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让我不再年轻,生活里的过往已经随岁月带走尘封,然而,只要一踏上故土,儿时的生活,求学的艰辛无不在脑海里展现,熟悉的山川,溪流,收藏着我生活的点滴,留存着我成长的足迹。

那些艰辛的岁月,忘不了用母亲为我缝制的布袋,背着玉米面去求学,寒冷的冬天,我们捡起路旁的枯枝树叶,到学校划亮火柴点燃,同学们紧紧围着火堆伸出双手取暖,红红的火焰,映照着每一张童真的笑脸。忘不了操场上你我健步如飞的身影,还有那体育课上那谁艰苦朴素不穿短裤放飞小鸟的爆笑场面。“鲁期”的河里是我们玩得最多的地方,常在那里捉田鸡或摸鱼,也没少在那地方种玉米锄地,农村的每一个早晨都有鸡啼,狗吠,在一层层薄雾中有我跟随父母上山打柴的身影,那时候总是那么的苦,背柴挑水,割草推磨,家里的活总是干得没完没了,有时候爬上门前的酸李子树躺柴堆上休息是我的最爱。

从珍贵的黑白照片中我找到了初中时的身影,那时候的我不经饿,每歺半斤饭票老吃不饱,有同学经常加歺,但我不敢,每周父亲给十二张饭票,加一歺意味着要少一顿,我知道父母的不易,父亲每周来回走八小时的山路只为我下星期的口粮。学校里不仅饭菜没油水(一个月只能吃一次肉)还经常停水,组织学生用洗过脸洗过脚的盆抬水洗米煮菜是常有的事,然后食堂的师傅发一颗或红或花的豆给你,证明你已抬水,具备打饭的资格,后来我发现可以从家抓一大把各式类型的豆放我木制的箱子里,侍人家出红我出红人家出花我出花,我感觉挺聪明的,但现在似乎又找到了不够聪明的另一面,可能当年的洗脚水喝多了。

学校经常组织劳动,挖地捡粪是免不了的事,记得全校师生把中学的土木结构房拆了,我们排成长龙上房传瓦,然后用学校的拔河绳把土墙拉倒,尘土飞扬中我们似乎也快乐!我们不仅有学习的任务,还有挑沙石的任务,学校规定每人要交多少斤沙石,于是五家村河中曾是一道壮观的风景,我现在的长不高怪罪于当时的又饥又苦……叫一声同学,悸动的心记起多少远去的故事?艰辛的岁月见证着我们一起追梦的苦与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