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母亲两三事

作者:风过竹林


前些日子,天气还不是太炎热,闻讯弟媳要带着母亲去桂林旅游。心里欣喜之余有些担心,在出发前电话里再三叮嘱母亲,切不可独自东游西逛,一定要紧跟队伍。


母亲住在我家时,在平时的外出中,总是要不断地提醒她:“妈,走路要专心,看着路,注意车。”“过马路要走斑马线,要看信号灯。”“妈,别看麻雀打架了,走吧。”但是,往往我一不留神,她就又掉队了。


据后来的信息反馈,在旅游的第一天,母亲就走丢了三次!不是因为跟不上队伍,而是因为她走得太快,赶到大家前面去了。一位高龄老太太,大伙见她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就忍不住夸赞了她几句,她心里就乐开了花,于是就大步流星地奔向前方了。当时一起去旅游的,还有侄儿和他外婆,据侄儿说,“拍照时,奶奶最会摆姿势了。”这一点我相信,所谓熟能生巧,在我的日益熏陶下,母亲已经学会从容面对镜头,而且自觉摆好pose了。

 

母亲在她那个时代,也算得是一个知书达理的知识分子了,她在外婆家所在的村里任教,是备受村里人尊敬的教书先生。家里有不少书籍,还有报刊杂志等,从小我就看“人民文学”和“收获”这些纯文学杂志;妈妈还给我买新书,记得我的第一本书是“小灵通漫游未来”。也许是受此种种影响,我爱上了阅读和码字。母亲是一个充满童趣的人,一直是童心未泯,对生活充满好奇和热情。她喜欢在院子里种些花花草草,有凤仙花、午时花、夜皎皎(谐音,不知学名)、牵牛花、五角星花及香草等,不像其他人家只种南瓜、丝瓜等实用性作物。她也曾经在院子里种过葡萄,但是,我认为也是因为她喜欢一架葡萄的漂亮,而不仅仅是为了收获果实。于是,隔壁家的舅妈就常常取笑母亲,说她像个小孩般,不干正经事。

 

我是母亲唯一亲自奶大的孩子,弟弟妹妹们都是雇奶妈养的。小时候很羡慕他们有自己的奶妈,嫉妒他们多了一个人来疼爱他们。或许是因为自己亲自养大的缘故吧,我与母亲也特别地亲近和心灵相通。于是乎,时时刻刻记挂着母亲的生活起居,也时不时邀请她来家居住。多次听弟弟说起,说母亲是越来越健忘了,一转身就忘记灶上煮着东西,常常将饭菜烧焦,甚至将锅都烧坏了。


东西糟蹋了固然可惜,关键是这样太危险了。母亲在我家时,平时我和老公要上班,她就得自己准备早餐和中餐。有一阵子,一连几次回家时,整座房子充满了东西烧糊了的焦味。老公很是担心,为了防止再出现意外,他带着我和母亲,特意去商场买电磁炉。精挑细选了一款有定时功能,又方便老人操作的新产品。虽然手把手地教了母亲使用电磁炉,可是她不太喜欢用它,于是东西烧糊的事件还是时有发生。弄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只得时时打电话回家提醒。

 

年事越来越高,母亲的健康日益为关注的焦点。每次打电话给她,首先问的就是她的身体状况。记得有一次通话,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口齿不清,连忙问她怎么回事,她怕我担心就说没有什么。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她才说自己的脸有点麻木,嘴角有点歪了,于是说话有点不清楚……来不及听她说完,我叫嚷道——那还不赶快去医院!母亲说已经看过医生,说先观察观察,准备第二天再去。我立刻拨通了弟弟的电话,未及开口,声音就先哽咽了,稳定了情绪后,先劈头盖脸骂了他一顿,然后叫他立刻送母亲去住院。所幸的是,妈妈只是轻微脑溢血,经过治疗,很快痊愈出院了。事后和弟弟约定,母亲的身体状况要及时如实告知,不能怕我担心而有所隐瞒。

 

诗经云:“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父母辛辛苦苦养育了我们,无论我们如何努力,都不能报恩德于万一。因此,为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乎自然和天性,是发自肺腑的真情流露,所以没有什么值得骄傲和炫耀的。


不知道是由于老年人接近孩童的本真,还是因为一贯童心未泯,母亲的行为举止越来越像个小孩,时时刻刻点点滴滴都需要我们的关心和体谅。就像刚才,她面向阳台席地而坐,我几次叫她,让她去客厅坐在沙发上休息,她置若罔闻。后来我才发觉,她原来是坐在那里看阳台外的风景,台风经过,外面风凄凄雨潇潇,树木在狂风中乱舞,确实是别样的风景。于是,我只能任由她坐在那里,转身去拿了个坐垫给她,让她坐得舒服些,也避免受凉。


就让我来宠爱着母亲,就像小时候她宠爱着我一样,从现在开始吧,我们不等什么下辈子。(2014年草书)

原创:闲散时光

作者:风过竹林


儿子一出国留学,就接了母亲来家里住,一晃就已经三个星期了。这一周来,阴雨连绵,几乎都宅在家里。今日,天终于放晴了,趁着周末,带母亲出去转转。


一脚油门踩到底,就跨过了大桥,即刻来到七都岛。江上雾气茫茫,远处的青山隐隐约约。岛上的风光朴实而有生命力。看过春日金灿灿的油菜花,闻过夏日清幽幽的荷花香,这样的晚秋时节,等着我们的还有:一片片金色的稻田,以及一树树泛黄的瓯柑。


因为没有特别的期待,所以对于遇见的一切都充满欣喜。一朵小花,一枚野果,几只海鸟,都能令我们驻足观望。路遇一片高粱地,很是稀罕,努力下到地里,一阵狂拍。塘堤两边,稀稀落落种有植被,但是很多已经遭破坏,竟然被开辟成了菜地,种植了各色蔬菜,有的还赶着播种下豌豆和蚕豆,等待来年的收成了。


随心所欲,娘儿俩漫无目的地走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走累了,就找一处草坪,铺上随身携带的毯子,拿出几样水果和零食,席地而坐,闲望。江水滔滔东去,偶然,也见舟船来来往往。灌木丛里,草地上,散落着一些垃圾,有空瓶子、香烟壳、餐巾纸等等,触目惊心。见不得这些不和谐的景象,于是顺手捡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捡了一大堆。时光就这般悄然流逝……


珍惜现在这样的生活,上有老下有小,平静安详。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简单重复,在平淡中,安享细水长流的幸福。

原创:快乐一日行

作者:风过竹林


从江滨路望江码头走起,隔岸欣赏江心屿双塔,目送瓯江水滔滔远去,心里豁然开朗。走过朔门街,而后沿着解放路由北往南走,见识一下老城风貌。在县前头买碗汤圆,走几步,再尝尝"长人馄饨",这些老字号店里的东西,暖胃更暖心。


在街边还有粽子和灯盏糕卖,味道很正宗,都是资深小店的产品。在“老百姓”鞋店,给母亲买了双皮鞋,样子简单,但是质地好,很合脚。五马街太噪杂,路过不入。 


信步来到中山公园,闹中取静。在紫荆花、茶花、桃花前走过,这里的花太少,不成气候。在假山上听一群人拉二胡、唱越剧,听着那些跑调的唱腔,心里很着急,恨不得自己上去替她唱。走上假山,上面有一个"意远亭",若有所思。 


在长椅上静坐,看树木郁郁葱葱,落叶萧萧而下,怡然自得。母亲说这些是香樟树,以前用来做衣柜的,存放衣服不会生霉虫。我随手捡起一枚落叶,放到鼻子边用力一闻,没有香味。母亲将叶子对折了一下,让我再闻一闻,清香扑鼻。 


走走停停,直到走进公园深处,顺着小路,登上公园里的小山。登上山顶,只见一个凉亭,名曰:留云亭,颇具诗意的名字。阅读了介绍,知道它是八七年重修的,心里特别亲切,它与我在温的时间几乎一样长。在温这么些年,来过公园这么多回,竟然从来没有上山来过,遗憾。山虽小,却历史悠久,名曰:积谷山。 


出了公园的北门,我们意犹未尽地登上对面的华盖山。未到山顶,我们就折返下来。山上树木倒也茂密,但是没有什么花花草草,人群太密集,令人扫兴。走得有点累了,母亲却精神抖擞,她穿的是新买的皮鞋,真让我佩服。特地去离老阿外楼不远的那家老店,吃豆腐脑和豆腐干,也稍作休息。 


本想乘车前往马鞍池公园,但是没有到达那儿的公交车,母亲说:走着去吧。我同意了。于是,又穿过中山公园,从南大门出,经过人民路,而后拐入大南路。途经"白马殿",见是文物保护单位,慕名而入,虽然不信佛,但是入乡随俗,脱下帽子,怀着虔诚的心,参观瞻仰。 


再次来到马鞍池公园,郁金香怒放着,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对着这些美丽的花朵,还是忍不住一阵狂拍。除了郁金香,湖边的野花种植区的景色也别致。高大挺拔的杉树下面,紫色的野花和黄色的油菜花混搭,色彩明亮、艳丽,映着背后波光粼粼的湖面,摄人心魂。 


那紫色的野花,应该是二月兰吧,季羡林先生笔下无处不在的二月兰,"宅旁,篱下,林中,山头,土坡,湖边,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 


珍惜每一个与母亲相处的日子,设法让每一个平凡的日子过得不一般,努力创造美丽的回忆,尽量不让人生留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