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妈妈回来了,我拉紧她的手,不想让她走......就想让她歇歇,可她闲不住,坚持去做油饼拌汤、纳手工鞋垫,总算给她泡了个热水脚,她露出幸福而满足的笑容。我欣然感到:妈妈并没有去世,而是去天国旅游了,现在老人家回来了,一定要多多陪伴,让她健康开心快乐。

  闹铃骤然响起,居家四顾张望,妈妈已不见身影......一直以来,妈在那儿,家就在那里,如今妈不在了,心里总觉得空荡荡的!

小时候靠妈妈的奶水滋养,饥饿时总能吃上妈妈煮的可口饭菜,上学书包里面妈妈制作的零食分外香甜,寒冬里妈妈缝补的衣服鞋袜特别暖和,长大工作了,每次回乡下老房子里看到妈妈,母爱的暖流便涌上心头。

爸爸去世的早,妈妈独自在农村老屋住了近七年后才跟我进城居住。在农村那会儿,妈妈干农活很辛苦,房前屋后种满庄稼和蔬菜,还养猪养鸡,基本上粮油菜不用外买,每年猪卖一头自己宰杀一头,过年猪肉还能送些给亲戚。

女儿到红旗上小学后,我和妻都在乡镇上班,日常照料不能没有人。于是,妈妈就从农村搬到城里,照顾起孙女的饮食起居。起初在城里生活不习惯,但妈妈能尽快接受和适应,后来和小区里的几个老太婆逐渐熟悉,能一起散步、买菜、游玩了。妈妈很开明,虽不识字却心灵手巧,在安康生活的这段时间里,体力活要比农村少很多,我一心想让她开心高兴,周末有时间会带她去周边旅游景点看看,她始终保持着节俭的习惯,兄弟姐妹们给的零花钱她都存着不舍得用,晚辈们孝敬她的新衣服也不舍得穿!家里来客人她会张罗一大桌菜肴招待,最喜欢带小孩子玩,可惜后来一些变故影响了她老人家的心情,是我自己没处理好终身大事,她对我的操心和担心让我特别内疚!其实,妈妈这一生才是最伟大和坚强的,她不单哺育了儿女,还抚育了孙儿、孙女,她心中肯定有无奈、有苦痛,可是,她留给大家的永远是慈详明媚的笑脸!心怀乐观境,笑着往前行。

  妈妈出生于解放前,因幼年家穷便做为"童养媳"被爷爷奶奶收养,解放后按政策可以回外公家,妈妈选择了留下来,她聪慧勤快、干净利落,吃食堂时刚十五岁就做了小厨,后在生产队养蚕挣工分,还做得一手好针线活,社员的衣服缝纫补丁就由她负责,为了多挣工分,经常熬夜踩缝纫机赶活。爸妈结婚后共生养了六个孩子,有一个女孩不幸早夭,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们全家共有十一人,日常的家务活都靠妈妈,妈妈的聪明贤惠远近闻名,非常尊重支持爸爸工作,孝敬老人、抚养孩子、热情好客、勤俭持家,农村土地承包到户后,虽然家庭的生活条件改善了,但妈妈却是更忙碌了。

  妈妈自已也没感觉到要去往另一个世界了!大家都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中,家人聚在一起轮流吃团圆饭还没吃遍,这阴霾天就出现了,头天妈妈感觉头痛,以为是感冒都没在意,吃了感冒药睡了一夜,早晨起床吃了碗煮面条,下午一点多在卫生间里昏倒后就再也没有清醒过来,打120送到中心医院抢救,诊断为脑血管瘤破裂虹膜出血,又因心衰不能手术,只能选择保守治疗,半月后回天无力,便依着她生前的叮嘱用救护车送回大坡老家,次日凌晨三时零六分妈妈停止了呼吸。

我无法原谅自己的疏忽大意,妈妈走得太仓促,什么都没给我们交待,可冥冥之中有天助,也是妈妈一生善良的积修,乍病到仙逝的这段时间,我和哥哥,大姐、大姐夫,二姐、二姐夫,三姐、三姐夫都一直在她身边,孙儿、孙女,外孙、外孙女还有重孙、重孙女都到医院探望了她,还有很多亲友闻询去医院看望陪护。

在大家的群策群力下,妈妈的葬礼办得庄重、体面,村子虽偏边严重空壳,仍然有不少人到场吊唁,大沟下来那条窄便道也第一次停靠了那么多的小车和摩托。

妈妈入土为安后,我的心里还是缓不过劲,总觉得妈妈还活着,朦胧了三个月后,我在付家河桥头给妈妈订做了石坟墓碑,用车转运回大坡,哥哥喊来三姐夫、文斌、红彦、喜达、功平一起帮忙砌好了坟头石碑。可是,我还在常常盼望妈妈从老家回城来,每逢年关或妈妈周年回乡祭拜的时候,我才会清醒过来,妈妈是再也回不来了!妈妈呀,孩儿好想您,祈上苍灵佑,梦中常见您!

  持续两年多了,我想着妈妈,妈妈关顾着我。当我一个人静呆在家里时,我能听到妈妈在厨房做饭的声音,妈妈用过的拖把还在滴水,洗衣盆里妈妈刚搓的衣服散发着香味,妈妈住过的房间,我没舍得去挪动里面的家俱,半夜里还能听见妈妈叫我的乳名。很多次梦里相见,很多次醒后垂泪,我很想为妈妈写点文字,可我无法下笔表述出自已的想念和哀思!这个母亲节,看到朋友圈很多人依托"网络抒情″,我蓦然发现,应该接受母子阴阳两隔的现实,啕号大哭一场,然后朝着妈妈希望的方向,活好当下、精彩生活,让妈妈的灵魂永生......

七言三首 :

思母之一

慈母驾鹤别众亲,

忆恩思祭泪满襟,

人间无觅长生果,

天界寄梦方归真。

思母之二

母子相依情深深,

节日无亲欲断魂,

向天借取穿越舰,

阴阳通途慰梦萦。

思母之三

寿终正寝山中眠,

仙界轮回永佑安,

万代子孙皆铭记,

碑前跪拜怀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