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中午时分,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把宅在家的好几个邻居都“喊”出了家门。

大家出了门都站在自家门口,不敢聚集!只东张西望的观看,虽说疫情不是那样严峻了,但每个人对自己的健康还是蛮自爱的!只听快嘴三嫂问大家,“到底是哪家有大事了?”,被称为“新闻记者”的四婶赶忙接上话茬说:“村南头老齐家今天娶媳妇”,啥?疫情期间敢娶媳妇?这不是给自家找事吗?难道不怕村委会知道了给当做典型吗?这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事呀!大家伙你一言她一语的在讨论着。


不一会儿,就见被称作“包打听”的二姐,脖子上塔拉着个一次性淡蓝色口罩,走的气喘吁吁的从村南头过来了,快嘴三嫂急忙问她这是去哪家了?疫情期间还敢乱跑串门子?二姐说:“她哪里敢不听政府的话去串门子呀!她这是万不得已有人预约!她的话引得大家伙荒唐大笑。她接着说,谁让她是村南头老齐家孩子亲事的介绍人呢!哦,原来如此!大伙附和着。



听完了包打听讲了老齐家办喜事的前前后后的经过,大伙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在年前,老齐家的孩子就领了结婚证,订好了喜日子,说是新年的正月初六,凑孩子们都在家放假,把婚事给办了,过了大年十五,孩子们所谓的“十天蜜月”也过了,就可以一起相跟着去远地方打工了。计划不如变化!没有想到,疫情的发生让婚期成了不定期!他们两家本来想等疫情结束了,给俩孩子好好的热闹的大办一下,眼看四个月过去了,但就是等不到疫情结束的日子!两亲家都是开明人士,用电话一联系一商量,觉得凑今天,五一国际劳动节这个好日子,把俩孩子的婚事给办了,女方父母表态:“不大张旗鼓的告诉任何一个亲戚,就是他夫妻俩开车送女儿过来”。男方家长也表态:“他们也不请任何人,就连亲姊热妹都不告诉!只请介绍人来,家里也不摆宴席,就做一桌家常饭菜”……


我们开始听到的鞭炮声,就是老齐家新媳妇娶进门昭告四邻八舍的一个证明。


真希望这种省钱、省事的嫁娶方式能把那种大操大办的邪风给压下去!其实,打着灯笼娶媳妇,走的就是个形式,如果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仪式要不要都无所谓!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