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驴队八圪垯-花园-小池岭-滴水岩-

天生桥-东沟-石板沟-小锅沟-茶饭庄穿越纪实

 

太行又觅天生桥,桥向滴水岩下瞧。

初岁五强曾探路,恰逢云海起波涛。

暮春五一小长假,驴友不辞路迢迢。

破晓匆匆中巴驰,起步天河过早朝。

风车转动风门口,行山朦胧弥雾薄。

卡口断路八圪垯,花壶安防行车少。

灼灼烈日挥汗雨,漫漫征途苦胫脚。

槐花灿灿弄高枝,清溪疾疾过小桥。

花园劝返六驴友,老兵大话唬四娇。

石阶沧桑岁月湮,花梯磨难风雨飘。

不闻桃花洞中水,何时涌起浪滔滔。

鸟道崎仄摧轮马,崿崖离列熊虎咆。

屹如墉垣立千丈,举头胆怯心旌摇。

绝顶中断两门口,长风穿隧汗雨消。

驴头平铺柏油地,大犬太余禾天昭。

三人驴众常出奇,驴行总爱弄蹊跷。

巨龙蜿蜒迎骑友,笑语飞身秀窈窕。

兵分两路走池岭,农家补水话辛劳。

下道直指滴水岩,子规声声鸣翠鸟。

同喜慧眼识迷途,辗转腾挪向沟窑。

滴水岩下淋甘露,沥沥清泉壶口浇。

路家堂屋分兵会,待客似亲滚水烧。

问询老家何所以,林州腹地路家窑。

乡音未改花甲寿,独守青山乐逍遥。

万壑指路石板沟,裸岩依稀包水饺。

忆昔辛卯小寒过,梅子午餐不辞劳。

三鲜馄饨羊肉馅,众口品尝香味飘。

水滴千载见石滹,龙龛摆酷表情包。

远眺万仞石门洞,队长命名天生桥。

天生石桥难攀猿,世子不知闺藏娇。

今日喜逢三人行,从此天下路人昭。

翼翼殚心下沟壑,处处驻足野眼抛。

若非落日隐千嶂,我欲长此入蓬蒿。

太行形胜秀千古,山川钟灵孕万朝。

葳蕤漫漫无尽止,驴途匆匆云路遥。

铁壁回声开喉远,峰回路转驴放嚎。

左向又见大通沟,一柱插天入云霄。

石板沟里度假村,车宽路窄声杂嘈。

李二农家今非昔,客流熙攘人如潮。

假日休闲成大势,宾至如归声誉高。

阔步回首五花肉,忆得瀑下赤条条。

清流潺潺泄碧玉,顺水搭石穿洞桥。

几度驴行小锅沟,幽谷红岩雨丝飘。

无暇农家悬楼岌,东岭新楼闹喧嚣。

大道疾行茶饭庄,山鹰关切可吃消?

双腿始觉灌铅重,膝盖隐隐痛似刀。

日行三万五千步,随行队长成烧包。


注: 壶花公路安全防护施工,公告4月1日

至9月30日期间禁行。

▼暮春五一小长假,驴友不辞路迢迢。

破晓匆匆中巴驰,起步天河过早朝。

卡口断路八圪垯,花壶安防车行少。

队长合影安防员

铁炉废弃斑驳锈,无人问津荒野抛。

小碑庄前

槐花灿灿弄高枝

花园村小憩

日夜不息,涓涓细流。

清溪疾疾过小桥

自右至左: 胖兔、船夫、疙瘩、剑胆琴心。

石阶沧桑岁月湮

花梯磨难风雨飘

券桥古朴时隐现

飞来石上千嶂高

树荫凉儿

疙瘩英雄

不闻桃花洞中水

何时涌起浪滔滔

鸟道崎仄摧轮马,崿崖离列熊虎咆。

屹如墉垣立千丈,举头胆怯心旌摇。

壶花公路第一隧

平拍

下移

绝顶中断两风门

长风穿隧汗雨消

驴头平铺柏油地,大犬太余禾天昭。

“太”

壶花天路一号隧道东口

隧道一九八三年建成通车,至今已三十七年。去年底拓宽铺油。

天路漫步

下风门

巨龙蜿蜒

白头翁

从图中发现天生桥了吗?

放大

再放大

兵分两路走池岭,农家补水话辛劳。

下道直指滴水岩,子规声声鸣翠鸟。

滴水岩下淋甘露

沥沥清泉壶口浇

滴水岩

路家堂屋分兵会,待客似亲滚水烧。

路氏夫妇与队长

斧子剃头,同喜发愁。

大眼瞪小眼

作别滴水岩

回首

裸岩似曾包水饺

忆昔辛卯小寒过,梅子午餐不辞劳。(2012.1.7日三人行驴队曾经自石板沟上行至此地午餐)当年留照三张。

梅子与峨眉峰

三鲜馄饨香味飘

曾经的滑冰池

下行

崖边惊心

我自举杖任摆拍

费驴

龙龛摆酷表情包

又见独根草

远眺天生桥

山川形胜

图中两驴友

横屏全景

近处仰拍

天生桥对面

广角

风竹清韵

地势惊心

大山胸怀

回首一景

崖边穿越

船夫留下纪念

剑胆琴心

撫琴听雨

山势巍峨

万仞壁立

对面静观天生桥

东沟一览

下山

铁壁回声开喉远,峰回路转驴放嚎。

驴道盘盘

西峰

松林

若非落日隐千嶂,我欲长此入蓬蒿。

葳蕤漫漫无尽止,驴途匆匆云路遥。

左向又见大通沟,一柱插天入云霄。

李二农家乐

回眺得石河

阔步回首五花肉,忆得瀑下赤条条。

清流潺潺泻碧玉,顺水得石穿小桥。

几度驴行小锅沟,幽谷红岩雨丝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