岷江河两岸的桃花又一次绽放,那么令人艳羡,欢叫,忍不着想去攀折,亲吻……

大地一片嫩绿,柳丝发了新叶,在春风中摇曳,岷江河水在彭祖山梵音的伴奏下欢腾地唱着歌流向远方……

在这诗一样的季节里,瓠子湾小溪河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一一小型水电站峻工了。

在县政府和乡政府的支持、支援下,电灯点上了,炒茶机、揉茶机运回了家乡。

这一天,和煦的春风轻拂大地,全村老少沉浸在欢乐的气氛里一一村里正在开峻工剪彩大会。

主席台上,坐着县委书记、乡长、书记、宇翔,宇霞、晓兰等等。

县委书记激动的语语回荡在会场的上空:

乡亲们,今天我们瓠子湾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她不再贫穷、落后和愚昧了。她己在脱贫攻坚的道路上迈开了坚实的第一步。

瓠子湾的混凝土公路,已经通向了四通八达的致富大道,水电站不仅满足了我们村的用电,还输向周边的两个村……


晚上,瓠子湾,灯火辉煌,一个美丽而壮观的小型水电站屹立在小溪河上,像一个守护神,日夜守护着瓠子湾。

人们聚集在村头,燃起篝火,载歌载舞,…

小溪河畔,林宇翔和赵晓兰母女沿着小溪河畔默默地走着……

”晓兰,你看,今晚的月亮是多么的圆啊,月光也是那么的柔和,满天的星星也是那么地灿烂,你还记得多少个曾经这样的夜晚吗?”宇翔望着湛蓝的天空中的月亮对晓兰说。

”记得,咋会忘纪呢?可那些都是过去遥远的梦,如烟如云了,也只能呼吸那些烟、云,深深地埋在心底了。”晓兰停下脚步,望着远方,用手指着天空中在月光下飘浮的云朵。

“不,晓兰,那不是梦,也不是烟,那是我们的爱,我要娶你,请你嫁给我好吗?”宇翔也停下脚步,转身面对晓兰,真诚地说道。

”可我也不是过去的晓兰了…”晓兰不敢正视宇翔的眼睛,望着小溪水说。

”你是,在我心里你一直是”宇翔不等哓兰说完,打断她的话说道”嫁给我吧,好吗?”宇翔用期盼的眼神望着晓兰。

”翔哥,好,我答应你。”晓兰见宇翔还是那么深情的爱着她,还是那么真诚地向她求婚,自己也还是始终如一地爱着宇翔,翔哥一直住在心里,她没有理由再婉拒翔哥的爱和自己对翔哥的爱了,她把双眼从小溪河慢慢移向湛蓝的天空,望着星星说。

宇翔自听了宇霞的话后,曾多次在家里变着花样把鸡,肉,鱼顿好,买些水果带去,让丫丫把它拿回去给晓兰吃,尽管晓兰让丫丫叫宇翔不要这样了。

就这样晓兰在宇翔尽心尽力的关心下,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脸上又恢复了往惜的红润和俊美,那双大眼睛也清澈明亮了。

她被宇翔的真情感动,不再抗拒宇翔的到来。


宇翔也多次追求晓兰,晓兰都婉言拒绝,此刻听晓兰答应了,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流淌,他情不自禁地上前把晓兰拥入怀中,头深深地埋在晓兰的肩上,泪水止不着地流在晓兰的脸上,肩上……

这对有情人历尽了人间的磨难,尝尽了千辛万苦,终于等来了他们的春天,爱的春天……


晚风轻拂抚平他们心灵的创伤,蟋蟀和蛙声在为他们弹琴歌唱,月亮公公在向他们微笑,星星眨着眼睛在向他们祝福……


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 河清


区作协会员,笔名河清,潜心钻研文学,喜欢动笔,作品散见于省内各级纸媒,和省内外多家电子平台。发表中篇小说《瓠子湾的儿女》及一些短篇和大量诗作,受到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