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澎壁生辉

配乐:澎壁生辉

编辑:澎壁生辉

图片:网络分享

  今年春节,我和同在一个医院工作的丈夫三十初一这两天正好休班,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回农村老家陪老爸老妈过年。他们年纪大了,老寒腿时常发作,我们准备了红外线的棉衣裤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他们。并事先与二老通了电话,告诉他们如果没有特殊任务或恶劣天气发生,一定准时回家要好好的陪陪二老。电话那头妈妈喜笑颜开,高兴的说道:"好,好,好,只要你们平安回家,带不带礼物是次要的,一家人团团圆圆的,那才叫有年味。"对,对,对,不善言辞的老爸也在电话里附合着。


武汉冠状病毒疫情的蔓延接到上级部门的指示,我们中心医院要派医院的骨干前往武汉给予支持。丈夫作为呼吸科的主任医师,还有我这位呼吸道病房的专业护士自告奋勇,同其余六位精英骨干一同逆行支援。事情来的紧迫,没有来得及与家人通个电话拥抱暂别,只是简单的收拾一下必备用品,就急匆匆的赶往机场,下了飞机直接投入了救治工作。本想着给爸妈打个电话,告诉二老不能回家了,可忙碌起来早已抛至脑后。


腊月三十那天,​爸妈早早的起床了。母亲在厨房开始忙碌起来。洗菜备料烹炸摆盘,我这馋丫头所爱吃的那几道菜,在母亲心里早已背得滚瓜烂熟,为我们精心的准备着。插不上手的父亲在小院里踱来踱去,时而望着天空,时而看着手表,迫不及待的等着我们的归来。临近中午了,美味佳肴已摆上了桌。却迟迟不见我们回来,打了我们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母亲有点着急了,转身去院子里找老爸。到院子里一看已空无一人,倒是那辆自行车已不见了踪影。母亲猜想着,一定去火车站了。


母亲猜的没错,父亲骑着我曾经用过的,那辆老式的二八自行车​,冒着已开始飘雪的天气,骑行十几里路去了火车站等我们。火车一列接着一列的停行,出站口人流分动,却始终不见我们的身影出现。父亲一个人,就这样冒着刺骨的寒风,还有飘雪的陪伴,在那里一直一直的等。妈妈打来了电话,劝他回来,姑娘不是说了吗,有特殊任务还有极端天气,有可能不回家了。可老爸却说:“万一她是骗我们的呢,万一她晚上就回来了呢,万一她是想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呢。”妈妈了解爸爸的犟脾气,他认准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来。下午三点了,路过小城的最后一趟列车准点到站,爸爸翘首已待,可是我们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这回老爸砌底的卸了气。由于下雪路面湿滑,老爸回家时骑车几次摔倒在地,胳膊肘瞌破了皮鲜血直流,后来推着车,在腊月三十的下午,步行两个小时才回到了家。那天的晚饭爸妈由于担心我们,一桌的饭菜没有动上一囗。


老爸打开了电视,普兰店新闻正滚动播放着我们出征的场景,还有我们电视台采访的新闻画面,"老伴老伴快来,咱们女儿女婿在电视上"。老妈应声而来,采访我的那一段才刚刚开始。"请问周雪莹护士,出征之前有什么话对亲人说的吗?记者小姐姐把话筒递到我的面前。″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疫情面前,我们作为医务工作者要首当其冲,永远跑在最前面。救死扶伤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天职,我们一定不辜负家乡人民的厚望,保证完成任务,等着我们凯旋而归。然后我想对爸妈说声对不起,请原谅我们的不辞而别,我相信我这样做,您们一定会全力支持我们,等我们平安归来,我们全家人团团圆圆的把这年夜饭补上。最后祝二老身体健康春节快乐。加油武汉,加油中国,我们来了……爸妈看到我们在电视里采访的片断后,泪水直流。两人同时挥舞着拳头为我们加油鼓劲,鼎力支持。



初二那天,终于跟爸妈通上了电话,报了平安,告诉我们在这里挺好的,请不要太牵挂我们。然后老妈就说起年三十那天的事情,听完她的叙述,我心里面就像被锤子狠狠的砸着,那样的难受,热泪夺眶而出,浸湿了厚厚的囗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