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不敢说解读,因为,母亲是一本太厚太厚的书。

相比而言,因为顺风顺水,我则要浅显的多。常常觉得自己的浅薄难以承接母亲的深邃,想必母亲颇有遗憾吧。。

母亲出生在一个宽裕的家庭,姥爷的努力工作让一家人的吃穿用度等生活条件颇为讲究,姥爷的眼界与见识也涵养了母亲自立好学的品性。一路以学霸著称闻名远近,聪慧与不服输的劲头像极了姥爷。

直到在初高中衔接之际,姥爷病逝,妈妈的生活环境从一个特别是精神上倍受宠爱的富养女儿迅速滑落,姥姥以家庭妇女的见识撑不起母亲的骄傲和梦想。命运从此转弯,苦撑一年高中后,本能的责任感迫使母亲放弃天堂般的学校,回到村里扛起家庭的重担。

母亲被命运推着,干活儿、成家、育子。失学成为终身遗憾,甚至这种遗憾带来的偏执使母亲失去了体验一些其他生活乐趣的机会,只把生活经营的不俗而清雅。

母亲虽然没有机会获得大学文凭,但从不缺少文化,终究还是成为了一个终身都在精神上追求品质与素养的女性。

母亲和父亲都是精细、追求生活品质的人,我和弟弟生活在一个永远都干净整洁的家里,母亲总是在现有的条件下把我们的一日三餐和衣品等生活细节打理的精致而讲究。

虽然在另一种命运下生活,但母亲的果敢与刚强在很多事情的决策上得以体现。

现在想来,自己的很多特点,何尝不是来源于母亲。

当自己成为妈妈,浅读父母恩。当自己被生活磨练,仿佛深深的品味着父母的一道道皱纹。

当自己的生活一页页翻开,工作要努力去拼,教育要潜心琢磨,还有那些躲不开绕不过的人和事,各种压力如车轮一般驱来,彼时的生活常常疲惫不堪应接不暇,身边的父母在一段时间内被忽略,甚至还不时被挑挑毛病。

纵然惹父母生气并不是初心,但一不小心的粗心已然让父母多心,他们会认为自己落后了、跟不上儿女的思想了。

一次和姐姐聊天,陪伴照顾父母多年的姐说,最孝敬的子女对父母的付出,也比不上父母对子女的三分之一。我当时听了颇为震惊,姐对父母的陪伴和照料已经让我很佩服了,怎么还不及三分之一?!我开始仔细的观察近期帮在我身边的母亲。

早晨起来晾到入口正好的热水,随手可及的补血的花生米。

中午到家总是“恰好”刚端上桌的饭菜,还要不时地问问合不合口味。

晚上加班后到家,锅里熬好的养生粥,餐桌上洗好的蔬菜满目丰盛。

隔天妈妈要回去了,冰箱里有好择又好洗的菠菜芯,有擀好的豆面,有切好的肉片,有剁好的肉馅,有过水就可以用的洗好的鲜姜。。。

餐桌上常常放着剥好的核桃仁、装好的葡萄干。。。

相比而言,我们对父母有几分体贴呢?

父母的失落,来自于我的疏忽。

再次仔细拾起父母聊天的心愿,那种厚爱带给我的触动滋养着每一个安睡的夜晚。

身康体健的父母热衷打理着我们姐弟的生活,买菜、取快递、家里各种交费、冰箱里食品的有序食用。。。

家里的被子褥子我从没操过心,都是妈妈筹划着,薄的,厚的,羊毛的,棉花的。

家里的各种肉食面食我们只看到成品,之前的工序都是父亲母亲一手制作。

我们享受的,何止是父母在生活方面的关照,工作、教育、为人、处事的迷茫常常能在与父母的聊天中豁然开朗找到答案。父母和父母的家里,藏着我们这代人努力生活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源动力和幸福指数。

谈恩,想到的是对父母的回馈;谈情,流淌的是对父母千丝万缕的牵挂。

在这个母亲节,空出来时间,让文字随思绪流淌,略做感悟。

岁月留不住容颜,但留得住恩情。只期待,父母年老的脚步走的慢些,慢些,再慢些,让我多陪陪你们,多听听你们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