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春天走了,正如它轻轻地来;轻轻地夏天到了,正如我轻轻的问候。高仿徐志摩先生《再别康桥》,然而依然很诗意、很拟人化,所以也就很受用。

        走在龙背脊暗堡的林荫小路上,很清静,不必行色匆匆,可以任由自己的思绪随着缓缓的脚步任意飘荡开来,象云雾一般飘浮在林木之间,作为媒介,有形抑或无形,以人为中心,呈发散状向四周传递,直至遥远的天际。

        一个人的行程,很享受!

          登高可以眺远。

        正前方兀自突出的峭壁是“系马桩”,下面是已经干涸了两年多的“锦绣湖”;目光回到右边,那是“半壁哨所”,了解的人不多,去过的人就更少了;哨所的上方便是“凌霄峰”,是这个景区的最高峰……

        不知不觉,我已落入多数人写文章的套路中。千篇一律,对于拜读这类文章,我肯定是一目十行的,甚至不读,闭目养神罢了!

        一对男女,正在互相拍照,言语挑逗,你侬我侬。看见我的到来,拍下几张照片,匆匆下山而去。说不清楚是谁打搅了谁,我独寻清静而来,你远避喧嚣而至,只是先来后到的区别。

        独上高地,眼神迷离,物我两忘。

        以前,特别是年轻时候,喜欢成群结队风风火火轰轰烈烈去到一个地方,或骑行,或自驾,或徒步,或穿越,然后小聚一餐。热热闹闹,让人心潮澎湃。

        对此,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悄悄有了变化。不再那么冲动,不再喜欢显摆,QQ空间也好,微信朋友圈也好,基本上已经看不到活动的痕迹。偶而打开空间,系统自动跳出“你N年前的今天”的活动记录,只会让我觉得那是年少时的轻狂。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让过去的悄然过去,不刻意追寻。活在当下,未来可期。山,继续去爬;景,继续去赏。但对于留痕与否,再也不执念,再也不固执了。

        《美篇》是一种很好的载体,无论图片、文字、视频或音乐,都可以承载。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还可以随时随地修改,这是QQ、微信和抖音无法企及的。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美篇的粉丝受众数量是不受限制的,无论是否认识,是否亲友,都可以作最真实的评论,没必要忌讳!

        不是龟缩,不是躲藏,但这里真的很清静,清静得让你愿意心无旁骛、毫无介蒂地把心情放在这里!

        如果你愿意,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写于翠微峰半壁哨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