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北京,天阴沉沉的,闷热得有点烦躁。


刚刚接到妻打来的电话,边哭边说:外公去世了,他老人家与世长辞了!


此时此刻,滚烫的泪水模糊双眼,我更理解妻子此刻的心情。


在北京的日子,我们经常为母亲回家看望外公而送站接站,就连每次回家,看望外公也是归心似箭的重要原因。


喜欢外公,因为老人家善良,安静,爱干净,而且还不啰嗦,一切都替别人考虑,是个大家都喜欢的老头儿。


回过神来,外公走了!


他走得是那样的安静,走得是那样的从容,走得是那样的坦坦荡荡。


此刻,我除了茫然,却不知如何悲痛,因为外公是我非常敬佩又非常熟悉的一位慈祥老人。


春节还在一起聊天,一起吃饭,一起问长问短,关怀备至。


可惜现在,所有的悲痛都化为回忆,往事如风拂面,太亲切了,太熟悉了,外公太有魅力了,所有的一切仿若昨日。


历经往事,外公的人格魅力十足,省吃俭用,吃苦耐劳,有耿直倔强的小脾气。


待人处事是大家公认的,因为善良,因为怕给大家添麻烦,所以没有一丝对生活和他人的不悦。


自从妻于两天前回家,探望突然病重住院的外公,老人家的音容笑貌不停地浮现在我的眼前,一直挥之不去。


疫情没有结束,我身系一线抗疫任务,未能亲临探望,或许会成为我永远的遗憾。


坐在电脑前,看着在一起的照片,想着他老人家的样子,心里想着老人家的好,谁知这春节一别,竟是永别。


叹人生苦短,生之无常,疾病和病毒肆虐,2020给世人带来这么多的灾难和不幸。


面对至亲至爱的亲人离去,是那么地防不胜防,让人是那样地痛心疾首。


外公走了,从今以后,不再那么孤独寂寞,不再那么省吃俭用,不再忘记自己、只为他人,愿老人家在天之灵,天堂再无疾病。


外公是渔民出生,早年从洪泽湖老子山驾船到江苏金湖,一直泊船于金宝河的一处浅滩,这一停就是几十年。


一条船,秉承了勤劳的品德,外公养育了母亲大舅,后母亲大舅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便有了如今的一大家子人。


外婆是典型的农村老太太,因为年轻时抽旱烟,患肺病,多年前去世了。


此后的很长时间里,外公孤单一人独自生活在小船上,历经孤苦,因为他老人家舍不得他记挂的那个家,那里承载着他生活的印记,记录着为这个家打拼的点点滴滴,怀恋着与外婆的浓浓情谊。


他老人家明白,即使简陋狭小的船坞,荒芜的水面上的一叶孤舟,船蓬里穿透出来的光线,都是子女晚辈们心中的永远的家。


船上的日子是清苦的,更是寂寞的。


回想不多的登船探望之事,老人家永远乐乐呵呵,永远笑眯眯的看着我和孩子们。


孩子要钓鱼,一辈子不愿麻烦人的外公竟然跑去和养鱼老板打招呼。


孩子小时候回老家,最爱吃外公在外下笼子捕的野生鳝鱼,给孩子补充营养。


每次回去或老妈回家总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外公在野外捕捞的野生对虾,每一个都是外公亲手剥开晾干的,每当孩子们喷香地吃着,只有老妈和我们才知道外公有多么辛苦。


每次回去,给个几百块钱,外公总是跟打架似的夺个不停,买点蛋糕也舍不得吃,非常节约。


他老人家心里仅仅记住一点,努力省下一分钱,甚至把捕来的鱼去市场上卖掉,补贴家用,只为给子女晚辈省点钱。


外公喜欢热闹,来过北京。


繁忙的工作之余,我带着老人家走马灯似的转过几个地方,后来的日子,外公经常说起北京的好,有时间还想再到北京看看。


妻子经常絮叨:有空一定带外公来北京,住一段时间,年纪大了,能走的时候就多跑跑。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就是最好的父亲,最好的长辈。风不止,是树的无奈;而亲不在,则是孝子的无奈。


外公苦其一生,为家庭为子女晚辈打拼,抢救之前很难受,还在努力支撑,怕花太多钱欲回家,多么好的老人,一生只为家人,很多事情都让我们为之动容。


我们每次回去忙着别的事,往往没来得及去看望外公,他老人家便会主动看我们、看孩子,老妈做饭,他忙里忙外,从不闲着。


外公胆量很大,夜晚乌黑一片,有时很晚,一个人划着小船渡过几百米大河,我们都是很担心。


当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大舅在岸边小镇买了房子,外公还是忘记不了那个魂牵梦萦的小船,时不时跑到船上居住。


我喜欢去船上看外公,因为孩子喜爱玩水,回家看望外公,更多的时候直接去小船,基本不会扑空。


踏上船板,和外公聊天,便能体会到刚刚认识妻子时一起上船温馨的感觉。


外公年龄大了,母亲搬家到小镇居住,外公才更多在岸上居住,依靠子女的意愿更加强烈。


春节,大舅准备非常丰盛的年夜饭,舅妈忙的不亦乐乎,为的是大家庭聚一下,让老人也高兴高兴。


此刻,自上次相聚还不久远,春节的温馨还未走远,听到的却是难以接受的噩耗。


外公走了!


外公真的走了。他老人家带给我们很多美好,带给我们宝贵的人生财富。


人世间最难报的就是父母恩,长辈恩,愿我们都能以反哺之心奉敬父母,以感恩之心孝顺长辈!


外公走了,撩动的是我们心底最深的那根弦,让我久久不能平复。


每个人生活在世上,总会经历生老病死,总会有远离尘世的那一刻。


外公虽然走了,但是我们对外公的思念永远不会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