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亲



失去土地和劳力,她无处可居


我们一行选择了五月的长假,来看她


五男二女的八字命好,那是付钱给算命瞎子的卦语


“每家都有难处,单过好……″


侄女打段八旬老妇的啐啐念:


“妈妈,你老了,我决不让你住这里!″


小学一年级的教育,还没有涉及养老院


何况这个远亲姑婆与她初次相逢


是什么让她抱着年轻的妈妈紧紧不放


仰着小脸,不依不饶的说


说得旁边的大人们面面相觑



业余票友



听到烂熟了,她会跟着唱

唱到起疹了,她又会反复听



妹妹在喝斥和容忍中左右为难

关键是妈妈把一个楚剧故事太当真



《翠花女捡过》是讲母亲嫌贫爱富遭报应

主角声声控诉,每唱每哽

邻居好奇欲报警



赔了笑脸回来,我也闻讯进房门

姐妹俩避开妈妈,姐姐摇着妹妹的手

哎呀呀,额滴个神

记忆被她一声声喊回

这哪像中风偏瘫二十几年的人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去夸奖那个正唱得起劲的

老母亲



   暮春浴




天气转暖,妈妈该洗澡了


妹妹帮她脱下衣,我举水瓢


一点一点,从上往下浇




她坐小凳上,很听话


像个文静而羞涩的女婴


任凭我和妹摆弄


好像很舒服的闭上眼睛




其实,她有半边身子麻木


其实,只有我知道


我拿毛巾擦她脸时




总有水往外盈





陪 床



病房真静,听得到盐花欺身


母亲有半边天,失去感应


我悄悄躺下,朝着生的方向




腹诽,酵了三十七年


今天的孝举,让我笃定决心


妈妈,从恨开始,我爱你




你是父亲珍爱的遗物


那个我们共同热爱的男人


英年西去,三月二十三日


清明节被提前过




留下一个女人守身如玉


留下一个水母护着五个幼雏




妈妈,今夜静美


美得快赶上80岁的好成绩



我们不去关心该死的病魔


失灵的腿和手臂


我们就把眼前良辰


睡成姐妹和闺蜜



ALⅰce爱丽丝简介:武汉汉南人,武汉市作协会员,中国微诗体协会会员,曾任现代诗主力评审,现为《南风浅浅》诗社诗歌主编。2019年有获奖作品发表在《中华文学》《流派》《西南作家》《齐鲁文学》《山东诗歌》《荆州晚报》《长江诗歌》《湖北诗刊》《楚北诗人》《未然》《语文导报》等文学纸刊及电子媒刊上。现自办文豪国际教育培训学校。诗观:诗歌是发自灵魂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