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母亲节让我失落,母亲离我而去已经九月有余。

今晚的时候,儿子打来电话,祝福他的母亲节日快乐,我很意外。对于节日而言,我是很淡的,似乎没有什么节日能让我兴奋,更谈不上喜欢什么节日。

儿子大了,求学的路是艰辛的,却不忘在这母亲节的前夜问候母亲,给我的触动真的太多太多。对儿子来说,母亲是最亲的,也是最知心的。有道是,自古文人都颂母。

古人云:“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我的母亲不曾给我留下“缝缝补补”的印象,她的一生似乎都在唠唠叨叨的关心儿子的前途,可我却最让母亲唠叨的。我天生性情叛逆,只是母亲不懂“叛逆”的苦恼,唠叨的关心成了她一世的人生。或许这是母爱的天职,生怕儿子歧途,期望着儿子平平安安。

是人都说,母爱是伟大的,母爱是无私的,母爱是美丽的,母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是啊,母爱的话题无穷无尽,没有母爱哪有一代一代生生不息呢。然而,每一个人感受的母爱是不同的,纵然把母爱比喻是温暖一生的阳光,是润心一世的雨露,是漂泊天涯的缕缕情怀,但我感受的母爱是人伦的自述,不是“母爱伟大”的伪命题。

我的母亲不识字识事,这是姑母的评价,很贴切。我母亲的人生没有跌宕起伏的传奇经历,过眼的腥风血雨总结一句少管闲事。不能说我母亲的认知狭隘,因为母爱的天性是呵护,即便“孟母三迁”也是花了心思的三迁之教,何况“曾母投杼”表述的是流言可畏,最混账的是“恩逾慈母”的奉承马屁,怎能反之人伦。

人们常说,亲情中最无私的伟大者,当数母爱。因此,世人都说母爱是崇高的伟大。其实,母爱是天性的伟大,而不是文人颂母的虚伪感恩。因为母爱不分春夏秋冬,不畏严寒酷暑,所以天性中蕴藏着一种无畏的精神。我的母亲就是天性的小爱,不是什么母爱如山的大爱,但她平凡无华的一生丝毫不逊含辛茹苦的母爱,也不逊安富尊荣的母爱。

因此,颂母“感恩”则是无稽之谈,更是“恩逾慈母”的奴性宣扬。在现实社会中,感恩是一种处世哲学,也是生活中的大智慧。难道母爱是一种处世哲学?是天下母亲的大智慧?显然,这种有悖人伦的人性关系被社会化,而非血缘亲情的人性化。有道是:父母在,我是儿子;父母不在,我是孤儿。如今,我的母亲已去,剩下的只有怀念,唯有这种不忘的怀念才是人伦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