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民一回到家就被劈头浇了一盆冷水。老婆眼泪婆娑地说,完了,小建进社保局的事黄了。儿子小建大学毕业一直没找到工作,最近市社保局招考,小建去报名应聘,笔试第一名,面试后却未被录取,小建去问,招聘人员说录取也不是单凭成绩。

 

刘学民傻了,耷拉着头说不出话来。老婆跺脚说,瞧你那熊样!还不想法找找关系?摊上你这样的爹,儿子再努力也白搭。刘学民只好找朋友梁大军,大军是粮食局副科长,是刘学民认识的最大的官。听刘学民一说,大军就笑了:你真抬举俺啊!你以为俺是市长啊?进事业单位得市长批知道吗?

 

刘学民又耷拉头了,回家后苦苦思索。想着想着,耷拉的头抬起来笑了。老婆瞪着他问,有办法了?刘学民支吾着没说出个道道。以后每晚,刘学民吃罢饭就出门。老婆以为他找关系去了,心里暗喜。

 

刘学民没去找关系,他去报了市曲艺家协会办的相声培训班,晚上学相声去了。刘学民虽然事业上没啥作为,却是个好玩家。学相声上手很快,没多长时间,他就能在老婆面前玩模仿秀,撇着一条腿,脚尖在地上捻着学杨坤唱《无所谓》,缩着脖子,歪着脑袋学刘欢唱《从头再来》,沙哑着嗓子学单田芳的“天气预报”,学得惟妙惟肖。

 

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市长讲话,就对老婆说,你看俺学得像不像,接着学了刘市长几句话,还真让人难辨真假。老婆看得直乐。可乐归乐,她没忘了大事,收了笑容问刘学民,你净在家傻乐,那事你办得咋样了。刘学民就说,快了,快了。

 

儿子的事还真让他办成了。一天,社保局打来电话,通知小建去报到。刘学民家忽地门庭若市。最初,他还很牛逼地学小沈阳: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很快他就招架不住了。来找的人太多,小姨子托他把女儿弄到事业单位去,老邻居李叔找他给儿子谋个副科长的位子,一个同事想让他帮忙为监狱服刑的弟弟办保外就医。刘学民只好说他不认识刘市长。人家不信。他没办法只好躲债似地东躲西藏不沾家。

 

但有一个人找他让他改变了主意。老同学周成找他帮忙要交通局拖欠的工程款,他开始也是回绝,可听周成说完,他改了主意。周成说他前几年下岗后搞了个装修队,本来就生意不好,没挣到啥钱,去年给交通局新办公楼装修,活干完了工程款却要不来,没钱就没法接活,还落下一屁股债,最近老婆又得了癌症,干急没钱看病,愁得他好几次爬上高楼想一头栽死算了。

 

刘学民拍拍老同学说,你先别忙去死,要钱的事俺帮你试试。没过几天,还真试成了,周成的钱要回来了。

 

这事却给刘学民惹了麻烦。一天派出所的王警官把他叫去问,你最近是不是给交通局阎局长打过电话,让他支付一笔工程款。刘学民说,不错,有这事。咋了?王警官厉声说,你知不知道这是诈骗?刘学民说,你别吓唬俺,俺是老实人,违法的事俺没干过。

 

王警官问,你当时怎么说的?刘学民说,俺就说:我是刘学民,你们欠周成的工程款该付了吧?就这,多一句都没说。俺说的是真话,怎么叫诈骗呢?王警官又问,这样的事你干过几次?刘学民说,两次,还有给人社局张局长打过一次电话,也就两句话,我是刘学民,你们社保局招考第一名的刘小建为啥不录取?这话有啥错?

 

王警官问:你叫刘学民?刘学民:是的,我爹给起的。王警官打开电脑查了查户籍登记,又看了看刘学民,扬了扬下巴说,那,那你先回去吧。刘学民和市长同名。

 

从派出所回来,老婆问他,派出所找你是个啥意思?刘学民就把经过说了。老婆吓出一身冷汗,捶了他一拳说,你这是作死啊!哪能这么干,你要是不叫刘学民,还不让人当诈骗犯抓了?刘学民回手还了老婆一拳说,你这个憨娘们,俺要不叫刘学民,还敢这么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