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我们每走一百步,母亲总是得多走两步,一步是替我们探探路,另一步是替我们望望后!我们每吃一碗饭,母亲总是多吃我们两口,一口是替我们试试温烫咸淡,另一口是看着我们吃饱了她才填填她还空着的肚子……


我们讨厌您吹毛求疵的严厉:地扫三遍,验收还不能达标;桌擦五遍,您说桌沿还有菜渍!衣服洗的一干二净了,您却能从衣服口袋的角旮旯里翻出久积的棉毛垃茬!

嗯,现在人们在夸赞我横平竖直的条理清晰的生活习惯时,我想那可都是您分分秒秒加在我们身上的揭不掉的烙印:爱干净的臭毛病!

曾经,您的拇指和食指留在我们脸上的怒气和淤青,铺成了我们现在遇到困难脸上从容不迫的底色,筑成了我们对抗天地间雨雪冰霜的防护膜。

那条捋去了叶子的竹叉叉编就的“家法”,最早是让二哥自己去屋边的老毛竹树上砍回家“伺候”他自己的,从此那老而俞韧的“竹叉执法者”成了您的“帮凶”:伤皮伤肉不伤骨的是您爱的分寸;留痕不流血的震慑效果是您对我们殷殷的期待。

嗯,我们现在“皮糙肉厚”的坚韧刚强和您的“疼打爱骂”脱不了干系,妈,在天上,请接受我迟到了的点赞吧!

您总是在我们稚嫩的双肩上的担子不停地加码,看着别人家里父母会从自己家的孩子肩上接过担子,心疼地说:“孩子,让爸妈替你挑一段路吧。”或者,“孩子,少挑一点,重了,你挑不起!”您呢,从来没有过,您就只会说:”要吃饭,就得帮忙干活!”“挑不动了,停下歇歇,自己的担子自己挑,哪有人天天等着替你卸担子啊!”

因此,我们十几岁的肩膀就有了五十岁的痂和茧,您的“心狠手辣”打造了我们柔而不软的双肩刚而能屈的双腿,再大的困境再难的日子我们都能自己挺自己扛。

您三分饥七分暖的“吃不饱穿不暖”的“魔鬼”养育,让我们懂得每一颗粮食每一根细线的含义,让您的一大群孩子都能耐旱涝抵霜逼御雪凌,哪怕被丢到非洲也不会饿死,被遗在南极也不会冻死。

我也讨厌您一如既往的虚伪和谎话连篇:这个我不爱吃,你们不要给我买(其实您没吃过);那个衣服我不爱穿,你们不要给我买(其实爱漂亮衣服是所有女性的天性!);工作忙就不要回家了,我很好(其实您没事的时候就看着那条我们回家的路……);我口袋有钱,你们不要给我乱花钱;一边和奶奶拌着嘴,一边好吃的第一碗让我们端给她(您敬老爱幼的品德永远是我可望不可及的!);一边说“不吃饭不吃饭就饿死好了!”,一边怒气凶凶地把饭碗“啪”地放我面前,头也不回地忙活去了……

不喜欢您命令式的霸道:不读书不上学?我看你是皮肉痒痒讨抽吧?(不夸张,我们兄弟姐妹都是您用“家法”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们赶进学校的。)把鸡汤喝了,不喝也得喝!把钱拿着,说不定路上用得着!把猪喂了把鸡圈了把饭煮了……

您既吝啬又浪费。不是我们数落您,您看您对自己有多吝啬:省吃俭用,饭菜罕见油星肉末衣服常见补丁旧色;可是您请您的儿女们聚餐吃饭,您就没了规矩没了理智,完全忘了小时候您对我们的“抗饥饿抗严寒”的“残忍”,您把铺张浪费做到了极致:大碗大盆大锅的鸡鸭鱼肉地伺候着您的儿女,怕我们吃不饱吃不胖。您这个老太太,让我如何“编排”您好呢!


您非但不近人情还蛮不讲理。您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打架了吵架了,您总是帮人不帮己,宽别家窄自家,我们理有多长,您总是掐了,回家了,您把道理讲明白了对错讲明白了,然后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一遍,讨厌您的深明大义!

够了,您知道我们的“厌恨”有多重,您不愿承其重,您不敢面对我们对您的“指责”和“讨伐”,您没等我们好好地“盘剥开”我们蒙着“忘恩负义”的心,您走了,不声不响地走了,您就没有内疚吗?您怎么能丢下我们欠着您的债没还就走了呢?您这是在惩罚我们吗?世间最大的惩罚莫过于“我欠您的债永远没办法没机会还给您”!妈,您让我“厌恨”了一辈子,却不让我为您煨一碗汤端到您的面前,我们是该有多深的“仇缘”啊!

今天我自己请了“家法”,妈,您就再揍我一顿吧!下辈子,我愿做您的母亲,把您一辈子加在我身上的所有的“罪”都还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