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可语冰″,这句话带着天然的鄙视与不屑,看不起夏虫的短见识。但是夏虫不知冰是它的生命长度决定了的,对它来说是外部条件,它自身无法突破,这不是夏虫的错。当然,人们使用这句话是用来评论人的,一样的道理。这个人没有你的成长条件,懂得比你少一点,谈不拢可以不谈,但你就此而鄙视他,还不仅是个厚道与否的问题,而是你自己不明事理,非得让在两种条件下成长的人具有同样的水平,可能吗?

  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从农村来城里当官的"革命干部"对知识分子分不清麦苗和韭菜大肆嘲讽,说知识分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不如脚上有牛粪的老农民可爱。引起整个社会以"麦苗韭菜论"为导向的,对知识分子肆意嘲讽的氛围,从此埋下了文/革中把知识分子贬为臭老九的祸根(古时候把人分为十类:官、吏、僧、道、医、工、匠、娼、儒、丐)作为知识分子的儒生连妓女都不如,仅比乞丐高一点。那么,把这个臭老九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就是顺理成章之事。知识既倒,接下来的结果就是人才大断层二十余年,经济、国力大受影响,几近崩溃边缘。

  一个人的知识结构,认知能力,一定与他的成长环境密不可分,不在此环境下成长的人,即使再聰明,他也不可能认识未曾见过的事物。如果未曾见过可以被嘲笑,那么世界上

所有的人都是可以嘲笑的:像那个嘲笑知识分子的"革命干部"自己,可能字都认不了几个;工人可以嘲笑农民不识机器;商人可以嘲笑普通人认不出花样繁多的布料;中药铺的掌柜可以嘲笑众人认不出五花八门的药材;医生可以嘲笑别人不能从症状判断疾病;养蜂的人也可以嘲笑他人认不出各种花酿出的蜜……像上帝一样全知全能的人世上哪里有?

庄子曰:"我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就是说知识是无穷无尽的,人是有寿命的,要想把所有的知识全学到手,累死也做不到。既然如此,一个人不知道不认识某些事物是太正常了。只有一种情况才可笑:连从事本行业的一些基本知识都不具备,为了利益,急吼吼地拉个大旗到处蒙人。不过,这种情况已经牵涉到道德、法律范畴了。

  现今世界的分工越来越细,日本有一家族企业专门做紧固螺栓,已传承三代。古时说世上三百六十行,在分工越来越专门化的今天,可能三万个行业都打不住。人们对非本专业的东西知之甚少,这是正常现象,是世事发展的趋势。分工越细,产品品质越能达到高、精、尖,而此成果却可以全社会共享,比之早先的社会每个人博而浅的状况,人民生活的质量是大大地提升了。

人类社会发展至今,已经形成全人类一盘棋,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全球化。每个人只是这个结构中的一分子,形成了一种上世纪五十年代对理想社会曾经有过描述的一句话:"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局面。每人只专攻一个小方面,谁也无法懂得全面,从而谁也离不开谁,只有合作才能共赢。远非早先农耕社会的一家一户封闭在一处,可以不和任何人往来而生活,当然这种生活只是低级生活。

世界的石油能源,只产在少数国家,但全球人都在享受石油产品带来的好处;大规模种粮食以供出口的国家也是少数,而耕地少的国家一样可以买到粮食;造个飞机吧,全球几十个国家各造部分零部件,最后到一国组装;顶尖的科技只产生于少数国家,然而科技成果全人类都在享用,生活在非洲荒漠里的人们照样笑咪咪地举着手机在打电话。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