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1

  瓠子湾,李静终于被张新的真情和爱打动,接受了张新的求婚,婚后,和张新一起帮助宇霞

打理生意,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宇霞,自那年在青年歌唱中取得冠军,在有关单位的邀请下,发展的很好,经过努力奋斗走上了”星光大道。“

她把她唱歌获得的奖金支援了家乡建设,她回村把乡里喜欢文艺的乡亲带到外面发展……

把沙发扩展成厂,交给张新夫妻和陈晓经营,瓠子湾的儿女们都在为家乡的建设出力……


瓠子湾修水电站的宏伟蓝图,宇翔多次在乡、县与水电部门之间奔波,终于在县政府的支持下,达成协议:

村民自筹资金1/3,其余由政府扶贫资金解决。

经过专家反复测量考证:瓠子湾溪水有4.1公里流经这里,落差较大,为建立小电站奠定了基础。

接着对小水电站 的/ 装机容量 / 提水灌溉 / 年发电量 / 经济效益 / 农业生产 / 脱粒机 / 节省劳力 / 碾米机等数据进行了详细的计算。

最后将数据报告上呈,报告结论明确指出,除了满足以上要求外,办一小型企业的用电量也绰绰有余。

县政府批转水电部门,迅速参与工程修建,早日让村民受益。

……

经过一年多的施工,工程已接近尾声。

瓠子湾里一座大气、漂亮的小型水电站就要峻工了。

  宇翔思念晓兰的心也更浓,他决定今天一定要去看看晓兰,一定要把她接回家乡来看看公路、看看水电站。

此时也是秋天,田野里沉甸甸的稻穗迎风摇曳,满山的树叶,深深浅浅,色彩斑斓,宇翔坐在车上望着沿途的风景,他多想和晓兰一起徜徉在山林,听松涛澎湃,鸟儿歌唱,折一枝红叶在手抚弄小溪水,看鱼儿戏游……


转眼汽车来到县城,宇翔来到晓兰家开的五金店,五金店早也易主,他向五金店房东打听到晓兰家的住处,他沿途问着来到一栋小洋楼前。小洋楼在翠竹和杂树环抱中,一阵秋风吹过,竹林和杂树哗哗作响,一些树叶和竹叶在空中飞舞。绿阴丛中三,四个小朋友在玩耍,宇翔慢慢走过去:

“叔叔,你找那个?”一个扎着小辫子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忽闪着大眼睛歪着头问道,调皮的样子可爱极了。

”小朋友,你认得一个叫赵晓兰的孃孃吗?”宇翔一边问,一边想,这个小女孩的眼睛多像晓兰的眼睛,一双大眼睛像一汪清泉,明亮而清澈,她就是晓兰的女儿吧?

“她是我妈妈,我带你去找她哈。”果然是晓兰的女儿。

宇翔跟着小女孩来到小洋楼房里,”妈妈、妈妈,有个叔叔来找你。”小女孩把宇翔带到她妈妈房间,对她妈妈说。

躺在床上的晓兰支撑着虚弱的身子坐起来,宇翔望着晓兰,这就是他日思夜想的晓兰吗?

往日如花似玉美丽而文静的晓兰如此饥瘦、憔悴,宇翔的心在滴血,他心疼地拉着晓兰的手,”晓兰,你受苦了,我对不起你!”

晓兰强撑着病体,一看是她的翔哥,她先是一惊,心跳加速,窘迫,她埋着头,生怕宇翔看清她憔悴的面容,她使劲一边推宇翔的手,一边把手从宇翔手中抽出。

“你走吧!我不想见你!”晓兰没想到她的翔哥来见她了,这么多年来,她把她的翔哥深深地埋在心地,一心一意为这个家,孝顺公婆,侍候丈夫,尽管她在这个家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可和爱,但她认真地尽自己的义务。

特别是有了女儿丫丫后,她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心甘情愿地在这个家当牛做马,毫无怨言,谁知丈夫越来越不成气,常花天酒地,夜不归宿,最后染上毒品,她曾和公婆努力在家让丈夫戒毒,可毫无意义,她无能为力,给公婆建议,只有送他到戒毒所才能振救他,她的公婆虽然千个不愿意,但为了他们的宝贝儿子,无奈地把他送到戒毒所。

这时候,他们才知道他们娶了一个多好的儿媳,可时为时已晚,他们的儿媳对这个家失望透顶,万念俱灰,她不能再在这个没有爱,没有希望的家庭毁了自己的一生,她不再懦弱,不再委屈求全,她要向自己的命运抗争,她勇敢地向有关部门递交了离婚起诉书。


她已经,经不起生活的折磨和命运的打击,她病了,本就瘦弱的身体更加憔悴,虚弱。现在宇翔突然到访,她更加痛苦,悲伤,她咋愿意宇翔见到她这样的病容呢!她希望她的翔哥记得的永远是她做姑娘时清秀而阳光的笑脸,永远是那个活泼可爱的赵晓兰,所以她坚决地把宇翔推出去……


”为啥子呢?你咋的了嘛!”宇翔惊讶地看着她。

“我的心已死了,没有啥可说的!"并对她的女儿说,"丫丫,快把叔叔送出去,把门关上哈!”

"唉!叔叔走吧!”丫丫一边说,一边伸着舌头向宇翔做怪像,一边拉着宇翔的手往外走。

宇翔无奈地边走边回头望着晓兰,这时候晓兰已躺在床上蒙着被子无声地哭泣……

"晓兰难道真的变了吗?不爱我了吗?…"

他百思不得其解,为此还专程赶到城里,找到宇霞,把晓兰的态度告诉她…

宇霞并没有立即表态,反问宇翔道:

“你心里没有动摇过吗?"

“你还像过去那样爱她吗?"

宇翔道,"我愿对天发誓,从来就没有动摇过对晓兰的感情哈!”

"可是她有顾虑呀!毕竟她的变化太大了!

如果你执意要娶她,那就去追她呀,一次、二次、三次,直到她明白了你的诚意为止呀!”

宇翔心里这才有了底。

"晓兰,回家吧,家乡现在富裕了,你设想的在家乡修建公路的愿望已实现,建电站的愿望也马上要实现了,工程马上就峻工,家乡马上就要万家灯火了。

晓兰,家乡所有的变化都有你一份心血呀!”

宇翔心里默默地念道。

是的,自晓兰出嫁后,他振作起来改变家乡的面貌,就没有时间去悲伤,对生活道路的选择逼迫他走了这样一条艰苦的道路,如今理想正在逐步实现,他多想和他心爱的人在一起分享这些来之不易的成果……


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 河清


区作协会员,笔名河清,潜心钻研文学,喜欢动笔,作品散见于省内各级纸媒,和省内外多家电子平台。发表中篇小说《瓠子湾的儿女》及一些短篇和大量诗作,受到好评。一些作品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