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一个词语,也是户外徒步者的最爱。但凡与白银、茶盐沾着边的古道,无不有着悠远的文化历史、丰厚的人文内涵以及瞬息万变的自然景观。世事变迁,随着交通的日益发达,这些古道也被日渐冷落,大多数已谢幕在大山的皱褶里。徒步多年来,于我,最钟情的莫过于走古道了。每当踏足古道,踩着先人的足印,我总能在历史沉淀的回声里,寻找到一种旷达的情怀。

      在我们周宁境内,也有几条令人神往的特色古道,比如麻岭古道、紫云岭古道、楼坪白银古道、后垄红枫古道等,而从周宁到闽北的古道,都被通称为“白银驿道”。这些古道,每一条都写满了历史,都有故事,需要用脚步去丈量,用心去感受。

      除了这些古道外,听闻还有一条从东升到政和西门的长安古道,只是几近荒废,我却不曾走过。四月末,暮春,群里组织徒步白银古道,起点为东升,恰好从长安古道始徒,总算了却了我的心愿。

      长安古道延伸在东升村外的密林里,山峦迭嶂,山路逶迤。我们没入低矮的丛林,脚下的青石条上满是绿苔,头顶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我们弓着身前行,阳光费力地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照进来,斑斑驳驳地洒在我们身上,萌动着,迷离着,一切仿佛都是飘忽的……

     长安古道陡而长,路面大部分已被荒草淹没,只有中间被岁月之脚踩踏得光滑的大块踏石,才能让人细品到它在历史上的存在。晃悠悠地行走其间,芳草萋萋,杜鹃簇簇,山风穿过密密的林木,飞鸟越过上空和山涧,脚下深褐色的青石板,象一格一格的电影记录胶片,冲印出年代久远的故事,让人不禁联想到当年古道商旅不断的盛况。

      从东升到竹篙岭,沿途要路过官司、围城底、白亭仔等古村落。如果把这条古道比喻成一棵大树,这些散落在古道边的村落,就是大树的枝杈,伸展开枝枝蔓蔓。而这每一条枝蔓上,无不隐藏有古矿洞的朝代、密码与故事,穿梭着商业的人气。据史料记载,周宁银矿业历史悠久,当年的宝丰银矿在这一带鼎盛繁荣,也因此留下了星罗棋布、大小各异的古矿洞遗址。而这些隐藏在深山里的小村落,古旧的房子,古旧的巷陌,即使光阴迁徙,依旧努力记载着曾经喧嚣的岁月和商贾云集的一派繁荣。

      终于见到了一个传说中的古矿洞,约有一个人多高,进入洞口,里面黑幽幽的,只觉一股冷风袭来,让人不禁打了个寒噤。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能看得见五颜六色的洞壁,以及洞壁上清晰的矿脉。我想,这里面躺着的肯定是白花花的银子吧?有关矿洞的一切听得多了,早已在我的脑海里发酵为各种传奇,而今第一次亲见,这些遗留的痕迹,虽然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却记录着曾经的繁华兴衰,也见证了世间的风云变幻。

      在白亭仔的古道旁,这座被梅丫冠名为“像新嫁娘头上的凤冠的桥”静静横卧于浅流之上,这是我见过的最短的石拱桥了。古道边的碑刻上有记载,此桥为一周氏夫妇为求得男嗣而建造,期盼过往的行人都能为他们祈福。作为爱的见证者,此桥已跨越了百年历史,青苔斑驳的桥身满是沧桑,却让人心生温暖。这世上有一种爱,拥有穿透光阴的力量,即使岁月流逝,依然能直抵人心。一如,此桥。

      踏过石拱桥,就踏上了前往政和西坑的古道,这条隐匿在荒野中的古道覆满了落叶,更显得荒凉。踩踏其间,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响彻着整个山岭,令人瞬间穿越回古老的岁月中。四周的翠绿,在强烈的日头笼罩下,反而衬出一种深深的静谧。一路兜兜转转,望着长天碧草的山野,看不见草林掩藏下的古道,有一瞬间,我都觉得时间被太阳给晒化了,恍惚间便有了天荒地老的感觉。

      一面临水、一面靠山的洞宫山水上农庄,宛若人间仙境,在这里享受美味午餐,灵动与别致跃然而生。外面的城市在飞速变化,而这盈盈一水却缓缓流淌着离世的音律。我们卸下了一路远徒的疲惫,卸下了从钢筋水泥丛里带来的尘埃,在这里,我们不是归人,只是过客。离开时,什么也带不走,能带走的,唯有被这一泓碧水清洗过的凡心……

     白花花的银子,曾经促进了楼坪古村经济的繁荣,这条静静蜿蜒盘绕在山岭深处的古道,也见证了古村数百年的沧桑事变,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随着交通的日益发达,古道渐渐离开了人们的视野,而遗忘,却成为另一种保护,才使得这条古道被完整地保留下来。

       这条白银古道,不仅风光优美,而且整洁干净,石板被岁月磨得程光发亮,走在上面,将脚步放轻,再轻,仿佛踩着光阴的琴键,历史的跫音在山谷久久回荡,有鸟鸣清脆,有马蹄声声,更有往来的商贾爽朗的欢声笑语……

       在白银古道上慢悠悠地行走,眼及之处的树杈间不时点缀着一丛丛火红的杜鹃,沿途留下的关隘、古亭等,亦让人不时驻足,浮想联翩,思绪悠悠然不绝如缕。自从爱上了徒步,渐渐喜欢上走古道,那种独特的感觉,那种旷古的寂寥,那满是青苔的旧石板,甚至路边的小花,对我,都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徒步多年来,有时的行走,于我而言,只是为了一份深远的记忆,当岁月渐行渐远,再回忆起曾经,当提到某个地名的时候,那片也许清晰也许朦胧的记忆,会瞬间唤醒我:嗨,那里我也曾去过!

      从古道下来,步入楼坪古村。整个古村飘忽在斜阳夕照的光影之中,发散出一股冷峻而庄严的意象,让我的归途恋恋不舍。 

     每一次徒步,都让我收获满满。于我,没有一次旅程会是虚度;于我,更没有一段路程会没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