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那些事

2020.05.07 阅读 96


不会喝酒的人写喝酒,难免让人感到有些诧异。读者看完文章感受如何我可管不了,如果写得不好,还请朋友千万莫怪罪。

我真心希望自己能喝酒,不一定要豪饮,但至少要对得住酒友,在酒桌上能应付过来,当然如果有好酒量,那是求之不得的。不过,我真的天生不会喝酒,这也是此生最大的遗憾。在会喝酒人的眼里,男人不喝点酒成何体统,似乎少了些男人的豪气。烟酒茶我都谈不上会,真是不懂得享受生活啊!有时也因此会暗暗自责,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平时,会喝酒的总流露出对我酒量的不满。他们虽然嘴上不说,但从不屑一顾的眼神里,我完全能读懂其中隐藏的信号。他们虽能喝酒,但在境界上和古人相比,还真有天壤之别。

谈到喝酒自然离不开李白和刘伶。李白先有“诗仙”的美誉,后来被“诗圣”杜甫在《饮中八仙》鼓吹一番,便多了顶“酒仙”的帽子。诗云:“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而魏晋时期“竹林七贤”中的刘伶,嗜酒如命被称为“醉侯”。性格放荡不羁,且不追逐名利,七贤中他混得最不理想,然而他的快意人生并没受到影响。他出行总携老酒一壶,仿佛除了酒,世间恩怨情仇皆与之无关,堪称到了“人酒合一”的最高境界。曾嘱仆人扛把锄头尾随着,他醉死在哪里,就在哪里挖坑将其掩埋。刘伶活得真是潇洒超脱,对生死问题也看得通透,境界要比“酒仙”高出一筹,至少也得封个“酒神”的称号。此君喝酒的境界,今人岂能比肩乎?

活在尘世间,毕竟多数属凡夫俗子。由于不胜酒力,我交的朋友自然少了些。在酒桌上,但凡能喝几杯的都分外认真,倒酒时双眼像高精密仪器,杯中酒要丝毫不差。如果能将这种精神用在事业上,那一定能出大成就。在酒桌上,还有一套酒话,不会喝酒的话不投机,很难谈到一块,会喝的与不会喝的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融不进彼此的圈子,仿佛来自两个不同的营阵。我向来不善言辞,又不会喝酒,于是酒桌上就尽量保持缄默不语,生怕说话不当会引酒烧身。酒过三巡,当酒友们酒酣耳热之际,我就端坐着专心吃菜。听他们讲些满怀激情的话语,难免有个人隐私或荤段子,无非凡人恩怨或男女性事。烟酒不分家,几分醉意之后,便开始吞云吐雾污染空气。如委实熬不住,我就偷溜到外面透透风,呼吸点新鲜空气,再进去吸二手烟。说实话,我不会喝酒理由是:首先先天不足;其次后天不努力,喝酒时吊儿郎担,尽管煅炼了数十年,酒量却丝毫没有长进,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许是上天漏发给我们家酒票,父母几乎滴酒不沾。家中来客或外出应酬,他们也只能轻轻的抿上几口,即便如此也会满脸通红,真是怪事,全家八口就找不出酒量大一点的。说来可笑,小时候我用酒糟配饭也能吃醉,简直不可思议,亦足见酒量先天不足!

仿佛今生与酒无缘,对酒有种天生恐惧症。

客家人以热情出名,但热情过头会让人难受。好客的具体表现在饭局,邀请你吃饭其实是叫你喝酒。外地客人兴冲冲跑来吃饭,却见满桌酒肉在等他。参加这种饭局如上战场,定要有冲锋陷阵的准备。 在“战场”上如没打趴“敌人”,能说上过战场吗?而喝不尽兴,似乎显不出主人的热情。一位朋友每次请吃饭总要把我叫上,他知道我不会喝,就拼命叫我吃菜,他自己就拼命敬酒,先把自己喝醉了,然后“负伤”撤退,回家睡觉。有次喝到生病,问他因何引起,他回说没履行医嘱按时喝酒,这在酒友中算是文明的了。喝醉了既不惹事也不闹事。问他信仰什么教,他说喝醉后只信睡觉。以往老板都在酒桌上谈生意,也许因为不会喝酒,我至今没能谈成一宗大生意,让我心生遗憾。爱喝酒的张医生酒后常调侃我,说男记者叫记男,女记者叫记女。我反讥他是爬墙的张野生。待大家反应过来,便哄堂大笑。

酒能壮胆。酒精一旦上脑,什么大话都来了。喝醉就称兄道弟,拍胸脯能办大事,哥们的事就包在他身上了,就差胸脯没拍烂,直闹到深更半夜,个个烂醉如泥,最后被人扶回家。回家后仍继续说胡话。翌日酒醒,连昨晚和谁一起都忘了,至于说了什么,压根就回忆不起来,那正是“酒醉三间屋,酒醒没一间”。因此,酒桌上的话是不算数的。吃饭顺便喝酒情有可原,可酒局结束后将战场转移到歌厅,又在那里继续喝酒就有点过分了。

我既不会喝酒又五音不全,去歌厅纯属浪费。那地方又脏又臭委实让人难受。有时还因为生意太好,要等一拨客人走后才能腾挪出位置。包厢里像刚撤退的战场,到处是手榴弹,满桌残酒剩菜水果。一地西瓜皮果壳纸巾。包厢空气不流通,排风不畅,空气很是污浊,浓烈的烟酒气味混杂着各种熟食味道,简直让人头晕脑胀。又一场觥筹交错,又一阵划拳喧闹,那些还在密闭空间里吞云吐雾的家伙,将空气搞得浑浊不堪,却浑然不觉。在浓烟烈酒气息刺激下,双眼顷刻变得酸痛难受。劣质音响发出阵阵刺耳之声,沾满着无数人唾液的麦克风,仍被喝醉的麦霸的手紧握着,那上面不知有几万亿个细菌兴奋不已。他们使出吃奶力气在声嘶力竭地吼叫,仿佛内心郁积着无数块垒,只能通过狂吼向外喧泄,方能一吐为快。在拼命地做着肺部扩充运动,据说唯一的好处是能减压。估计我的脑细胞是被杀死了一大片,如此折腾到凌晨两三点,几乎都醉得不省人事、烂醉如泥了。在此期间,我像被毒晕的鱼,不停跑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才不至被窒息身亡。随后是“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状态。最后,我要承担送醉汉回家的责任。他们尽兴来尽兴归,而我则进退两难苦不堪言!发誓再也不去那鬼地方了。回家时天已亮,自己感到双眼难受,腿脚无力,似乎要患感冒的前奏。休息大半天后,精神才渐渐恢复。后来闻闻自已的衣服,都是浓烈呛鼻的烟味,那种味道几天后仍吸附在那,久久不肯散去。

话说泉州某县两位发小合开鞋厂,他们做出口贸易挣了些钱。一天,厂里出了若干货柜,算算能挣不少美金,于是哥俩好就到酒店庆贺,从当晚七点一直喝到凌晨,两人都喝晕了。这酒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虽说李白斗酒诗百篇,那是千年前的事,谁也搞不清楚真假,况且有些东西是古代文人杜撰的,我就怀疑李白喝醉酒还能写那么多诗,而且斗是不小的容器,本身就有夸张的成分。两位老板大概喝晕了,谈着谈着引起分歧,其中一位竟一拳头打到对方的鼻孔上,只见鲜血哗的喷涌而出,顿时,伤者瘫软在椅子上,血流得满地都是。对方从酒醉中被吓清醒了。酒店老板见状吓坏了,赶紧叫急救车送往东南医院。消息不胫而走,很快被伤者哥哥知道,这可就坏事了。他是当地一家主流媒体的老总,平时就有些飞扬跋扈,遇此等事情岂肯放过。他立马致电事发地派出所所长,说对方吃了豹子胆,居然敢打他弟弟,并扬言要整死他。结果当晚,伤人者被派出所关押。很快要过年了,在众人求情下,他被关一周后才被释放。可出来后生意是没法合伙了,彼此分道扬镳、形同陌路,结下怨仇。

一位老乡在泉州开客家菜馆,我们常去光顾他的生意。某天,一位乡贤厂里搞尾牙宴,请了不少老乡前往喝酒。菜馆老板嗜酒而毫无节制,不知心情高兴还是郁闷,他拼命用高度白酒轮番敬人,喝醉后躺在东家厂里睡着了。那时是冬天,天气有些冷。第二天早上发现时,他已经不省人事。死者家属到厂里大闹天宫,主东为平息事态,无奈的赔了不少钱。主东好心请老乡喝酒,没想到却酿出坏事。倘若宴请者没点家底,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搞破产。

古语有“酒后吐真言”一说,那是往好的方面说;往坏的方面讲,是酒后易胡说八道、满嘴跑火车。从安全角度讲,酒后容易泄密,无论个人秘密,还是集体或国家秘密,泄漏出去都不是好事,都要因此承担责任,付出代价。后果往往是喝醉后,无意识中贪一时之快所谓祸从口出便是。

最后,我要说个没喝到位,四处找酒喝的故事。有天晚上,我和朋友被邀去吃饭,结果没喝尽兴便散席了,他便邀我去开辟另一个战场,可他没对手怎么战?他随即打电话邀另一位朋友,对方刚好陪客人在办公室喝酒,于是把我们叫上去。那时对方已有几分醉意,他将一瓶红酒瓜分后,又要开启另一瓶,这时他妻子从醉醺醺丈夫手中夺过酒瓶,朋友见状面露不悦之色,随即邀我离开。从办公室走出后,他嘴里埋怨说:“一瓶酒钱,我又不会出不起!”他继续说:“走,哥俩再去喝!”

对比古人今人喝酒的境界,我还是欣赏古人。李白醉酒能吟诗多潇洒烂漫,而刘伶交代仆人醉死便将他原地深挖掩埋,这种化归尘土的境界更高。前者活得洒脱充满激情,后者死得静美如秋叶复归大地,有悲壮之美。而今人一起喝酒出了人命,同喝者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动辄数万重则数十万元,如没点家底,很可能会倾家荡产,甚至亲朋好友也反目成仇。看来喝酒也要适可而止,要把握好一个度,凡事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