疾,被他的才气与爱国情怀感动,原来上饶的铅山(读”沿山“)是他的墓葬之地,我决定去瞻仰一下这位词人与战将。
  现在交通很方便,坐车很快来到了铅山的辛弃疾公园。辛弃疾公园不远处就是中华茶道第一镇:河口镇,河口镇的老街保护得还好,走在老街的青石板路上,穿梭在老街的店铺弄堂里,仿佛又看到当年的的繁荣。

老街的老店铺
老街长长青石板路
与当年茶商的合影
逛完长长的河口老街,脚走着有点累。发现路边小贝电动车,也来尝尝新,扫码用车,骑着小贝来到河对岸的辛弃疾文化园,
过九狮大桥,河对岸就是辛弃疾文化园,远远能看到矗立河对岸山项的辛弃疾巨大塑象,
辛弃疾文化园
我怀着敬畏之心,登上山项,瞻仰这位爱国词人与战将。
从辛弃疾文化园出来之后,骑着小贝电动车来到铅山汽车站,准备坐车回上饶市区。在铅山汽车站检票入口处,我询问回上饶的车次,一个好心的工作人员曾大哥,向我讲述了鹅湖书院,曾大哥是一个热心也是爱好旅行的人,他极力向我推荐说鹅湖书院值得去,并好心邦我联系询问他的好友,了解去鹅湖书院具体事宜,因为八百年前朱陆的鹅湖之会,我以前读书的时候了解到,也想去看看。于是我坐上了去鹅湖书院的车。
没有直接去鹅湖书院直达的公交车,我只好在路口下车,计划走到鹅湖书院,迎面来了一位骑摩托的小青年,我询问去鹅湖书院如何走。那小青年说那这路口离书院还很远,走路去的话要走蛮久的。他要我坐上他的摩托,然后把我送到书院门。那小青年说得没有错:路口离书院还真的有好远,如果用脚步走,那还真的够我走的。感谢这位小青年。
站在书院的牌坊前,给这种书香环境一个深情拥抱
坐在书院的门槛上,宛如还能聆听到当年书院吟诵之声
站在朱陆等人中间,遥想当年朱陆之辩盛况,开中国书院会讲之先河,
参观完毕,与我一起参观一对年轻夫归,得知我想回上饶,主动要我会坐他们的顺风车到路口。在车上,交流中知道他们是永平镇去。因为听铅山车站的曾师傅说,如果你在上饶有时间的话,你还应当去看看葛仙山。去葛仙山就到永平镇坐车,这对年轻的夫妇在车上又热心向我介绍了永平,永平解放前铅山的县城,建设得还很好,永平那里有江西的永平铜矿,小镇还是值得去游玩一下的。
我看时间快下午2点了,回上饶是不可能的。只好打酒店老板的电话,要他邦我退房。老板很好,说要我安心玩,行李他都邦我收拾好,随我什么时候去拿。坐顺风车来到永平,在永平住一个晚上,安顿好住处,吃完晚饭,走在建制千年永平镇的暮色中。
5月5日早上从永平坐车来到葛仙山。天公这时下起雨,我去购票,结果工作人员告诉我,下雨不能开索道。如果不开索道上葛仙山,来去至少要花费6至7小时,并且很累。我只好作罢。因为我已购好下午回湘的车票,决定这次不登山了,我在大厅稍作休息,计划回上饶市区。我通过高德地图,搜到槠溪老街,干脆回上饶市区吧。
葛仙村建设得好漂亮,听铅山当地人说,三清山与葛仙山,他们更喜欢葛仙山,葛仙山是“一山两教,道佛同修”葛仙山供奉的是道教灵宝派始祖葛玄,也就是民间传说中的太极仙翁。
来葛仙村过几天神仙日子,这是一个小姑娘邦我拍摄的照片,他说他帮父亲也拍了这个背影,他希望他父亲也能过上神仙的日子,我与他父亲年纪差不多,谢谢小姑娘。
从葛仙山坐车到永平,然后从永平坐车回上饶。因为时间充裕,决定去槠溪老街看看。从高德地图上得知,在龙潭湖公园站坐35路车可直达槠溪老街,于是我要司机把我放在龙潭湖公园,公园真的建设得很好。
公园里的健康跑道
跟着公园里跑步的人一起跑起来
坐在龙潭湖公园的湖边栏杆上,尽情欣赏湖光楼台
在龙潭湖公园游玩之后,我就跟公园里的跑友打听在哪坐车去槠溪老街,运气真好,有一个跑步的小伙说他也不知道在那里坐车,但是知道去。他要我坐他的车,正好要去十里风荷那里吃饭,槠溪老街就在十里风荷那里。他把我送到了槠溪老街门口,一路尽是碰上好人,真心谢谢他们。
经过登记 、测体温之后,我进入了槠溪老街,老街建得很漂亮,美不胜收,一步一景,
我很喜欢老街的街头铜塑,童趣横生,让我回味,站在打甜酒老人的跟前,我与小妹一样,有点嘴馋了。
看到车水的两位老农,我情不自禁的跑过桥,与他们一起车水
三个小朋友在玩斗鸡,也不由自主加入其中,回归童年。
远远望到农夫牵着牛走,我想拉住牛的尾巴,
我与他一样是大力士。
帮钓鱼翁一样捞鱼
与上饶的老表一起吃臭豆腐
在老街意外发现灵山小镇悦读吧,于是放慢行走的脚步,走进书吧,享受异地他乡的书香、茶香,悦读吧是两位年轻人经营的,环境真的不错
吧主很热情,也许是因为有着对书相同的热爱,我们有聊不完的话。
静坐在大厅里边喝奶茶边阅读,很不错的休闲时光。
这种阅读椅我真的好喜欢,
吧厅上下两层,吧主带我参观他的二楼
二楼还有一个工匠讲坛,让我大开眼界。
品着武夷山的茶,思考着我应当向他们学习的东西 。
从槠溪老街出来,坐35路到了信江书院,地处闹市的信江书院,幽静古香,真是我这种喜静人的好去处。
站在钟灵台上,极高望远
拾级而上,曲径通幽
想不到书院里还有一个“三馀书屋”,“古石岭书屋”来与我合个影!
慎行体现的是一个人自强不息的意志,懂得“慎行”的人肯定志存高远。

信江书院旁边就是上饶市革命烈士纪念碑,站在英雄墙边,向英雄致敬。
先烈们,安息吧!历史不会忘记你们,我们不会忘记你们
黄道烈士墓。黄道(1900-1939),原名黄端章,江西横峰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江西早期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先进知识分子代表之一,也是闽浙赣省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1935年5月,在铅山河口被害。黄道同志逝世后,初葬于福建崇安。1950年,忠骨移至上饶市,葬于他早年从事过农民运动的信江两岸。1955年重修了烈士墓,墓为半球形水泥拱顶,正面刻有“黄道烈士之墓”的镏金大字,显得肃穆庄严。
瞻仰黄道烈士墓之后,我来了宾馆取行李,宾馆的服务员邦我把行李收拾得好好的,真的感谢,拿了行李来到上饶站,准备启程回湘。
5月6日早上安全到达长沙。长沙家乡的味道,坐第一班车回平江,上午9点多安全顺利到家,结束了我四天的上饶探亲之旅!
回到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向上饶的式姑报平安,他儿子晓景哥接的电话,听式姑说他的后人对他很孝顺,这是我们李家的家风传承。这次没有见到晓景哥,因为他五一在外加班,我要式姑接电话,告诉他我安全回到家里了,并祝式姑身体健康,合家幸福。他要我向家人转达问候,打完电话之后,我又来了我们上一辈年纪最大的健在者,96岁伯妈家,看望伯妈及转达式姑的问候,伯妈回忆起式姑的父亲对他们的教育,宛如就是在昨天,不管经历多少风雨,也阻隔不了亲情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