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业余爱好推向极致的人,我小时候看见过一个。他的爱好是养鸟。


他姓王,老王的爱好是养鸟,在70年代,养鸟的人极少。老王大概养了20多个鸟。老实讲,当初的西郊公园里虽然种类多,但鸟没老王养的好。


老王住一楼,我从窗口看进去,一目了然。房间里就一个板床,一个台子(桌子),一个矮凳,墙上挂个椭圆形的木浴盆。四面墙上都挂着各色各样的鸟笼,鸟笼里各色各样的鸟。


可能现在人都不知道啥叫板床了,板床就是两条长木凳,铺上几块长木板,上海话叫铺板。


以前,一个星期只有一天休息,这天老王最忙了。把木浴盆搬出来,放上1/3水。然后,老王开始把鸟笼拿出来洗。这鸟笼设计蛮合理的,只要把底部的木板抽出来洗就可以了,就看老王蹲在那里,用牙刷,耐心地刷呀刷呀。我有时也蹲那里看老王洗,但蹲一会儿腿就酸了。老王还有一个绝活,边刷嘴里边叼根香烟,也不看到他吸香烟的,就这么叼着,慢慢地,前面香烟烧成灰了,也不掉下来,一根香烟老王可以吃大半个钟头,整根香烟烧掉2/3了,那大半节烟灰也不掉下来。


如果天气好,老王要把他的鸟笼都吊出来。先是挂满自己临街的窗子,在挂到弄堂里的墙上(他在墙上钉了很多钉子)。等鸟笼挂号后,老王就搬把竹椅子,泡杯茶,边吃香烟边看着他的鸟,象在看他的儿子们那样。来来往往的人都要驻足停留观看一下。有几个鸟笼,挂在那里,但外面蒙上黑布,我搞不太懂。又要出来晒太阳,又要遮着。


我也满欢喜看的,不过就看一个热闹。不同的鸟,吃的东西不同的,有的吃小米,有的吃粟米,有的吃碎玉米,有的要吃点青菜叶子,这老王都清楚的很。更夸张的是有的要吃苹果的,我当时看了,觉得这鸟太小资了,我都没苹果吃。


70年代初,这社会不是为宠物设计的,不知道老王从哪里弄来的小米粟米。鸟笼市面上也没买的,坏了只好自己修。我老王用坏雨伞的伞骨,用来修鸟笼。对了,老王还有几个红木鸟笼,放到现在老价佃了。


后来老王退休了,天天把鸟笼撑进撑出,忙的不亦乐乎。老王大概在静安区有点名气的,如果不是在全上海。常常看见有几个老头,带着虔诚的微笑,在听老王讲啥,还时不时递香烟给老王。

我人小,不知道各种鸟,就记得老王有八哥和画眉。

八哥

画眉

70年代初,养20几个鸟,开销(花费)蛮大的。我当时听讲,老王实际上开鸟类训练班的。不是训练人,是训练鸟。那时,教你点经验啥的都不收费的,不像现在啥都要缴费。

我后来才知道,这八哥在开始会叫时,要一个叫了好听的老八哥带一带的。所以,别人就把自己的小八哥,拎到老王这里,要老王的老八哥带一带。这也是为啥有的笼子要用黑布蒙起来,因为别的八哥叫了难听的话,要带坏的。老王的八哥就是其他八哥的老师,那么来上课就要交点学费,那时也就是给老王一些鸟食。

老王有几个画眉,据讲是级品里的级品,每年养下的蛋,后面有人排队等着要,据讲要30-40元一只,就是现在一个月工资。

后来我去读大学了,等读好回来,就没见到老王了,虽然经过那里还会不自觉的往那扇窗望去,但没鸟了。