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罪恶

张安堂

黎明前的夜幕,漆黑一团,“呜呜——呜——”刺眼的灯光,巨大的轰呜声挟着一股劲风也随之由远及近地袭来。

王国庆巡道员冒着凄凄沥沥的小雨和往常一样认真仔细的进行着巡检工作,见高速行驶而来的列车,快速躲避,就在走下路基那一刻且被一物体伴倒了,爬起来仔细一看地上躺着一个人,俯下身,摇晃几下,又喊几声,没有回音,一摸鼻子,没有呼吸,吓的转身就跑,气喘嘘嘘,跑不动了,对着对讲机嘴唇哆嗦着说:“铁道边——有个死人……”。这是1998年6月10日,零晨4点,把见到的情况进行了报警。

警灯闪烁“嘀呜、嘀呜……嘀呜”的警笛声打破了沉寂的夜空,警车呼啸而至来到报警现场。

王所长带领专案组,迅速对现场展开了堪查,通过对尸休的检验,发现死者身上有多处伤,最能引起人们关注的是死者脖子上那道被绳勒过的痕迹。

王所长根据现场证据分析:

一.确认此案为一起凶杀案。

二.确认这里不是案发第一现场。

三.根据被害人年龄、身高、体重、形态判断,凶手应为二人所为。

四.根据衣着特点判断,应为当地村民。

在现场勘查的侦察员,又发现下过小雨的路上,有平车轧过的痕迹和两个人的脚印,沿平车的痕迹进行追踪。,追着追着土路变成了石头路,痕迹没了,前面是东西叉道,再往那个方向追查,一时难以判断。

王所长望着穷山恶水,悬崖峭壁的山峰,长长地出了口气,稳稳神,慢慢地打开地图,发现这里人烟稀少,交通不便,距离案发现场十里外只有一个村庄,用手一指,这里就是我们侦破工作的调查重点。

山村景色,整洁别致,青石垒墙,碎石铺路,前临河滩,背靠青山,梨树满坡,清秀幽静。

“各位村民注意了:铁路边发现一具无名尸体,请大家到村委会辩认……”。高音喇叭里姚村姚书记的声音,打破了宁静的山村。

王所长带领专案组进村后,兵分两路:一路在村委会,安营扎寨,接待村民来访,确认被害人姓名。一路重点走访年龄18——65岁的男性村民,以脚印平车印为突破口,进行重点查证。

侦察员经过对263人的鞋子进行测量,有5双与现场脚印相仿,经过详细比对,均被排除。

对村中62辆平车轮胎与现场痕迹泥土比对,均被排除。

王所长面对三天毫无证据和线索的僵局决定:侦察员,查找漏洞,以最近离开村子的男性为重点,让村民提供线索。

有一村民说:“姚跃进的父亲姚义仁和哥哥姚跃广案发后人和平车都不在家。”

有一村姑说:“这几天我没看见哥哥栓柱。”

案发第四天下午3点20分,有一村妇潘新莲来到专案组,进门坐在地上,二话不说,放声大哭:“栓柱呀!你怎么就走啦?你好狠心呀!丢下我不管了……”

王所长听后,疑惑大增,她既没看被害人衣服,又没见尸体,凭啥就认定是她男人,不和常理,必有隐情。让人对她进行笔录,详细询问。让侦察员对她周围知情人,进行挨家挨户走访,重点调查。

潘新莲说:“我和男人的关系非常好,从来没有吵过嘴打过架,一点矛盾都没有,二人关系十分正常。”

她小姑说:“嫂子和哥哥的关系非常不好,经常吵嘴打架。嫂子本村有个相好的,经常勾勾搭搭,关系十分不正常。”

王所长根据以上情报,安排村支书,在村口布置明岗,村里重要路段布置暗哨,村中民兵巡逻,禁止村民外出。通知村民晚上八点到村委会开会,只准提前,不准迟到。

开会点名时,发现有一人没有到场,去家找没人,跑了,线索再次中断。

王所长根据没有人出村的报告:提醒大家,继续守候,重点巡逻,提高警惕,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守株待兔,今晚必有大事发生。

山村的黎明,鸡睁开了眼睛,随着“喔、喔喔”的雄鸡报曉,拥抱了一夜,亲吻了一夜的天和地,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在天地的唇边,便展现出一个光明的世界。

坚守了一夜的暗哨报告:“村里一户玉米杆里有响声。”

王所长迅速带领专案组,对玉米杆进行包围,手握手枪,大声命令:“出来!不出来就开枪了!”玉米杆里没有动静。“掀!”翻了个遍啥也没有。

村口明岗报告:“有一黑影冲岗而去!”王所长一挥手追,追着追着追到了河边,前边追的人停了下来,是过桥向前追,还是河的左右两岸,三条路走那条,难以判断,失去了追踪的方向。

王所长望着黎明的夜空,用手捂住右耳,听到左岸青蛙在欢唱,捂住左耳右岸一片寂静。向右岸追,追着追着前方远处有鸟被惊起,向鸟起飞的方向快追,追着追着终于在悬崖边擒获,犯罪嫌疑人姚跃进供述:

潘新莲告诉我栓柱说:“你再和姚跃进胡来,我弄死你俩!”

我和潘新莲决定:先下手为强,干掉栓柱!

潘新莲让我和栓柱乘火车去卖梨,以此为借口,晚上做饭时下老鼠药把栓柱毒死,拉到火车道上轧,就说被火车撞死了。

晚饭时,栓柱吃着吃着肚子疼了起来说:“你在饭里放啥啦?”

潘新莲哆嗦着说:“没有,没有!啥也没放!”

栓柱愤怒的说:“你肯定放药了,想毒死我!”

潘新莲说:“毒你干啥?”然后向站在栓柱身后的我使了个眼色。

我狠狠地用绳子套在栓柱的脖子上,转身向后用肩向前猛背,挣扎后不动了,回家叫父亲和哥哥用平车把他拉到铁道上抛尸。

王所长带领专案组顺藤摸瓜兵分两路,一路抓潘新莲。一路抓姚义仁、姚跃广,追到其亲戚家,已于一小时前离开,立即围追堵截,终于在汽车站将其二人抓获,姚义仁供述:

在阴云密布黑压压的夜幕里,我和姚跃广,冒着沥沥凄凄的小雨,一路胆颤心惊,来到铁路旁边,先将栓柱抬到火车司机看不到的地方躲起来,等火车头过后,迅速抬起栓柱奋力往铁道上扔去,结果,被高速行驶的列车弹回,像见了复活的厉鬼,吓得魂飞魄散,拖起平车落荒而逃,去二十里外的亲戚家躲了起来。

经审讯,通过物证核对,现场指认,四位嫌犯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惊动全村的通奸凶杀抛尸案,顺利告破。

姚跃进上车时突然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说:“我害人害已害家人,报应呀,真是应验了名花有主不能采的警世良言。”

王所长睁着熬红的双眼感概地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随着警灯闪烁警笛声的远去……

太阳升起来了,美丽的山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