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小院。

沒有花香,沒有树高,只有些许的花草,石榴火红的小花掛在屋顶上,偶然有一朵二朵玖瑰在悄悄绽放,不争阳光,不争眼神,悄悄地来,悄悄地凋零,小园子也随意裁下几颗常用的草药,供人方便,治治小小的炎症,小小的伤,摇椅也满佈灰尘

是主人疏勿了它,还是沒有那些闲情去喝茶,

啊,宅家这么久,主人实在要去菜地下种,裁辣椒。

小黄狗懒懒地躺在地上等着它的小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